注册

老年文化频道投稿优秀文学作品:想起当兵梦总是甜蜜蜜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你不经意,转眼间,己是七十多年,我己成一个满头白发老人。年轻时,在徐州有过当兵的经历,脱下军装离开部队,时间越来越远,深记得60代初,离开淮安家乡,身穿崭新自豪坦克兵军装,进入陌生军营,心里唱着愉快歌声,向前、向前、我们队伍向太阳。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你不经意,转眼间,己是七十多年,我己成一个满头白发老人。年轻时,在徐州有过当兵的经历,脱下军装离开部队,时间越来越远,深记得60代初,离开淮安家乡,身穿崭新自豪坦克兵军装,进入陌生军营,心里唱着愉快歌声,向前、向前、我们队伍向太阳。

多少年,日盼夜想的徐州,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夜梦徐州,心中激荡,浮想联翩,历历在目,常常想起,每逢部队星期天假日,没有岗哨任务时,总要约几位同乡战友,一同去市区逛街。

走进一个生机勃勃,徐州南北铁路交通枢纽地段,从市区天桥,眼见桥下,庞大徐州火車铁路网,南来北去一列列客车,一趟趟货车,川流不息,传来车呜不断,火车进进出出,不时发出浓浓气流,遮档车站轨道上空。

徐州又是江苏主要煤矿产地,城市的高空整天蒙浓黑色大气层,你少有注意,会觉得,彭城区主要街面,大街小巷,满城涌动人群是穿着黑色衣服,轮到星期日这一天,要么天桥上下或大街上,一处处看见穿军装的军人在涌动,远处山上传着坦克隆隆发动机声,蓝天上空军银燕飞来飞去,显示徐州重兵驻扎兵家要地的特色。

我们约老乡周正国战友,一起兴趣地走进云龙山公园,位于彭城中山南路繁市口,亮出徐州范围较大、风景较好云龙山公园,占地52万平方米,山高约120米,灿烂的阳光下,爬到云龙山山顶,眺望徐州云龙山风全景胜地,云龙山连绵起伏,山上山下,山花艳艳、绿树成荫、远处宽阔云龙湖,湖水碧波荡漾、湖坡绿草茵茵,好一片青山绿水,风光很美的园林城市,让驻军战士饱览徐州美地。几年曾多次,游览云龙山景地,留下我的足迹,深深印记,那里有山、有水、又是厚重历史文化古城,是个美丽富绕地方,一直在我心中挥失不去,那里留住我,多年日思夜想,徐州第二故乡,那里山、那里水、那里土地、那里满满乡情,始终魂牵梦萦的地方,如同陈年老酒越品越香。

还有一军地情牵绕我心,徐州东郊东兵营房驻军地,东甸子村庄,那春天里,山脚下一片片绿色麦田,连着路边一排排高高杨柳树,显得美景如画,夏季望眼不到边金黄色沉甸甸麦穗,醉人喜心,秋天山地气爽,丰收庄稼喜悦,百姓带来幸福年,冬天庄户人家,端上香香诱人一碗大红薯,送给驻地亲人解放军,暖暖甜透拥军情。

难忘的山地东甸子鱼水情,那是1964年的夏天,这一天,在我去后山弹药仑庫岗哨执行路上,中午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呜,疾风暴雨,身着枪技弹匣背包,大雨时正在发愁为难时刻,这时附近山脚下,村庄里大嫂,向我走过来,脱下身上的雨衣,亲热地盖在我身上,疼爱地说:“‘孩子’ 快穿好!不要着凉了,不要影响,你去哨所赶路” ,雨大不用顾我,反正这里离家不远,这是母亲般关心,这是山地忠厚善良的乡亲,疼爱人民子弟兵的一番爱心,暖透了战士的心房。回到后山弹药仑库哨位,心难以平静,深夜里,我几次夜梦,吁唤着‘娘呀’ !暴雨中感谢您的深情,如同亲娘般的关爱, 叫孩儿!怎么感激您?默默誓言,战士无能走到那里,一辈子永不忘,山地父老乡亲的恩情,心底送上祝愿,愿山地大妈,一家平安健康,愿徐州拥军情山花,遍地开得红艳艳。

难以忘记东甸子那儿,深留兄弟般战友情,战友情仿佛就在咋天,那种亲如兄弟兄的感情,心中百转千回,千番滋味,挥也挥不去。

想起那老班长姚树涛,山东人,为人诚恳、朴实、亲切,经常与我聊天,讲他当兵情况,讲他踏实工作,讲他入党提干的经历。讲军营纯洁、和谐,部队大家庭等道理,学到很多东西,在他手下工作,踏实愉快,无拘无束,身上每一处肌肉是那么舒展,浑身有使不完劲,感受部队大家庭的温暖,内心充满对部队热爱之情,每当想到这些,觉得开心、快乐,回味无穷。

想起往事,一次夜晚受凉,我又吐又拉肚子,发烧四十度,班长背着我,去部队门诊部,看病拿药,白天热烫面条病号饭,端到床前,顾不上自己休息,夜间床边问长问短,端茶水,守在床前看护,直至平平安安。

想起老班长,为人细软话语,温暖笑容,快乐心情,己经充溢于我思想,虽相聚时候很短,期待时间很长,那一幕的深情往事,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闪过,至今深深的影响着我,激励着我。战友!老班长,谢谢你!是你们让我成熟,让我成长,让我回味过去种种幼稚,不断改变过去作风,练就一身祘不上本事,却终身享用的精神和意志。

都说战友情,胜似兄弟亲,真的战友情,不是离别所能割舍的,不是一切能忘记的,和平时期,最让人伤感的事,莫于战友难忘的离别情。

告别东甸子军营,告别战友回到家乡,亲手摘下心爱的领章和帽徽的时候,首长和战友们叮嘱和祝福的时候,离别的汽车开动时候,心再硬也会挺不住,定会潸然泪下,痛哭流涕!那种揪心情感,用语言无法全部表达的!战友呀!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

凡是当过兵的人,把部队所在地,似为第二故乡,因为那里在心中,除了青春年华倾注的地方,也是告别心爱的部队,返回家乡的地方,这是我流连忘返,魂牵梦绕的地方。

难以忘记部队培养情,回首三年成长历程,浸透汗水,泪水与挫折,饱含辛酸,喜悦与成功,在我人生的起步阶段,是东甸子徐州四坦校,为我提供一个清澈明净成长环境,给健康成长的机会,给学习的动力,使我胜利完成了人生起步阶段转变,如何面对困难,面对挫折,调整好自己心态,做一个坚强的军人。我为在四坦校当兵自豪,虽原老部队早己撤销,但原来部队的首长和战友们,音容笑貌,部队当兵生活的记忆,仍然常常梦中闪现眼前,在四坦校三年多生活经历,己深透到我血液里。

每年, 八月一日,是军人节日,对于穿过军装的我们,这一天永远是特殊的日子,也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每逢八一,心情便会激动不己,永远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那样喜悦和欣慰,还有忘不了,闪闪红帽徽,鲜红的军旗,那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怎能忘记,那一首首熟悉的军歌,唤起美好记忆,绿色的军营,嘹亮军号,闪亮的钢枪,还有当年飒爽荚姿的我和你,一辈子当兵不懊悔! 

作者简介:

朱树森,男,淮安市人,中共党员,退伍军人,淮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淮安市特邀文史委员,为淮安历史文化创作写过二百余篇文章,在淮安报刊省内外报刊网站发表。《故乡人民想念周总理》为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纪念文章。

[责任编辑:解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