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红色日历 | 永远在“春天里” 红色女特工关露


来源:凤凰网江苏

由日本驻华大使馆和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妇女杂志,便时常刊登青年共产党员的稿件。这,得益于《女声》的编辑关露,她培养和发掘了大批进步的文学青年。她还给丁景唐的诗集《星底梦》写了评论,刊登在1945年7月15日出版的《女声》上。

抗战时期,由于自己不能办刊物,上海等敌占区的中共地下党员便化名向敌伪刊物投稿,楔入敌人宣传阵地。

由日本驻华大使馆和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妇女杂志,便时常刊登青年共产党员的稿件。

这,得益于《女声》的编辑关露,一个潜伏在日伪心脏、被误解为“文化汉奸”的地下党。

中共地下党员关露

关露培养和发掘了大批进步的文学青年,如中共党员、后来的知名作家丁景唐。她还给丁景唐的诗集《星底梦》写了评论,刊登在1945年7月15日出版的《女声》上。

从中大学子,到“左联”抗日救亡女战士

1937年的上海滩,大街小弄里都在传唱着一首歌:“春天里来百花香,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阳当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

节奏明快,朗朗上口,是当时最受群众欢迎的流行歌曲。歌词的作者,便是“上海滩三大才女”中的关露。

关露作词的《春天里》

她原名胡寿楣,广为人知的关露,是她给自己取的笔名。除了才女,关露还是一名共产主义战士。

1928年夏,关露考入中央大学,再次回到南京——这个有着她童年回忆的城市,学习文学、哲学。1931年,因为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关露被校方开除。不久,她来到上海,参加左翼文学运动,加入中国共产党,是30年代左翼文学阵营里的中坚人物之一。

关露以笔为枪,由她创作的诗歌,没有个人的琐事与悲伤,也没有单纯的爱情恋歌,任何时刻都充满着时代的气息,鼓舞着人们的斗志。

在沦陷后的“孤岛”上海,关露创办充满战斗气息的《高射炮》诗刊,激情澎湃地写下“宁为祖国战斗死,不做民族未亡人!”等爱国诗词,赢得了“民族之妻”的称号。

“上海滩三大才女”之一的关露

那时的关露,为抗日救亡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是受人喜爱的女作家。

直到1939年,一封电报的到来,关露的命运就此改变。

被误解为“文化汉奸”,她说“我不辩护”

那是一个冬夜,关露接到密电——速去香港找小廖(廖承志)接受任务。廖承志,时任八路军香港办事处负责人。

到达香港后的第二天,两个客人拜访了关露。其中一个就是廖承志,另一个人则自我介绍说:我叫潘汉年。他们给她带来了一项艰巨而意义重大的任务:策反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

关露(左)与妹妹胡绣枫

原来,关露的妹妹胡绣枫(中共党员)曾在机缘巧合下帮助过李士群夫妇,基于这层关系,党组织原准备派胡绣枫去的,但胡绣枫当时在重庆工作繁忙,于是推荐了她的姐姐关露。

潘汉年嘱咐关露:“千万要注意,你在那儿只能用耳朵和眼睛,不要用嘴巴。”又说:“今后要有人说你是汉奸了,你可不能辩护。要是辩护,就糟了。”

关露点头:“我不辩护。”

就这样,重回上海时,众人眼中的爱国才女,成了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的常客。

在人们眼中,关露投靠了汪伪特务,是不折不扣的“文化汉奸”。昔日的同事、朋友对她侧目而视,渐渐疏远。甚至有时候谈起她,大家还会往地上吐唾沫。

这种处境下,关露心里也十分委屈。但为了组织,她还是忍辱负重。

在关露的安排下,潘汉年秘密约见了李士群。从此,日军的清乡、扫荡计划,总是提前送到新四军手中。

关露的作品《太平洋上的歌声》

两年之后,关露又迎来了新的任务。

巧妙选稿,让敌伪刊物为我所用

1942年5月,日本驻华大使馆和海军报道部合办的《女声》杂志,招了一个穿着时髦、面目和善的中国女人当编辑,她就是关露。

杂志主编佐藤俊子是日本左翼女作家,关露的任务,是通过她的左派朋友找到日本共产党的地下党员,进而搞到日本军国主义的情报。

当时的上海,原先的进步报刊均被迫停刊,根据党的关于敌占区工作方针,自己不能办刊物,就向敌伪办的刊物或别的刊物投稿,楔入敌人宣传阵地。

于是,分散在各条战线上的一些中共地下党员,先后用各种笔名向《女声》投稿。尽管,关露并不认识谁是共产党员,但凭着多年的经验,她总是能慧眼识珠,选用的大部分是青年共产党员的稿件。

丁景唐的文章,便是《女声》上的常客。关露还用“梦茵”的笔名,评价丁景唐的诗集《星底梦》,刊登在1945年7月15日出版的《女声》上。

后来,成为知名作家的丁景唐回忆:“在虎狼当道、狐鬼横行的黑暗年代,在诗坛荒芜的荆棘丛中,关露同志辟出一片园地,扶植一些清新健康的诗粒,使之发芽成长,令我衷心感激无已。”

关于关露的传记

1943年7月,《女声》杂志社决定派关露去出席8月在日本举行的“大东亚文学者大会”。中国的代表十几人全要被登报,并附照片。一旦亮相,关露的“汉奸”之名是再也洗刷不掉了。

关露犹豫之际,党组织来了指示,同意她去,并让她不要放过这次机会,趁机开展新的工作。

组织的任务,关露完成得很出色,可是等回到国内时,她出席日本大会的新闻已在国内传开。抗战胜利后,关露名列国民党的锄奸名单。

蒙受冤屈36年,“丹心不怯断头台”

为了保护关露不受迫害,关露结束了6年的敌营生活,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回到解放区。

她并不知道,自己要经受的煎熬还没结束。

那时,解放区的整风运动正进入审干阶段,任何一个来自白区的人都要受到审查。没有多久,关露成为严格审查的对象。

被自己的同志称作“文化汉奸”,这是关露实在无法忍受的。恰在此时,一封来自恋人的绝交信,更让关露的精神彻底崩溃。

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直到潘汉年等人为她送来证明材料,才渐渐地康复。

解放初期的关露

厄运却还没结束。1955年,潘汉年受到错误对待被捕入狱。受此牵连,关露两次蒙冤入狱,前后长达10年之久。在狱中,关露曾留下11首诗,其中最著名的是《秋夜》中的两句:“换得江山春色好,丹心不怯断头台。”

1957年关露写下的交代材料

1982年3月,中组部作出了《关于关露同志平反的决定》。只可惜,对于这个孤寂而凄凉的老人来说,清白来得太迟了。几个月后的一个冬日,1982年12月5日,关露在她那十多平方米的陋室里服药自尽,终年74岁。

如果从1946年算起,她不断地被审查、受冲击,已经被折磨了整整36年。

陪伴她走完人生最后一刻的,是一个大塑料娃娃,以及一张那个爱人的照片。照片背后,还有关露写下的两句诗:“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我独痴。”

参考资料:

《关露啊关露》

《南京大学共产党人》

《20世纪上海文史资料文库》

[责任编辑:耿朴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