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红色日历 | 将军院士 甘做“隐姓埋名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

2018年10月21日上午,著名核科学家、将军院士陈达塑像揭幕仪式,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军路校区举行。

2018年10月21日上午,著名核科学家、将军院士陈达塑像揭幕仪式,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军路校区举行。

砚湖边的树丛中,陈达院士雕像神情自若、眼角含笑。人们敬献的鲜花重重叠叠,堆满雕像前的空地。

陈达,这位采摘第一朵“蘑菇云”的人,在罗布泊扎根三十载,将一生奉献给了我国的核事业,用生命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与担当。

陈达塑像(来源:新华社)

师生们向陈达塑像献花(来源:新华社)

“向科学进军”,他放弃留校来到戈壁荒漠

2019年清明期间,央视推出系列报道《马兰花开铸英魂》,开篇报道了陈达等老一辈核科学家在马兰基地收获光荣和梦想的感人故事。

央视系列报道《马兰花开铸英魂》截图

马兰,我国唯一的核试验基地,曾是地图上无法找到的神秘地方。

1963年,马兰基地大规模接收地方大学毕业生的第一年,26岁的陈达刚从清华大学核物理专业毕业。原本,成绩优异的他可以留校工作,不过,听了周总理“向科学进军”的报告后,他热血沸腾,报名加入国防事业。

陈达说:“我学的是核科学,就应该到搞核研究的地方去,边远不边远,无所谓。我完全是国家培养出来的,我不去最艰苦的地方,谁去?”

将军院士陈达

就这样,茫茫戈壁滩上,陈达与众多奉献者一起,投身“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的漫漫人生征途。

在基地,陈达所在的研究室负责采集样品,进行分析研究。经过日夜攻坚,他们终于设计出了一套采样方案。取样前的准备工作在1964年夏季,那时,骄阳似火,地表温度达70多摄氏度,穿军用球鞋都觉得烫脚。每个人鼻子出血,嘴唇干裂。夜间有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喝的是孔雀河的水,人喝后就拉肚子,服什么药也治不了。

不过,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所有人都玩命地干,累了就趴在桌上睡一小会。就是这样的环境中,陈达参加了包括第一次核试验在内的共计41次核武器试验。

1964年,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1964年10月16日,随着罗布泊上空的一声巨响,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烟云还在翻腾之际,陈达和战友们就穿上厚重的防化服,不顾安危直向爆心取样。在最关键的时刻,陈达和其他科技人员克服各种困难,超额十倍完成了取样任务。

在戈壁滩的岁月里,陈达创造性地解决了核领域的许多难题,为我国核武器的发展、核爆诊断学的建立和完善作出了重大贡献。他因此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93年被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授予少将军衔,2001年成为中科院院士。

从核物理到核医学,为祖国培养大批人才

对于陈达而言,核研究,从来不是为了伤人,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也因此,退休后的他,选择了从核武器的研究,转为面向治疗癌症的核医学研究。

2001年5月,陈达从西安核技术研究所来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刚开始,在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大学校园,陈达遭到质疑:六十多岁的老人,是否还有精力做出新成绩?

回应这些的,是陈达不服老的坚韧劲儿。2003年,陈达在南航创办了全国第一个医学物理本科专业,“这是一门关怀人类的科学,是为民谋福祉的事业,一定要有人去做”。

陈达手稿(来源:龙虎网)

“创业”初期,师资队伍不到位,陈达亲自上阵,给本科生讲授《核反应堆物理分析》课程。在他的办公室里,数量最多的就是备课笔记本,红黑两色的笔迹工整清晰,除了上课内容,还有习题作业。

作为讲师,陈达从来都是西装领带出场,不坐板凳,站着讲课,用粉笔一个一个公式进行推导,满黑板地写板书。寒来暑往,为了不迟到,每次他都早早地从校本部赶到江宁校区,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

经过十余年发展,陈达带头的南航核科学专业逐步壮大,拥有了完整的学科专业体系。陈达团队,也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本科、硕士和博士专业人才。

2013年以来,陈达身患重病。即便在病床上,陈达最关心的还是学生的课题研究进展和实验室的科研进展情况。他经常向前去探望的领导和老师询问:我现在不能上课了,导论课是怎么组织的?学生人数多了,实习怎么解决的?新开设的课程,学生反馈效果怎么样?学生找工作情况如何……

骨灰安葬仪式在马兰烈士陵园举行,基地官兵向陈达院士致敬(来源:中国军视网)

2016年7月22日,陈达因病在南京逝世,享年80岁。按照生前遗愿,他的骨灰被带回马兰。而他的音容笑貌,也永远留在砚湖湖畔,留在他曾倾注无数心血的南航校园。

参考资料: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报》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

[责任编辑:耿朴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