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师梦工场|导师专访】温敏升,有章法的勤奋才是成长的源动力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在2019年上半年酝酿了能够推动优秀设计师成长,乃至推动整个设计圈发展的一系列计划。

【导读】中国软装定制联盟江苏分会(以下简称“江苏分会”)在2019年上半年酝酿了能够推动优秀设计师成长,乃至推动整个设计圈发展的一系列计划。经过4个月的筹备,近期推出了“大师梦工场”项目,旨在帮助新锐设计师加速完成从优秀到卓越的成长。笔者陆续采访了“大师梦工场”的导师团成员,他们是活跃在国内一线的设计界、艺术界专家、导师,分别从自身的成长、行业的发展,分享了各自的故事,并表达自己的主张。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设计师了解“大师梦工场”项目,并参与其中。

凤凰网江苏:您是在台湾出生长大,一直到大学毕业吗?

温敏升:我祖籍福建,93年大学毕业,96年回到老家厦门。我们家是客家人的典型,家族人口众多,人丁兴旺。但出于特殊的原因,很小时候我就离开了父母,跟着叔公、叔叔他们在台湾读书。确切的说,我的求学时代都是在台湾的,这段异乡的生活、求学经历,影响着后来我从事的设计工作。

凤凰网江苏:从毕业到96年之间三年的时间,是在台湾找一些事务所做实习阶段的工作吗?从离开学校到进入工作,是不是也经历了漫长个的过渡期?

温敏升:眼下,很多年轻人毕业两三年依旧很是迷茫,更加可悲的是在工作上没有收获,专业上的进步甚微,生活也是一团糟,这让我很不能理解的。现在的各方面条件都远比我那时要优越太多,信息来源更加多元,学习再造的机会更是大把,为何还是这样的一种窘境呢?除去时代发展的因素,更多的还是需要年轻人更加踏实的学习,更加勤奋的努力,投机取巧,过度自我包装,不注重内在的修行,到头来花架子终究有原形毕露的一天。我自己没有毕业的时候,就有甲方来委托做设计了。不是说我自身有多优秀,至少我工作的态度和专业的扎实,得到了认可,去花心思在专业上了。

在我的设计经历中,有几个因素促成我在这个行业深究下去的:

其一、我父亲没有跟着家族去台湾,留在了家乡。在那种历史情况下,正因为我们去台湾这件事,使得我们家在当地遭受种种磨难和不公正的对待。这些生活的打击使得我很想改变那样的命运,所以从小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走出去,要自强,要彻底改变这些,这就是那种情况下,我基于改变生活现状所定下的目标,这应该也算是我最初的人生观吧。在意识形态中,我把设计工作作为改变我及家庭现状的手段和工具,这也是我从事设计的源动力。而现在的部分设计师中,他们对于所从事的工作,缺乏内心的认可,只是把工作作为一个跳板,至于要借助这个跳板走向何处,其实是没有思考的。造就了一味追求高大上,过度自我包装,自我消耗,看似涉及面很广,很辛苦的搜集案例,然后照搬全套,复制也是需要智慧的,反之就是一台人工的复制机,到头来是哪哪都是一知半解,作品没有自己的标签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其二、家族亲戚的工作关系,使得我在设计学习的初期有些许的便利。我的一个哥哥是一家建筑公司的中层管理,我上学的时候就趁着假期去帮忙,在项目现场跟师傅们学习。现在的年轻人所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机率是很大的,那么多的设计公司,那么多的房企,那么多的设计院、工作室,需要的是年轻人可以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放下所谓的脸和不切实际的身段,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有个清晰的思路和章法,而不是走马观花,仅仅是利用这些经历为自己贴金。

除此之外,我还有个叔叔是传统的木匠,他的师父也是正统拜师出身的老手艺人,木工活做的那叫一个绝,工艺和手法都是一辈一辈传下来,都是经验和实际的完美结合。他们利用传统的榫卯工艺,把一根一根的原木做成各式家具。这样我对家具的工艺和传统的制造技法也有了认知。耳濡目染了很多,在后来的学习中,把书本上的和我平日里看到的、和他们学到的一结合,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事半功倍。

我的家庭给我带来的这些学习上的便利,对我日后的专业选择和就业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便利的客观条件,自己主动去追求改变的源动力,使得我可以边读边实践,实践中再学习,所谓的过渡期,就是在学习和实操中过来了,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什么困难,就是一门心思解决问题,寻求解决方案。幸运的是我积极争取,在毕业前的那一年,有了一些小型项目在做了,在一步步的践行自己的目标。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第一次拿到钱的时候,请我的叔叔和堂哥吃了一顿饭,和他们分享了我的小小收获。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自己小时候对自己的承诺,无论做什么都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

凤凰网江苏:兴趣对设计这个行业的工作有怎样的意义?

温敏升:每个人做真正自己喜欢的事情,机遇比较重要;真正的喜欢,不是别人强迫你去做,或者只是带着功利心。这个行业是学无止境的,如何持续地学习才是关键。社会在发展,需求在提高,无论模式还是审美,都不断在提高。每个人都要不断地吸收新知识,要跟着这个时代的发展同步。喜欢可以让你一直保持对于这个行业、这份工作的热情,如何利用这份热情去追求专业领域内的提升才是当下急需去解决的问题。天赋秉异,并不能说你一定可以成功,坐吃山空的教训不再少数。以不变应万变,在设计这个行业中是不太适合的。

凤凰网江苏:您当年选择大学的专业之前有没有刻意去做艺术方面的训练?

温敏升:如果一定要说艺术方面的训练,这还要感谢我小学和初中的美术老师。他们给予我的美术课可以自由活动,不用上课的特权。前提是,我一般都会提前把下一周的作业内容提前完成,并且老师对我的作业完成情况还挺满意。这种一反常态的学习管理,激发了我在绘画方面的兴趣,并且在很长时间内长久的保持了下去。正因为兴趣使然,后来的专业选择,更多的去关注与之相关的东西,加之提前接触了装饰工程项目,所以选择的方向明朗的很。具体专业方面的艺术训练,后来在工作中有去针对性的学习,在后来的工作中实践,不断去深入。现在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如果提早进行相关的专业训练肯定是最好的,所以说这是个好的时代,成功与否更多的取决于人的自身勤奋。 

凤凰网江苏:从时间方面看,您是中国的室内设计发展的见证者之一。

温敏升:我1993年毕业,1996年回到厦门。1999年的下半年国家允许“家庭装饰工程公司”的设立,标志着中国家装行业的诞生,这是行业的一个起始点。

20年前的厦门,跟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相比,室内设计行业的市场还没有那么活跃。基于自身的发展,2000年的5月7号,我到了深圳。

我有同学到深圳已经六七年,在富士康做工业机械设计。他觉得我是个建筑师,是很不错的职业,建议我先了解一下市场情况。当时的同学作为富士康的中层管理人员,基本薪水是4300(元),综合收入8000到1万(元),有了这个参考值,他就建议我对薪水的期望值一定要1万,至少8000(元)。 

那时候,所有岗位需求信息都在人才市场。我筛选了七家大型公司,有五家通知上班,三家录用。 当时深圳的收入结构普遍是低底薪高提成的模式,我凭着对自己专业能力的自信,争取到了8800元底薪。那一年,深圳的家装公司有54家,机会会比较多,我们做的项目体量比较大,各种类型的都有。符合深圳城市发展的特色,每一个行业都需要大量的设计和施工的需求,我们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机。

同时那也是充满机遇的时代,在那个各自为阵的混战时代,在没有室内设计独立的学科出现之前,我们依据建筑设计标准来做室内设计的依据,包括各个工种、各个工序的分解等等,遵循了建筑设计的专业习惯。从专业优势上来说,单纯的室内设计跟专业细分之前的建筑设计相比,专业知识的覆盖面肯定会窄很多。我凭着自己在读书期间打下的基础,在深圳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节奏感”。

我在深圳工作了12年,此期间全国各类的装饰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成立,2011年我北上到了南京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去细品这座城市,迎来的第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我的底薪变成了980元。设计从业者的巨大薪资差异,从侧面也反映出当时前沿城市和内地城市除去在发展层面的差异,也折射出设计这个行业发展的地区不均衡,对待从业人员重视和培养上面的差异,深层次的去剖析,这也是市场在初步建立时,功利心和不健全的市场规则所造就的发展畸形。这些年,市场在规范,客户的需求在明确,材料在不断丰富,工艺在进步,推动着整个行业日新月异,随着上游房企的销售模式、产品的更新、交付标准的提升,促使着行业又必将迎来新一波的改变,每一次的行业变革,不论是主动求变还是为了适应求变,都将使设计行业推向新的高度,更加贴近客户需求,贴近市场,贴近时代发展。

凤凰网江苏:对于大陆的室内设计行业来说,改革开放以后,由沿海城市向内陆逐步兴起,尤其在90年代之后,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同期相比,台湾的设计行业发展是怎样的?

温敏升:90年代时有一本杂志叫《装潢》,是台湾出版的,我至今还收藏了几本。大概市场上总共只有三四种关于室内设计的专业杂志。那时候的台湾在室内设计方面比大陆是超前的。其实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的三十年间,台湾引进了各行各业的人才,以促进经济的发展,也包括设计行业。

所以,就整个行业来说,中国内地的发展是滞后的,台湾是走在前面的,香港其后。大陆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非常快,模式不断创新,人才的培养机制也不断完善,又有中国制造的加持,现在,中国的设计正在随着民族复兴的脚步,开始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我相信未来也一定享有更多话语权。

关于台湾设计界的发展,可以用彼得大帝时期兴建的圣彼得堡来举例。彼得大帝邀请了当时各个地方顶级大师汇集到圣彼得堡。这些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做一件事,就是兴建并留给全世界人民的伟大建筑群,一座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美丽城市。那些瑰宝也正来自于当时顶级大师们的智慧。台湾设计虽然发展趋缓,但是依靠庞大的历史积累,人才储备,让他在发展的方向上更有利去做再一次的精准定位,在市场模式创新和规模经济主导的体系下,必然有着不可取代的江湖地位。 

凤凰网江苏:您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使用电脑制图了吗?

温敏升:我们用电脑制图是比较早期的。当年我们画图用的cad都是基于dos系统的,完全靠输入命令来实现。而即便是用dos系统来绘图的话,也比手工制图更先进。

凤凰网江苏:后来您在大陆工作,也有遇到过爱学习的年轻人吧?

温敏升:我原来的学生设计做得好的有,转型做实业的也有。无论是哪一类的年轻人,只要是跟着我的,我都毫无保留去教他们,师者,解惑也。包括去项目现场给工程部培训也一样,从最基础的如何看图纸开始,事无巨细,都要系统培训。古语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再好的师傅也教不出一个不求上进的好学生,因此,这其中自身的努力是关键。我一向赞同平等交流,中国有句老话,叫“拜师不如访友”。单纯的师徒关系会有局限,远不如平等的朋友之间的交流来得更顺畅。为师,要心怀包容之心,为生,要心怀谦虚之意。

凤凰网江苏:是什么原因让您从深圳到了南京?

温敏升:有一部片子叫《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是看了这部片子,对南京这个城市特别亲切,就特别想要到南京来看看。巧的是,刚好我有个朋友也是我曾经的助理,东北人,他要从深圳到南京定居。他跑来跟我说,南京挺好的,一起过去吧。于是,我就来到了南京。

刚来的时候,觉得南京跟深圳比起来差异很大。从除了工作以外,生活的差异也特别大,饮食不习惯、做事方式也不同,很多行业的服务精神也远不如深圳那样有勤奋和觉悟,深圳是一个服务意识极强的城市,这是城市文化属性的问题。南京这座城市,我大概花了一年的才适应下来。

凤凰网江苏:很多年轻人觉得身在装修企业中,被限制了个性化的发展。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温敏升:实际上,身处任何一家公司,都谈不上被约束或者被遏制。在每一个当下,都首先需要很好地适应,首先要做的是提升自己,你改变不了环境的时候,就先修行自己,拿出好的作品,市场、客户认可,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个性的彰显,是基于内功的修炼,你能做到驾驭市场,驾驭客户后,再去谈论和实践的事情。打个简单的比方,作为室内设计师,尤其是大宅别墅的设计,需要掌握很多建筑方面的专业知识,就像一个整形医生,要懂得人体骨骼结构,才能把外表调整到位。

现在别墅装修,对原有建筑的改造已经是普遍现象,一味追求大拆大建,似乎不这样做就显示不出水平。而实际上呢,这些改造在实用性上是否合理,安全性上是否有保障?估计在这些上去思考的设计师为数甚少,这样的做法无异于舍木逐末,害人害己。

所有没有能够支撑起独立设计梦想知识储备的设计师,都需要经过不断的积累和主动的学习,才能更好地成长。焦虑、急躁、急于求成都不是正确的心态。

凤凰网江苏:您对中国软装定制联盟江苏分会的“大师梦工场”计划有怎样的想法?

温敏升:江苏分会的钱亮会长在分会成立大会上,跟我提起过,理念很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属性。对于北上广深,设计师群体的相互交流,无论是专业的还是私下互动,都很密切。但是在南京,就相对闭塞,彼此之间的互动非常少,个人主义的特征很浓重。年轻的设计师,需要有一个平台,通过各自的成长去影响更多人去思考,继而推动大家共同的成长。

设计师的个体发展,首先是要建立一个自我管理系统。充分认知自己、了解自己,这是别人没有办法帮你做到的。针对自己的优劣势去制定提升方法,通过系统、有章法的自我学习和努力达成一个相对均衡的发展,做到好好学,认真实践思考,两者结合,还要摒弃一些陋习。

分享我自己的一个真实案例。

我刚到南京入职东易日盛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最初的一周除了学习之外还没有实质性的工作,我就找了一个最便捷的方法来了解南京的市场。当有客户到公司后,我就在旁边倾听。听客户关心的点、在意的点,听设计师们如何沟通。我把这个方式称为数据采集。十天后,我总结了一个沟通模板,确保在20分钟之内,我不能重复一个字,不能让客户打断、保持倾听,把有可能产生的反对意见都在这20分钟的话术里全部提前解决掉。这是我通过有章法的努力得来的方法。 

眼下,不少年轻设计师觉得自己的成长遇到了瓶颈、觉得受到各种客观因素的制约,各种充满矛盾和纠结,一味强调客观因素,很少去解剖自己。其实不然,因为我们无法改变自己归属的时代,也不能去埋怨客户,只有自己更好地适应当下的环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改变心态,就能改变被动的状态,所有可能预见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年轻的设计师,又不安心在公司的体制内上班,短期内又不拥有能力单飞,甚是苦恼。造成这样两难局面的本质就是,没有找对方法去学习,没有找到章法去适应。其实,再多的问题归结到一点,就是对自己的目标不明确,没有明白再美好的未来也都是基于当下的努力和积累。

一个好的平台,要从正能量、从专业上,去影响新一代的设计师们。 

凤凰网江苏:您作为“大师梦工场”的导师之一,将从哪些方面来帮助年轻设计师的成长?

温敏升:首先是对平台上有目标打造个人IP的、参加大赛的设计师,对他们的设计作品给予专业方面的点评和指导,力求能够帮助他们取得优异的成绩。

第二,从建筑、园林、市场等环节,帮助年轻设计师们拓宽知识面,全面、系统地提升专业水准,从专业知识层面帮助他们去有章法的学习。

第三,建立明确的考核机制。从准入的初始水平、就业水平到后来的进阶水平,要有针对性的考核,才能检验出这个计划的落地后的真实成果。

第四,阶段性成果汇报,向平台的导师们展示学习的收获、心得。而汇报本身也是一种综合能力的体现和检验。

第五,基于行业运作模式的更新,在行业转型期,引导年轻设计师更多的去扩大接触面,突破原有的思维模式,把方案沟通、施工、软装、售后服务整合,在这些方面的一个点上做出有别于他人的优势,在细分市场上有立足之地。

凤凰网江苏:2014年,您成立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这几年的发展是否符合您的预期?

温敏升:市场的接受,客户的认可,就是我最好的预期。

【嘉宾简介】

温敏升

TOP原创设计创始人

香港OSD原创设计联盟会

台湾CSID室内设计协会会员

中国室内设计学会会员

海峡易学会理事

深圳室内设计师协会会员

中国室内设计高级设计师

APDF亚太室内设计师会员

【项目简介】

“大师梦工场”是中国软装定制联盟江苏分会的重点项目,在钱亮会长的关注和指导下正式立项。该项目旨在打造一个更符合当下时代的设计师成长的平台,以重点关怀为方式,以继续教育为核心,以合作共赢为目标,助力每一位有梦想的设计师从优秀到卓越的蜕变。

[责任编辑:张颖]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