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嘉诚资产腾挪背后的传承逻辑


来源:新财富

表面看,李嘉诚的资产大腾挪只是出于高卖低买的商业政策。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长和系”掌舵者的比较优势发生了变化。李嘉诚擅于经营政商关系和人脉网络,这种特殊资产难以传承;而接班人李泽钜则长于竞争充分、规

表面看,李嘉诚的资产大腾挪只是出于高卖低买的商业政策。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长和系”掌舵者的比较优势发生了变化。李嘉诚擅于经营政商关系和人脉网络,这种特殊资产难以传承;而接班人李泽钜则长于竞争充分、规则透明的海外市场。后李嘉诚时期,长和系重心迁移正是其精心安排的传承大戏中的一部分,这种为了配合下一代比较优势而进行企业发展方向调整的传承思维,值得内地民企学习。

2013年11月下旬,短短一周时间,李嘉诚两度出售香港楼产,最近几个月以来,自拟出售百佳超市的新闻不胫而走之后,“长和系”抛售中国内地和香港资产的新闻频频曝光:减持长园集团(600525,股吧)、出售上海陆家嘴(600663,股吧)东方汇经中心和广州西城都荟广场、计划拆分港灯和屈臣氏上市大洋彼岸,“长和系”却在过去三年间对负债累累的欧洲投资了100余亿美元,英国媒体更称,李氏家族“几乎买下了英国”。这一系列资产大腾挪引起众说纷纭,“脱亚入欧”、“弃港投欧”等言论纷繁入耳。

大多数媒体分析,李嘉诚的资产大挪移是由宏观经济因素驱使的。欧洲经过债务危机后,资产价格处于历史低位。而内地与香港地区经济增速放缓,房地产价格在市场需求与政府调控的博弈之下是否继续上涨是未知数。因此李嘉诚减持价格高估的资产,转投价格较低的欧洲资产,这也符合他一贯的商业政策。

笔者认为,宏观经济因素只是李嘉诚“脱亚入欧”的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长和系”因李嘉诚面临退休,过去由其关系、声誉所带来的竞争优势即将减弱,因此“长和系”的版图从中国香港及内地等依赖政商关系、人脉网络的市场迁移到凭借法制保障商业交易的欧美发达市场,而在这些海外市场中李氏家族第二代也能凭借过去长期淬炼的专业优势继续将家业发扬光大。

李嘉诚的特殊资产造就“长和系”

1950年,李嘉诚在香港筲箕湾创立长江塑胶厂,依赖塑胶花赚得人生第一桶金,自此走上叱咤风云的创业道路。如今,“长和系”的业务已遍布全球,而李嘉诚也从“塑胶花大王”成为了亚洲首富。李嘉诚的成功主要在于卓越的商业头脑和敏锐的投资眼光。他懂得审时度势,在最有利的情况下达成交易,并深谙经营之道:通过长期投资耐心等待可观回报,通过业务多元化来分散风险,凭借多维度的资金运作来保持稳健的财务状况(见2012年6月本专栏)。

除此之外,李嘉诚为人称道的是他的人际关系处理能力和以此构建的政商关系网。李嘉诚的人际交往能力,早在创业初期与其关键的商业伙伴—汇丰银行1977-1986年的执行主席沈弼(Sandberg)的交流中就已显现。一位认识李嘉诚的华人企业家表示,李嘉诚很懂得和沈弼交朋友:“沈弼是苏格兰人,小气、贪财、固执、寡言,朋友不多,与他交往很难,话说重了容易得罪他,说轻了他又觉得你在拍马屁没诚意,只能实事求是,再加一点小幽默”;“多年来,他有一帮忠心耿耿的商业伙伴,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建立一段长期而稳固的友谊,太难,但他做到了。”

李嘉诚凭人际交往能力构建的政商关系使其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他在国际上拥有诸多头衔(表1)。在中国内地李嘉诚也备受重视。在香港地区,他曾获委任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港事顾问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1992年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上任前,香港立法局9名非官方议员中,有6名是李嘉诚私人“幕僚”,获聘为长实集团的董事。李嘉诚与汇丰银行关系密切,曾任汇丰控股董事会非执行副主席达7年之久。这些人脉为李嘉诚带来诸多商业上的便利。

在李嘉诚的商业帝国版图扩张中,商业智慧和政商关系缺一不可:他凭借前者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而后者则可帮助他执行这些判断和选择。这两者,是李嘉诚赖以成功的特殊资产。

接班安排:新市场淬炼二代优势

如今,属龙的“李超人”已85岁,李氏家族的继承问题迫在眉睫。2012年5月25日,李嘉诚公开了他的财产分配计划。长子李泽钜会掌管“长和系”下的所有资产,他将得到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40%以上的股权,以及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35%的股权。次子李泽楷会得到李嘉诚的现金资产,以并购他喜欢的公司,或发展新事业。李嘉诚也将家族信托中原本分配给李泽楷的1/3权益转给了李泽钜。

但是这些有形资产的分配仅仅是李嘉诚家业传承安排的冰山一角。真正必须克服的挑战是无形资产的传承,让家族后代在没有父辈蔽荫下能够持续发展家业。李嘉诚财产分配虽公布不久,但他的接班部署与接班人的锻炼早已开始。

长子李泽钜

继承家族事业的长子李泽钜低调内敛,在公开场合很少发表独立的见解。由于“长和系”早已职业化经营,外界也很难考察到李泽钜个人的能力与领导力。李泽钜的潜沉、不为人知,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他作为接班人淬炼的主战场从来都是欧美市场。

李泽钜1964年出生,小学于香港圣保罗英文书院毕业后不久即移居国外读中学,1981年到斯坦福大学深造,遵循父亲的安排选读土木工程专业,后又攻读了结构工程硕士学位。1986年毕业后,李泽钜被派到加拿大主持长实分支机构。在温哥华,李泽钜第一次有机会展现自己的商业眼光。他看中了当地海边的世博会旧址,欲在此建设居民住宅区,并出售给香港人。这一设想得到了李嘉诚和董事会的认可。然而,工程的进行并不是一帆风顺。部分温哥华市民认为不该让香港商人来加拿大倒卖房地产,闯进工地抗议闹事。加拿大卑诗省的议会也作出一项限制李泽钜企业的房产只能在温哥华出售、非加拿大居民不能购买的议案。李泽钜亲自出面和省总督交涉,最终卑诗省议会发布了一项声明,阐述李泽钜开发世博会旧址是为加拿大排忧解难,当地居民不该排外,危机自此解除。一年后,李泽钜的“万博豪园”在香港和温哥华畅销,成为他战绩簿上精彩的一笔。

第一枪打响后,1990年,李泽钜主持和记黄埔集团收购英国“兔子”电讯公司。1996年,他分拆长江基建上市,获得25倍认购额。同年,李泽钜遭匪徒绑架,后幸得父救脱险。2003年,李泽钜以其多年乘坐加拿大航空的观察,在加航陷入困境时,通过私人公司收购加航31%的股权。

1999年,李嘉诚逐渐淡出长实,李泽钜开始掌握集团的管理权。2000年,李泽钜进入核心管理层,而长江集团也在李泽钜的资本运作中,逐步转型为国际企业,业务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行业分布也十分广泛。

从初出茅庐到进入集团核心管理层,李泽钜在商业运作上日臻成熟,商业头脑和投资眼光也十分出众。李嘉诚曾表示:“如果我临时告诉泽钜,要去休两个月的长假,我相信公司照样能运转得稳稳当当。从他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在以身作则,教育他如何成为一名领袖。”李泽钜“总能与父亲想到一起”,并秉承了父亲“在稳健中求发展,发展中不忘稳健”的战略思路。同时,多年的海外求学及商业运作经验,使他能在国际市场上把握机会进行交易,也具有经营国际资产的能力。

当然,李嘉诚也有意让儿子继承自己的人脉,将儿子引荐给“政经大佬”,并让儿子去维护和他们的日常联系。李泽钜同样身担数职。然而,外界的看法是李泽钜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恐不及父亲。有评论指出:“李嘉诚很念旧,他清楚记得谁人帮过他。从这个角度看,他是非常真心的朋友。”

不难看出,李泽钜在家族长期培养下拥有充沛的海外资本运作及经营经验,但在人脉关系的维系上优势并不明显。

相关新闻:

标签:资产 传承 背后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