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南京“巡天猎手”:发现数十颗小行星和超新星


来源:现代快报

追月的形式是多样的:有人写诗咏月,对月亮表达自己的情感;有人凝视月亮,想要看清广寒宫里的桂树和玉兔——很快,他们不得不失望了,望远镜里的月亮上,只有坑坑洼洼的环形山;古时,有人画月亮,如今,又变成了拍摄。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星

26岁的徐智坚如今已经毕业了,在某通信公司工作,但他的兴趣还是坚持了下来。他认证为“资深天文爱好者,南京巡星会、星明天文台成员”的微博有2万多粉丝,超过了绝大多数同龄人。

“其实,身边的天文爱好者有很多,至少比你想象的要多。”徐智坚说,巡星会是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偶尔组织活动,到南京周边观测星空。“比如说盱眙铁山寺,那边就是一个很好的观测点,因为远离城市,没有多少光污染,星空格外纯净。”徐智坚说。

在大家传统的印象里,天文是一个高大上的兴趣爱好,也是一项花费高昂的爱好,但实情并非如此。

“大家都觉得设备贵,但其实,没有设备也能成为一个好的天文爱好者。”徐智坚说,他小时候买过一个望远镜,长大后,又买了用以拍摄星空的相机,并没有买更专业的天文望远镜。

“巡星会里有人有望远镜,他们愿意分享。”徐智坚认为,喜欢星空的人,心胸一定跟星空一样宽广。

在徐智坚看来,目前的天文爱好者越来越多,岁数都很年轻。

“30多岁的就算是年纪比较大的了,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徐智坚说,之所以是更年轻的人对天空产生兴趣,是因为他们的成长,伴随着中国第一代科普。

《十万个为什么》《天文爱好者》都是80后的科普启蒙书刊,加上科幻电影和动画片的传入,深邃的星空很容易就成为少年们的兴趣爱好。随着一代代年轻人长大,天文爱好者越来越多,也成为不争的事实。

拓展

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即将成立

“目前,我们已经开始筹备南京天文爱好者协会,这是一个有备案的NGO组织。”徐智坚说,几位巡星会的成员捐赠了资金,申请了协会的成立,如今,相关部门已经同意了协会的筹备。

这让巡天猎手们十分高兴。

“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一起来寻找星星。”徐智坚说,“就像我们的口号,犹豫的时候请看星星,现在这些星星归我所有。”

如果你有心,这轮满月将会跟你之前看到的月亮都不一样,你看到它时,它就成了你的新发现。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唐]李白《月下独酌》

看月亮的人

“追星”的女生甚至超过了男生

“协会的会费是15元一个人,一届一届传下来,一共攒了6年,我们终于买了4台‘镇社之宝’。”说是“镇社之宝”,实际上,只是4台入门级的望远镜,但河海大学的研三学生梁嘉斌依旧对此感到自豪,“对于基础天文爱好者来说,这样的仪器已经足够了,我们的任务是,将这些望远镜做最大程度的开发。”

“天地会”的女生

超过了男生

今年25岁的梁嘉斌是河海大学天文地理协会的“元老级”成员,此前曾担任会长,他给这个协会起了个昵称——“天地会”。梁嘉斌从小是天文爱好者,2009年入学时,协会第一批招新,他便立即加入了。

“创始时是9个人,第一批招新来了30多人;去年招新,来了近100人。”刚刚卸任会长的21岁女生郭禹含相信,未来这个协会会变得更加庞大。理由很简单——随着更多的人参与到对天文的科普工作中,必定能吸引来更多的人探索浩瀚星空。“协会里的女生,甚至多过男生。”

郭禹含介绍,“天地会”组织的科普活动,每年都有很多,其中中秋节的“赏月大会”,已成为他们固定的“吸粉”项目。

“每年的赏月,是新生入学后的第一次校级活动,已成为一项传统。”这天晚上,“天地会”的成员们会将协会的“镇社之宝”——几台入门级的望远镜,搬去学校操场,供所有人使用。

说起这几台望远镜,得来并不容易。对于普通学生来说,他们并没有足够多的资金去满足这项“宇宙爱好”。于是,这个没有设备的天文协会,硬是凭着每次招新时,每个会员交的15元会费,一届一届地攒了6年,加上河海大学大禹学院的资金支持,终于买来4台最便宜的望远镜,用于观测。

尽管设备初级,却在学生们手中得到了最大的利用。“我们努力对这些望远镜做最大程度的开发,了解它的操作和性能。在天气好的时候,我们用这些望远镜可以看到土星的光环,木星的4颗卫星,以及月球表面的环形山。”梁嘉斌说。

借助这几台望远镜,每年的“赏月大会”都能吸引来三四百名路过的学生,甚至还包括住在周围的居民。每个通过望远镜看到月亮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哇”一声,“好清楚”“好美”“震撼”,是协会成员听到最多的感慨。而现场孩子们提出的诸如“月亮到底有多大”“为什么不会掉下来”的可爱问题,也都能得到第一时间的回答。

这项活动每年都会从晚上6点多持续到10点半左右,直到宿管阿姨快要关宿舍门了,人们才不舍散去。

全国天文社团年会

明年将在南京举办

梁嘉斌介绍,尽管“天地会”发展迅速,但其规模在南京高校中大概只算中级。

“像南京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学校的天文协会历史更为悠久,规模也算是比较大的。”他表示,随着天文科普的发展,如今几乎每所大学都拥有了自己的天文协会,南京学术类公办本科中,只有两所学校还未创立。

2004年,南京大学天文协会联合南京工业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高校的天文协会,共同举办了“首届南京高校天文知识竞赛”,并以此为契机,开始组建“南京高校天文联合会”(下简称南天联)。

梁嘉斌是南天联2011年的会长,也是联合会多年发展壮大的见证者之一。他曾参与了南天联2010年举办的“漫步太阳系”图片展,这次展出让很多市民对天文产生了兴趣;而2011年的第一届“天文嘉年华”,则以话剧的形式改变了许多人对天文的刻板印象。

今年8月,南天联还获得了“2016年全国天文社团年会”的举办权,届时,来自全国的天文爱好者将聚集南京。

“到现在,南天联的成员已经增加到15个,目前还有3所高校正在申请加入。”梁嘉斌表示,如今,参与南天联活动的也不仅限于大学生,还包含了许多中学生和上班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孙子玉]

标签:南京 超新星 发现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