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岁画家朱屺瞻的艺术天地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以高寿高艺享誉画坛屏幕的朱屺瞻,名不虚传。这位用“癖斯居”自命的主人,留给世人的是不少充满生命强力的书画乐章。在写意花鸟画和传统水墨山水画的经营上,他以观照对象的独特视角和调遣笔墨的深厚功底,铸就了内

朱屺瞻照片

以高寿高艺享誉画坛屏幕的朱屺瞻,名不虚传。这位用“癖斯居”自命的主人,留给世人的是不少充满生命强力的书画乐章。在写意花鸟画和传统水墨山水画的经营上,他以观照对象的独特视角和调遣笔墨的深厚功底,铸就了内质一如黄钟大吕般的艺术肌体,气势、韵味、 情态、神采,是那么浑然天成,荡人心腑!

结果的特殊性往往孕育于过程的特殊性。 朱氏的艺术历程, 指向明确、 道路却是崎岖的。 他的长辈并非艺术世家,父亲系承传祖业,以在上海、太仓、昆山、吴淞等地经营酱园业有成的商贾。然而,出身以“生意”为家脉的朱屺瞻, 并未循此拓展,却是回峰转路, 跳出经济巢臼而一毅然投入艺术怀抱。尽管宠爱他的父母一再反对,而20 世纪初年轻气盛的朱屺瞻却己矢志难移。 这也许是故乡太仓娄东画派强劲的遗风激活了他的艺术潜质。 当然显见的影响还在于, 擅长书画的塾师童烦禹的教诲、引导;以及担任校长的表叔唐文治的积极支持,不仅鼓励他学画,而且要求他“作字作画,点画皆需着力,切忌浮滑”, 使之印象深刻、 终身受用。

朱屺瞻作品

朱屺瞻正式学画在19 12 年年底进入上海图画美术院后。 同学有徐悲鸿、 王济远等人。 开始的课程是临摹照片的木炭画,当时的所谓木炭画是用木炭粉和羊毛笔慢慢擦出来的。时值艺术教育的拓荒阶段,技艺训练的幼稚感在所难免。 此后虽也作一些油画写生和中国画练习,但限于盲目的热情而难以确立个人的发展方向。1917年他决然去日本川端美术学校留学,师从日本著名画家藤岛武二,主一修素描,辅修油画和西洋画史,时间虽只有几个月,却显然使他大开眼界,对于西画艺术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第二次再赴日本,参观了东京美术学校以及千岛实业学校等,形成了要在艺术上图发展必须广收博采的观念。回国后他与王济远、刘海粟、江小鹅、丁惊等人经常交流、切磋艺事,并发起成立“天马会”,每年举办一、二次画展,活跃于上海画坛。应该说,解放前朱屺瞻的艺术实践主要,在油画方面, 他曾从西方名师巨匠的作品中汲取营养,开始喜欢塞尚、凡高的热烈的色彩、爽利的用笔, 后来又钟情于马蒂斯的质朴笔调,并认为具有典型的东方绘画风范。另一方面,对于传统的中国绘画也未怠慢,他藏有八大、石涛、青藤、文微明、董其昌、金农、龚贤的作品,经常赏析把玩、心领神会。情系于中西绘画,经过比较,一他确认中国画绝不逊于西洋画。

朱屺瞻作品

解放以后,他集中心智致力于中国画的探讨与创作。并兴奋地表示:“与其说是开新端,不如说是遂初志,很有归去来的快感”;深深感到是心灵还乡!这是我创作生涯中一个决定性的转折。他的艺术实践走向,50 年代就给自己规定了两点:其一,要发展中国画,不能默守前人成法和故步自封,要适应时代,要变化;其二,经过较长时期参与中国画入西洋画法的实践,决心逆转航向,运机于民族形式与民族欣赏习惯的张扬上。

于是, 多年来他肩负画具,在中华大地上走南闯北,雁荡山、黄山、秦岭、长江三峡等都留下了他写生的足迹。或险奇壮观,或焕然绚丽,种种玄异的天造景观,不断撞击着他,将他导入物我两忘的审美佳境,使他的生命诗化为一幅幅美伦美灸的画图。勤于耕耘的画笔,构筑了朱屺瞻作品的鲜明标识“独”、“力”、“简” 的风骨神韵。“ 独”, 即忠于自己—的面目,不依门户,不盲目拜倒于某家某派座前。“力”,即力量,不仅指笔力,更是指作者内蕴的“气合力”,作者的思想深度。“ 简”,是简练、简洁。上述正是他遵循的一种创作标准。

作品是很好的证明。那种画貌的浑厚、色调的强烈、笔意的拙朴,已经成为一下子跃入我们眼底的审美特色。无论是他的山水画还是他的花鸟画,上述特色无有例外者。正是找到了浑厚,才使浅薄、小家子气无藏身之地;正是把握了强烈,才让浑厚有了足够的底气和动力;正是躬行于拙朴,才使创作者的真情、人本的内蕴充分地体现出来,才能与油腔滑调、 欺世媚俗的画作彻底划清界限。

朱屺瞻作品

个体风格的形成,朱氏得益于中国传统文化。他从前贤政事中的“厚生以养民”思想,引伸为艺事中的浑厚以助精神,并认为“厚近仁,仁近生”,画作一厚生意全出;他也得益于音乐的薰陶。他说:“我听了浪漫派、印象派的音乐,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要放,要无拘无束地直抒自己胸中之气,要痛快淋漓地表达自己的感受”。“他还得益于自身对儿童天性的礼赞:“老来想学儿童画,看到儿童画,犹如扑来一股清风—天真、简朴!”他深以为中国画最忌做作,故曰巧不如拙,故日大匠不凿。

让我们来看看他几次自述的作画状态吧,也许可以领略到其作品生命力源泉之所在:“回忆运笔之倾,气以脚发,如歌似舞,确有竹啼兰笑之感觉,有否三间大夫的形象在怀,意识上却甚模糊。拿起笔来,仍有一点斟酌之情,端正身姿,立定脚跟,静静地把丹田之气引到胸中,到臂来重重地向纸上快扫一两笔,此时开始有快感。第一笔最难,最吃力,略停一下, 洒上二笔三笔,逐渐轻松,忘了手中有笔,笔下有纸,顺势写下去。若枝节上有弱笔误笔,停一下,补上去,只须气不断,势不拙,一切都无碍,都合自然,未必所画的皆得意,但全部过程,是一场物我两忘的快乐境界。这是一位高超的艺术家生命向艺术转化的情状,非排世俗名利于身外,难以臻此化境。难怪画坛巨匠齐白石,为他治印七十多枚,并昵称他为“五大知己之一”。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画家 艺术 朱屺瞻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