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书法、语言与谜语:从《奉橘帖》说起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00
丘新巧作品 《龚自珍-己亥杂诗-眼前二万里风霜》

丘新巧艺术简介:丘新巧,号未堂,一九八五年生,广东韶关人。武汉大学文学学士、哲学硕士,中央美术学院书法博士,导师邱振中教授,现任教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发表论文若干,刊于《中国书法》、《美术观察》、

丘新巧简介:

丘新巧,号未堂,一九八五年生,广东韶关人。武汉大学文学学士、哲学硕士,中央美术学院书法博士,导师邱振中教授,现任教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发表论文若干,刊于《中国书法》、《美术观察》、《书法》、《哲学评论》等处。著有《书法:18个关键词》。

参加展览:

艺苑十杰——中央美术学院十博士水墨艺术联展,上海滩大美术馆,2015

艺舟双楫——中国书法城全国首届博士书法邀请展暨博士论坛,乌海市当代中国书法艺术馆,2015

丘新巧

书法、语言与谜语:从《奉橘帖》说起

我所喜爱的《奉橘帖》:一个微酸而香甜的谜。每次看它都久久不忍合上手中的册子。它总在我的脸上引起微微的笑意,并改变着我嘴里的味觉。有时,我也会在看的过程中,抬头望望窗外晴和的天气。

当我们的目光触碰到《奉橘帖》,当我们还未来得及去仔细探查那些精致的笔画如何流淌开来的时候,我们心灵的湖面便早已被它的灵韵所笼罩和覆盖,它已泛起无边的微波。当我们读到“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才发现这件作品所具有的魅力是早已被语言所塑造了的:语言的力量隐隐贯穿了这里写下的每一个字,因为语言的缘故,《奉橘帖》渗透了一种奇特的、仿佛是由橘子本身带来的微酸而香甜的味觉。

它一遍遍地在说:在霜还没有降落的时节里,朋友,我向你奉上三百枚橘子,三百颗珍贵的果实。欣喜的表情跃然纸上。而如果更加细致地逐一感觉这里的每一个空间和笔触,我们只会在不断深入的感觉中反复确认这一点: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对礼物和友爱的母题的确证。这是杰作的标志,它将无数形式上的细节熔铸到一个被情感所灌注的整体之中。

晋人的法帖似乎总萦绕着难以捉摸的灵韵,这灵韵常常变幻着各种令人叹为观止的情调和姿态。关于这种现象,孙过庭曾经用最美的言辞热情地赞颂过:

“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渭涉乐方笑,言哀已叹。”(《书谱》)

孙过庭一定是通过王羲之写下的文辞来感受他的书法的——这些杰作似乎正是携带着语言的秘密绽放的,不是吗?我们当代人并不习惯这样感受书法,因为我们已然失去了对书法的想象力,因为书法已经在语言的土壤中被连根拔起了,因为,在形式-内容之类的二分法中,在将书法定义为一种视觉的、线的艺术的时候,我们就已然丢失了进入书法大门的钥匙。而事实上,只有语言才是书法的本源。让我们从语言开始思考和感觉书法,这样的书法,才依于其本源而居。

“唯笔软则奇怪生焉。”凭借着这无比柔软的笔触,书法将人的身心彻底柔软化了,它将人变成如此富于感兴的、敏感的存在,它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文化”我们、成就我们。关于自然和生活的一切,都在这柔软的身心转换中化为纸上书写出来的痕迹,在书法中我们无法逃避,我们被柔软的笔毫强行地带向我们那个最真实的自己,我们不得不真诚地晤对这个世界——这便是“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孟子》)“诚”与“成”一体相关,因为忠实于世界和自己,才走向“化成天下”和成就自己的道路,因此孔子说“成于乐”,音乐是时间,书法也是时间。王羲之在写《奉橘帖》的时候,他的手、他的整个身心定然已经完全随着手中的毛笔,软软地与整个生命的情境融化在一起了,他忠实于这个时刻,世界、毛笔、身体和内心全部交融在一起的这个时刻。

正如声音通过我们的舌头和口腔中其他部件的塑造化成了语言和歌唱,这声音便获得无法穿透的深度和复杂性;而通过书法,我们写下的字本身不再是无关紧要的、仅仅是记录语音或语言的、死的物质和形式,事实上,它在纸上挖出了一块黑洞,一种奠基于语言之中却又大大超出了语言的内容在其上形成了,它吸收了任何试图穿透这个文本的目光。也就是说,书法让写下来的文本成为谜。

看来,书法跟语言是一样的。《奉橘帖》作为一个微酸而香甜的谜,也只有首先通过语言开始,才能找到通向解答的通道。

谜,也是迷。王羲之千年前写下了这一封信,便迷住了所有后来试图揭开这个谜团的人。但千百年来的解谜运动并未曾让这个谜语的魅力削减半分,原因在于,以《奉橘帖》为代表的晋唐书法在书法中占据的是一个源头的位置,因此它足够深邃、博大、不可穷竭,这反而使后人们那一切望洋兴叹的努力越发映衬出它的独特和高贵。假如在这场绵延千年的浩大解谜运动中,我们并不可能也不需要获得一个最终的答案,我们所获得的财富仅仅取决于我们深入这个谜语的深度,那么,当代书法的希望就无非是再次奋力投入到这个谜语深处罢了——而那个深处既迷人、迷醉,也让人迷惑、迷失,关键在于我们必须找到通往这个谜语之近处的道路。

本雅明认为,诸如广告、宣传册和报刊杂志文章比那千篇一律的书籍更具有活生生的文学效应那样,事实上,书法在古典世界的生活中也发挥着类似的这种作用。书法的一个奇妙之处,在于它总是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时间和生活情境:不论这种时间是无聊苦闷的,还是高亢激扬的;无论它所从中升起的这个生活情境是一个事件,还是仅仅是那无数个百无聊赖、平淡无奇的一天或一刻而已,它们都通过书法而得以呈现自身。书法,一方面为所有人、所有时间和生活情境准备了绝佳而贴切的工具,另一方面则通过引入褶皱和距离,从反方向中介了所有的书写活动,进而让这些沉重的、似乎埋入物之深处的书写开始朝着精神的、艺术的上层升起。书法无所不包,从中庸至于高明的通道畅通无碍,人们各得其所。它在所有人们的那些平凡、琐碎、不起眼的日子里闪闪发亮,犹如宝石镶嵌在一颗朴素的指环上。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书法 语言 谜语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