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漫施朱粉堆金碧”——吴湖帆山水画设色风格生成管窥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吴湖帆是近年来颇为引人注目的书画家,这与他晚年的境遇形成鲜明的反差。从当年上海画坛的盟主到上海画院的普通画师,直至身后在沉寂20多年后再次成为书画市场的热点,这不仅是他个人际遇的起伏跌宕,也标示着传统

吴湖帆是近年来颇为引人注目的书画家,这与他晚年的境遇形成鲜明的反差。从当年上海画坛的盟主到上海画院的普通画师,直至身后在沉寂20多年后再次成为书画市场的热点,这不仅是他个人际遇的起伏跌宕,也标示着传统型的中国画家在近代中国画坛艰辛而莫测的发展历程。有意思的是吴湖帆流派的归属,上海的学者多把他看作正统派,而非海上学者也有把他归为海上名家。若论地域,把吴归在海派也无不可,若论学识,一般正统派画家和吴相比恐难并论。与其人为地划定流派归属,不如回到画家本身的生平际遇和作品风格中作更为精细地考察,所以本文只把他笼统界定为近代典型的传统大家恐怕比较稳妥,而不深究吴湖帆的流派归属问题。

画家的个人风格不会是孤立的形态,而是多因素的集成,它的生成具有偶然性和不可预测性。例如,吴湖帆的出身家世,决定他有条件接受最纯粹的传统学养, 这是他的“天时”。生于文脉昌盛的江南而享誉海上画坛,此是他的“地利”。天资禀赋、家世收藏、名流交游等等“人和”条件尽在, 所以吴湖帆借古开今,自出新意,创造出清逸明丽、雅腴灵秀、似古实新的面貌”(谢稚柳语)就不足为奇了,而他“被认为是最标准的继承中国画传统之苏州画家。”倒是很客观的描述。因此,以“设色”为切入的关键点,深究其生成因素及其细节的关联更能准确把握吴湖帆整体的画风特点。

不言而喻,吴湖帆山水画的设色确实具有独到之处和典型特征,它实现了青绿和水墨形式上的更和谐更完美的统一,形成一种“水墨烘染与青绿设色熔铸于一体的山水画”。随着深入研究其艺术生平,我们会发现吴湖帆山水设色的风格形成也是一个不断变换、不断丰富、不断融汇的动态过程,所以剖析设色的生成因素对确立风格的定位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概括起来,吴湖帆的山水设色生成过程与形态特征大致受三个因素的影响:正统的文人画设色观,海派设色的影响,以北润南的设色观。

一、正统的文人画设色观

吴湖帆生于苏州名门世家,这里曾是是明代中、晚期“吴门画派”的发源地。吴地深厚的文化积淀,优裕的家庭环境给吴湖帆自幼提供了良好的传统文化氛围和得天独厚的教育背景。祖父吴大澄收藏富甲天下,精于鉴藏,“所画山水,雅近廉州、麓台,笔墨苍润。”吴湖帆的启蒙老师陆恢善画花卉、山水,“山水苍秀娟雅, 为娄东嫡传”,他的花卉学恽南田,“设色精工”,“浓艳轻清,工逸兼长”。(吴湖帆语)其幼年学画虽不严格,但家学的耳濡目染使吴湖帆“自少耽喜书画”,家学环境促使他选择四王一路的正统画派作为学画起点是不足为奇的。

我们看到吴湖帆早期的设色山水以及后来相当多的拟古山水中都展现出这种正统文人画的设色面貌,它们共同的特点是个人的风格不甚突出但显示了作者深厚的传统功力。例如:1924年的《临赵大年水村芦雁图》,笔墨尚显稚拙,学画赵大年平远渺茫的景色,设色优雅清丽,石头、坡岸较少皴擦,多空勾填色,但没有宋画设色的厚重,近似王鉴的青绿山水。从对古人的借鉴中可知他倾心于文人画的书卷气与院体青绿山水相交融的一路风格。 1925年的《溪山秋季》设色彩古雅醇和,清丽沉穆。沿袭旧法,“尚不脱清人规制”。但款识表明他仿赵承旨鹊华秋色图的淡青绿笔意,从赵氏处追拟张僧繇画法。其中可以解读出两点:其一,沿袭清代四王追拟古人的创作方式,表示自己画风脉络学有渊源;其二,对文人画没骨设色的关注与探索。在他一生中有大量作品沿袭了这种四王的“拟仿”创作模式,其中对王鉴、王石谷的设色精研最多,画论中常有切身的体悟。如:“王烟客不喜设色,王玄照反是。就余所见者,烟客画水墨者十居八九,玄照设色者亦十居六七也。”

应当承认,在传统笔墨上吴湖帆并未超越时人所期许的高度,陆俨少先生更是以“笔不如墨, 墨不如色。”一语中的。但是他凭借深厚的国学素养领悟南宗山水的精义,特别在设色上达到一种仅靠色彩本身所不能表现的韵味,所以陆俨少先生也说:“研求设色,虽然他的法子可以学到,然其一种婉约的词意,风韵嫣然的娴静美,终不能及。”这一点连吴湖帆自己也是很得意的:“古人作画尚笔尚墨者论甚广,余偏以尚色图之。”

四王以及南宗山水对设色排斥色彩的视觉愉悦而强调观念的表达,“不重取色,专重取气”(王原祁语),因此技巧上摒弃了色彩自身的表现力而屈从于笔墨的需要,体现出文人士大夫“清淡”、“雅正”的审美趣味。吴湖帆承袭了这种传统观念并力图在实践中得以展现。例如,他评价沈周的花鸟时讲:“沈石田花卉设色师钱舜举, 以色泽为第一,古、艳、沉、静四字全备……”“古、艳、沉、静”的价值取向都属于“雅”的审美文化观范畴,是典型的文人画对色彩的规范和要求。这种雅俗标准的实质就是古代文人所确立的文化批评概念和道德修养准则,而随着历史的迁移对色彩的雅俗观逐步形成了“国人对民族文化的特殊感悟力”。

因此,吴湖帆的设色,一生深受这种南方传统文人画色彩观念的规范和限制,始终不脱离“正脉”、“法派”的藩篱,这种思想表现在他大量的画跋、笔记中。例如:“西庐老人笔墨丰腴而能不甜俗, 镂金错采, 落落大方,承明启清之关键也。自题《仿梅村九友册》”又如:“文氏青绿法千里,唐氏青绿法松雪,后惟园照集大成。”自题《秋林观瀑图》。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吴湖帆 山水 风格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