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艾蕾尔:我们为什么要做展览“窒息!不止于霾”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2015年12月份频频爆发重霾天气,让人窒息。这是一场无人可避,无处可逃的灾难。可以说,“窒息!不止于霾”艺术展览没有从艺术史脉络出发,而是直接催生于中国活生生的现实处境,这关涉到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和

艾蕾尔,“窒息!不止于霾”展览策展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

2015年12月份频频爆发重霾天气,让人窒息。这是一场无人可避,无处可逃的灾难。可以说,“窒息!不止于霾”艺术展览没有从艺术史脉络出发,而是直接催生于中国活生生的现实处境,这关涉到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和生存权利,也关涉到艺术最基本的生存命题:生命的威胁、挣扎、出口。

可以说,雾霾的现实处境给中国关上了最后一扇自由的窗口:作为人,就连呼吸的自由都没有了。这是何其苟且,何其悲哀的现实!雾霾如当头棒喝,使我忽然清醒,苟且永远都不够。

12月初,北京持续一周的重霾天气,却没有红色预警。12月1号,我在网上发起作品征集活动,口号是:“Say-No雾霾,我不想这样活着:艺术会让我们更好吗?”,希望艺术界直接介入我们的社会生活。

说实话,思考“霾时代。艺术何为”不过是一种夹缝中的挣扎,甚至在霾国未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因此,我的初衷并没有直接从当代艺术的脉络出发去寻找本体论的出口,而是作为一个人,我必须对生存处境说不。

当时,坚果兄弟的“尘埃计划”被媒体推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当时,整个京城沉陷重霾的恐慌之中,看到这个新闻,我的第一反应便是敬意。在人人都在隐忍、捞钱、醉生梦死的中国,没有固定收入的坚果兄弟做了一件在别人看来有些疯狂,甚至毫无用处的事情。他的行为引起了公众对空气污染的关注。

第二个反应是,坚果兄弟的行为并不成熟。从行为艺术的本体范畴来思考,“尘埃计划”并没有碰触边界的问题,所以这个行为的意义更多在于社会效应。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敬意。

截止到12月11号,我一共收到全国各地艺术家的投稿两百多件,涵盖架上绘画、影像、装置、行为等各种形式。从12月1号到12月11号,每天我推出一场线上展览,一共做了10期。接着,北京的树下画廊、蜗牛暂安处、89艺术空间出于公益心,愿意提供场地支持,知楠女士提供无偿资金赞助,设计师艾华暘先生提供无偿的设计工作。这就有了“窒息!不止于霾”这场展览的雏形。

我邀请郝青松作为学术主持,因为这场展览直接催生于中国的现实处境,郝青松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探究中国当代艺术和现实处境的关系,并提出”废墟艺术”和“艺术废墟”的概念和新方向。在后面的巡展过程中,他非常辛苦,帮我分担了很多本该属于策展人的工作。

著名艺术家高氏兄弟,批评家岛子、黄笃、帅好、吴鸿、曹喜蛙、程美信、郭雅希、尹丹、邱敏、徐家玲,以及《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的记者梁毅等诸位出于公义和善举,更是出于自身的良知和担当,为本次展览提供了强有力的学术支持。

树下画廊首展的时候,考虑到这不是一场寻常的展览,另外树下画廊的场地也比较有限。于是就想突破惯例和常规,希望一些艺术家在开幕式做行为艺术,替代架上作品。这样,展览的“介入”意味就会更强烈,也会造成更大的社会效应。我提前准备了一些3M口罩,发给到场者,邀请所有人进行一场集体的行为表演:戴上口罩,横躺于地,窒息10分钟。这个作品的名字是《死于霾》,我想如果雾霾继续被漠视下去,死于霾就是一件迟早要到来的结局。接着再邀请3——4位行为艺术家进行表演。为了一个干净的蓝天,一口自由的呼吸,每一位参展艺术家都极为真诚,令人动容。

关于展览的定位问题:关注霾,不止于霾。最为关键的是不能把“霾”局限于生态问题,这个定位决定了这个展览的深刻度和丰富度。霾,不仅仅是生态之霾,更是社会之霾、意识形态之霾、精神信仰之霾。在选择作品的时候,也是分为这几个层面,互相关照、指涉、衍生,最终构成一个多维度的隐喻。

应该说,“窒息!不止于霾”展览不是一个局限于艺术本体论的静态艺术展,而是一个类比和呼告。此场展览前承约瑟夫·博伊斯的“社会雕塑”的艺术理念和方法论,后继中国深渊化的现实处境,继阿多诺之后追问:霾时代,艺术何为?艺术当如何,才能既关乎当代性,又关乎超越性?

这不仅仅是艺术家的作为,更是回归到人,回归到对生命的渴慕与尊重,对罪行的反思与审判。

我承认妄想通过此展览,把呼吸的自由直接还给每一个应得的生命,实属艺术的奢望。但是,真实表达即言说,言说即反抗,这亦是底线,又是最后的稻草。这夹缝里残存的一点自由,不想连它都拱手相让。

回到做展览的初衷,霾时代,我们要说不!

目前,所展出的艺术作品都与“霾”相关,又“不止于霾”,基本上涵盖了三重维度:个体感知、时代处境、终极关怀。这三重维度既是“霾时代”的见证、也是澄明和预言。

雾霾的现实处境,不仅不会构成对“主题”的限定,相反是发酵当代艺术的土壤。参展艺术家的表达基于个体感知,对时代的判断,以及终极追问,作品层次既丰盈又深刻。

从艺术作品的社会关怀和艺术本体的关系来讲,两者不是二元对立结构,而恰恰构成共生关系。“霾”的社会议题直接引发了生存、死亡和自由的命题,它们自古至今,从来都是艺术难以逾越的命题。

最后,仍然需要追问:身处霾时代,作为人,该如何活着?

部分参展作品:

“窒息!不止于霾”开幕式:邱敏行为艺术《空气保险》,参与者:邱敏/范晓楠/河上花

开幕式上的集体行为艺术《窒息!不止于霾》

李心沫作品《大雾》 装置

展场

展场一角

孟繁羽《出山》 摄影

申树斌行为艺术《向一张蓝天图片深呼吸》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展览 艺术家 现实处境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