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高云 | Gao Yun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高云,1956年生,江苏南京人。198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全国美术馆专委会副主任,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

高云,1956 年生,1982 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曾任江苏美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兼《江苏画刊》主编,江苏省美术馆馆长。

现为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江苏省美术馆名誉馆长,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一级美术师,全国政协委员。

担任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全国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任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研究员,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南京大学兼职教授等。

作品获全国美展金奖一枚、银奖一枚、铜奖两枚以及特别奖、提名奖等。

1984 年,曾与刘海粟、钱松喦、亚明代表江苏当选中国美协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上世纪末,与张乐平、刘继卣、贺友直、戴敦邦、华三川等被列为中国连环画十家之一。2012 年,继黄永玉、范曾之后,被国家邮票印制局特邀为三位邮票设计家之一。

高云

作品曾获全国美展金奖一枚、银奖一枚、铜奖两枚,以及特别奖;获全国邮票设计最佳奖;获全国第三届、第四届连环画评奖最高奖等。作品多次赴国外展出,被中国美术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被国家级出版工程《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美术史图鉴》《21世纪中国美术》等收录出版;被列为中国连环画十家之一。此外,还获得了江苏省人民政府授予的首届江苏省文学艺术政府奖、首届江苏省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等。

高云以连环画而名世,三十年前他的一套连环画《罗伦赶考》一举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中荣获金奖,从而奠定了他作为连环画大家的地位。

圣贤高士是高云绘画创作的重要题材,特别是近些年来,高云越来越倾心於此类创作中。画家一般都认为,山水易写,人物难摹,后者在“传神写照”上起点便很高。而在人物画科之内,从事高士画的创作似乎更加困难。高士这一特定的人物身份,代表其特征的学识、修养、品性等,全然在乎内心;而且高士本身便超凡脱俗、高出众人,这从底线上也为高士画的创作标示得很高。

《都市行者之六》

高云便是以入世的积极态度,出世的艺术情怀,投身到高士画的创作中去。高士画就如同励志的座右铭,可谓直接以画明志。一方面,高云用画中高士,寄寓了自己的志向和追求。他笔下的高士,在安然怡然的外表之下,是普世的人文关怀,是积极的人生追求。另一方面,高士画对於观赏者也有激励的作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将高士画置於座前,闲居理气,披图幽对,既满足自勉自省之意,也表达见贤思齐之心。“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高云的高士画便如同室内芝兰,馨香浸染,德风泽被,终可从中受教获益,共勉共进。

高云的山水画和他的人物画一样,都是属於清新高格、工整雅致的一路,其山水所表现的内容大都是江南的山山水水,但他绝非去描写某一实地之景,而是写他胸中之丘壑。对一位山水画家来讲,以笔墨去表现丘壑是重要的基本功,但作品所呈现的气象则更要看画家的修养和意念。高云的山水画整体大气,他以中锋线条造型,笔格遒劲,其山石、树丛以自然为规律,可见轻重、顿挫之变化。尤其是他画中呈金字塔的山形,颇具象征意味,令人印象深刻,这种“堂堂大山”之峰峦给人以平静和稳定之感,充分表现了画家内心的精神世界,这无疑是高云山水画的一个重要样式,也是其山水画一种个性化的符号。丰富的阅历和艺术创作的多样性为高云山水画今后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和可能。深思妙语、锲而不舍,加上年岁之积,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高云山水画将成为他艺术创作的又一高峰。

《江南高隐图》

高云长期担任美术界重要职位,深厚的文化学识修养,广博的心境视野,使他能明于古今艺术之大体,文化发展之大局。所以高云没有去走“一端之学”的艺术发展道路,他不汲于绚烂,不炫以奇巧,而是以心气和平守正创新,渐行渐进至正大气象。他的绘画继承了国画艺术正脉,具有文、雅、清、正的显著特点。“画乃心印”,高云的这种绘画风格,与其内心的品格涵养密不可分。画中文气、雅气也许可以学而得之,清气、正气则需涤荡心胸,澄澈性灵,方能出之,所以尤为难能可贵。

高云的画,既空灵潇洒,文逸悠然,具有文人画的雅韵,又笔法精严,端庄明净,具有院体画的情致。正如聂危谷教授所说,高云“创造性地将文人画与院体画巧妙融合”,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面貌。

高云由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科班出身,具有学院派画家严谨、扎实、精确入微的绘画技艺功底,这方面他超过了同时代的许多画家。高云的艺术表达变的自由和开阔起来,而其立身处世的性格品质,又使得他的艺术自由但不放纵,开阔又有原则。高云以其对于民族艺术的热爱、信心和责任感,坚持着中国画的根本——笔墨,也坚持着中国画的底线——线条。

《了无一点尘凡气》

近世以来,国画西化的现象严重,线条弱化,笔墨弱化,而是素描感、光色感突出。这就放弃了国画艺术最为本质的精神探求,舍本逐末于表面的形式再现。对此高云有着清醒的认识,所以,他虽然有极强的造型写实能力,但他在画中并未对此大肆张扬炫耀,而是一直将之收敛,灵化为传统的笔墨、线条。如《抚琴图》,画一高士在太湖石前操动琴弦。高云通过生动的画笔、准确的造型,表现出高士人物的外形特征和内心活动,有坐究四荒、抒怀畅神之意。巨大的太湖石用淡墨晕染,空透、轻灵、秀逸,与前面香炉中回旋升起的一缕熏香一样,有蜿蜒向上之势。太湖石与人物互为映衬,也赋于人物以高雅灵秀之气。高士人物的衣服褶纹线条,用中锋劲利笔法,线形前肥后锐,起笔及收尾形似钉头与鼠尾。宋李唐《炙艾图》、清任伯年《风尘三侠》中都有这种钉头鼠尾描,但高云的线条更趋紧劲绵长,他将铁线描的功力渗透其间。《抚琴图》用笔严谨准确,线条起伏偃仰,穿插隐现,脉络十分清晰。画面上有浓厚的超脱尘世的情感色彩,以及将现实隐逸化、理想化的追求倾向。

高云的画不仅有生动的笔墨线条,还有独具个人特色的纵深的画面构图形式。这是一种大胆的突破和创造,可谓史无前例。在纵深狭长的画面上,人物与景物上下相对,彼此呼应,形成有机整体;人物与景物又相对独立,彼此分明,各居画面一端。高云这种审慎而辩证地经营的画面,喻含着高士人物的独立高明之品格,立身世外,披览世风。如《高山流水》一图,下端画一高士拄杖而立,背对远观上端高山瀑流,山石人物皆静立,画面平静沉稳,有仁者乐山并仁者静之意蕴;《数篇对水吟》一图,上端画一高士坐操古琴,面朝下端水面波涌,琴音水声相对吟,画面静中有动,有智者乐水并智者动之情思。

《青春》

高云的绘画构图布局还体现出“正”的特点。在纵深狭长的画面上,人物与事物居于正中,具有堂堂正正之气。由构图的“正”,也构成了画面的“稳”,进而生发出一种“静”的气息。高云的绘画技艺皆由正统一派传承而来,绘画面貌也属正声雅音,似乎“正”是高云不可动摇的宿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高云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