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贺成 | He Cheng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贺成,字古扬,号山父,斋号“后飞庐”,工作室号“无涯山房”。1945生,山东枣庄人。擅长中国画。

贺成,字古扬,号山父,斋号“后飞庐”,工作室号“无涯山房”。1945生,山东枣庄人。擅长中国画。1960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1963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历任报社美术编辑、创作员、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创研室主任、一级美术师。2002年被全国政协评为“江苏十大优秀画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协理事、国画艺委会副主任、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创研室主任、江苏省中国画学会艺术委员会委员、江苏省艺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

贺成

《支农列车到山村》1975年全国美展中作为优秀作品评介,《民间疮痍,笔底波澜》获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三等奖,《马背上的歌》获1993年中国画大展一等奖,《前夜》获首届江苏美术节金奖,并参加全国九届美展。《欢乐望果节》获江苏省“5.23”美展金奖、全国优秀奖,并参加全国十届美展。《唐人马球图》悬挂于香港特首办公楼,《共和之光》获2007中国百家金陵画展(中国画)金奖。2010年创作“欲与江山共娇”参加江苏美术精品工程,评为精品。

曾在北京、南京、香港、澳门、台湾及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举办个展、联展。200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贺成画展》。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及海外日本名古屋博物馆等机构均收藏其作品。传记载入《中国美术家辞典》、《中国美术年鉴》、《中国现代书画界名人大观》、《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东方之子》等辞书。出版有《贺成画集》多部、《访欧画集》、《怎样画仕女》及《飞庐片羽》诗文集。注重艺品、人品及诗书画的全面修养,致力于现代人物画探索和风格的升华。为弘扬“新金陵画派”作出了重大努力。

贺成的创作以中国画人物画为主,兼攻山水、花鸟、书法。

贺成是继新金陵画派傅抱石古典人物画的后起之秀,所不同者傅抱石是钟情于魏晋南北朝的历史故事并以此为素材。技法上则采用顾恺之的高古游丝描法,以线为主来刻画人物,其造型力求高古,而贺成是从泼色泼墨中以线为破法,常以唐诗宋词为主题依托。

除高人韵士之外,他更长于表现婉约优美的妇女形象,因此他的古装仕女,既有发思古之幽情的地方,也有近代人物的美感、诗感、色彩感而贴近时代。在贺成笔下,善于张扬一种隐士风和女性美。任何美术家中的才智之士,对于前人的继承只能增益,万不能割断,贺成是深明这一点的。贺成既有对古诗、古词、古人物画的醉心追摹,也有新艺、新风、新笔墨。

贺成的绘画艺术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雄魂秀魄,诗韵文心。这种艺术特质在他创作的“主旋律”之作中表现尤为突出。因为此类画当下画的人很少,画得好的更少,而贺成却多次获得全国和省级展览大奖。审视《前夜》《青青河边草》《马背上的歌》等作品,人们会感受到一种震撼的力度美,在水墨淋漓的交响中,在似乱非乱的群体性人物组合的高难度把握中,显示出固有的写实功力与水墨写意技巧结合而焕发出的新意,激情洋溢的线条与块面,展露出阳刚大气。可贵的是,他们不是政治的说教,也不是单纯的笔墨符号,而是以娴熟轻松的笔墨语言,实现了战争题材的突破。戎装、布衣、战马等“原件”,被画家组合为雄浑的进行曲、交响乐,而且不乏笔墨情韵。然而,贺成的“雄风”又不同于一些徒有表现效果的粗野,这原因便在于他从传统文人画中所悟出的笔情墨韵和内秀之美,得刚柔兼济之道。由于他对水墨画修养的全面掌握,山水、花鸟亦能随意挥写,出手不凡,因而敢于将写意山水、写意花鸟技法用于人物画创作之中。在一些大场面中,使画面虚实相生,气韵生动。在他心目中,人物也可以当成花草、石头、藤萝等加以艺术处理,弱化其再现功能而强化其艺术审美功能,使作品更增加耐读性。这种强化艺术本体语言的自觉追求,在他那些以“唐风宋韵”为特征的作品中,表现得更为充分。如果说贺成在古代人物画、仕女画的创作上已达到得心应手之境,甚至在某些方面发前人所未发,也许并不过分。

《高原初雪》

《天边的云》和《喜悦》是贺成人物画探索的一个高峰。在这两幅作品中,人物神情的捕捉和人物形体的塑造,不仅准确扎实,而且完完全全消解在传统笔墨的抒写中。这里,实际隐藏了两个技艺上的难度:一是人物造型关,要求在准确、扎实的造型上求生动求神韵;二是笔墨关,即这些造型要通过笔墨去表达,而笔墨又是中国画艺术精神最精粹的体现,其博大精深与技巧的难度又非一朝一夕能够奏效。贺成的西藏组画不仅显现出他通过传统笔墨驾驭人物造型的高超技巧,而是显现出他笔墨个性上的显著特征。比如,他特别善于用细劲有力的勾线,和破笔滋润的泼墨构成一种对比,无论破笔散锋还是萧散随意的勾线,都表现出迅疾果敢的力度,豪放之中见奇崛;笔墨既巧又狠,简约之间,似乎始终贯注着一股苍辣之气。人物画既具有山水画的气质和风骨又有花鸟画的文脉与灵秀,这也就形成了贺成艺术个性的独特特征。

贺成西藏组画里所高举的人物精神的火把以及那精神里透现出激越、健康、亢奋的情感,那是我们久违了的,现在很少能够看到的东西,但那又是人类最高尚、最不能丢弃的东西,精神、风貌、信仰。

贺成近年欧洲之行后的创作,笔墨又有新的追求。以中国笔墨绘写西方人物风景,本非易事。他往往在即景即意的笔飞墨舞中,更关注着环境特征及其与人物共生共荣的文化语境。杜绝雕琢痕迹,也不受画种归宿的先验羁绊,而一任满蓄情感的艺术清泉自然流淌,墨彩交融,华美顿生。贺成的欧游,不只是用中国笔墨来画外国人物,而且用中国笔墨来表现异国景观。其成功的写景作品,既似中国山水画,又似用彩墨描绘的西洋风景画。

贺成的画风一向以稳健、豪放名世,扫除荒疏、冷漠,而贯注着热情、激奋。洒洒落落,痛痛快快,同时他的艺术追求还有别于“旧我”,不同创作、不同题材,均以创新的意味和时代同步。无论是主旋律作品、古代仕女文人,亦或异国人物,都流露出贴近时代,难以言状的审美效应。故不揣老拙,为文推重于世。已故著名书画家王学仲作诗称赞:“天心不负人心苦,孤诣奇崛有大成。”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贺成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