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靳卫红 | Jin Weihong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靳卫红,1967年生,江苏人。1989年,毕业于中国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2006年获美术学博士学位。

靳卫红,1967年生,江苏人。1989年,毕业于中国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2006年获美术学博士学位。1992年始,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展览,参加国内外艺术联展览。作品被国内外收藏家及艺术机构收藏。香格纳画廊(ShanghART Gallery)代理艺术家。

靳卫红

靳卫红的作品是与传统和自己对话的结果。她的作品保持了水墨艺术对笔墨趣味的诉求,同时也表达了其身处时代的感受。她作品如对人的关系、孤独感、独立等等问题的探讨。她的艺术既保持了对中国审美特殊性的追求,又兼顾到时代的变化对个体产生的影响,她的艺术成为了当代水墨艺术中的独特方式。

她成长于20世纪80年代——一个普遍思考传统价值的时代,作为一个学习者,不可能摆脱西方艺术思潮对她的影响,但她始终以清醒的头脑来选择自己的艺术之路。在20世纪90年代初,她在欧洲考察了西方古典艺术和现、当代艺术之后,更加坚定了对中国水墨艺术的坚持,她说:“水墨艺术生来就是中国人的文化身份和标识,为何要舍弃它呢,我们应当成为它的继承者并努力发展它。”

《静心图》

在发掘题材可能性的时候,她首先考虑到了从自身出发,把性别问题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实际上,靳卫红作为一个职业的女性,首先面对一定是性别问题,她在一篇文章中说到:“女人对这个世界的焦虑的根源几乎全部来自于与她们相对应的世界──男性世界。……我一直想回避性别的问题,在生活和创作中,我并不过多地考虑男性、女性的问题,在我看来,只有人的问题,没有男人、女人的问题。……在西方的历史上有过女性主义运动,这个运动,实际上是个’争权夺利’的运动,在一个到处都由男人控制的世界,女人要一点说话的权利和地位。其实用一颗平常心来看,这个世界,或是男人多做点什么,或是女人多做点什么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其实,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女人,也是有很多好处可受的,如果你是一个被爱对象,你可以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但问题就出在人仅仅被爱是不够的,人还要去爱。

《人物三》

这个关键的词汇是“爱”,问题的实质还是出在“爱”上。争取权利就是争取说话的权利,争取爱的权利,争取我可以对你说“爱”或者“不爱”的权利。”这是一个新女性的表白!这种对性别主动性的思考非常明确又非常自然,绝不是一个偏颇地只注重形式表面的女权主义者的声音。这样的话语,无疑是解读靳卫红作品的一个有效的注脚。她的作品弥漫着浓重的个人主义色彩,从自我情感出发到对艺术形式的探求,都带给观者新奇的感受。靳卫红的作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窗口,让我们看到了新一代女性艺术家对人生及艺术的思考,不苟同以往的艺术经验,不仅展示了人生丰富的另一面,也让我们摆脱了由男人构建的较为单一图式的绘画历史,因而使艺术具有了新的价值。

新的价值观必定会产生新的内容,靳卫红所表达的主题是本土艺术前所未有的,她的作品中所表达的含意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人体作品,实际上对人体的选择是她追求更为纯粹的潜在要求的结果。这种图式的选择帮助了她的作品更接近当代的趣味,使她与中国传统的绘画题材拉开的距离,也与同时代的其他画家在艺术风格上拉开了距离。

《室内》

显然,她对艺术的思考绝不仅仅限于题材上,她更多地思考水墨的方式在当下文化语境中的意义。实质上,靳卫红的作品无论从图式和趣味上来说都隐含着大量传统的因素,对这一点她自己从不否认,她认为传统的文人画形式语言标榜了一种特殊的心理经验及艺术形而上的理想,是知识分子非常理想的现实生活的避难所,也是同类之间相互指认的一种标志,对这一部分的继承是极其重要的,她并不在乎她的艺术与大众欣赏趣味之间的距离,她认为时间会缩短这种距离,随着认识的不断积淀和反省,中国的方式在当代文化中一定会日益凸显出意义。

靳卫红,作为一当代的画家,具有良好的知识背景和开阔的艺术视野,这些非常有助于她的艺术走向纵深。在艺术上积极的思考让她的绘画思想日益成熟,传统给了她丰厚的滋养,对自己的个人的经验的发掘则拓展了她的艺术空间,我相信,对传统与自身的双重诉求终将使她走向理想之途。

靳卫红说:“中国画这种形式对我而言只是一件外衣而已,在不想穿的时候可以脱下它。”走进靳卫红的水墨世界就像走进了靳卫红的衣柜。那一幅幅优雅的女性人体水墨画,就是靳卫红的一件件外衣。都是出自靳卫红品牌专卖店。

靳卫红的“外衣“是特别的。那些水墨人体是轻灵的,优雅的。在当今俗艳艺术颇为风行的时节,靳卫红的水墨人体就有“清水出芙蓉”的感觉。靳卫红笔下的是中国女性是简洁的概括的抽象的,像一个个人体符号。但是她们的精神又是苍白的、好像缠过足,束过胸的旧式女子,即是古意的又是现代的。靳卫红说:“女人的孤单,女人的慵懒,女人的焦虑,女人的恐惧,女人的无聊全部都聚拢在我的笔端周围,这些东西,完善着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感受。”

“女人”始终是靳卫红作品中的唯一主题,她笔下的裸体女性被评论家称为“水墨在宣纸上的宣泄”。但我看来,这样的宣泄是舒缓的,犹豫的,有批判的意味。

靳卫红的文字作品,文字脱离了她的外衣,看到了她的思想深处或者灵魂的一角。在靳卫红的思想和行动之间,思想已经走到了前面。靳卫红对于水墨的态度,把它当作一件外衣,不想穿的时候随时可以脱下来。并没有要把水墨进行到底的意思。

靳卫红说:“……用水迹墨迹表达空灵世界的艺术还代表着最正宗的东方意味。但是,昔日托物言志、沉甸甸的心灵外化载体,到了今天已成为一具空壳,再也没有吸引我的理由。”

“……身处这样摩登时代,反映心灵的艺术却呈现出另一派景象。艺术家只钟情于古意表达,而忽略自身对这个世界的感受,这到底是所为何来?”

“……在现实中,我常常拿起画笔又放了下来。我现在所做的到底有多少意义?然而,我仍然坚持要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进行水墨创作,这不仅是由于水墨艺术自身的形式魅力使我不能弃之而去,更因为水墨画也是我自我身份认同的重要标志,我对它有难以释怀的情结”。

与鲜活的、富有批判性的、渗透到生活各个层面的当代其它门类艺术相比,当代水墨艺术创作显得苍白和羸弱。她对于水墨的见解,我感觉很有道理。尽管她的有些观点无法用水墨来表现,但是她的文字使我们走近了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靳卫红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