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康荣 | Kang Rong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康荣,笔名康戎,1957年生于江苏南京,祖籍江苏如东。1985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

康荣,笔名康戎,1957年生于江苏南京,祖籍江苏如东。1985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南通书法国画研究院院长、南通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南通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南通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

康荣

出版作品有《当代中国画画家作品集·康荣》《当代中国画名家·康荣》《工笔山水画》(与朱建忠合著)《南通明清以来绘画概说》(论文)《古人揽尽非常道妙谛参来上乘禅——王个簃的书画收藏》(论文)。作品发表于《中国书画》、《江苏画刊》、《书与画》《艺术百家》《艺术界》《东南文化》《中国书画报》、《美术报》等重要刊物和画集中。

2000年作品《玉树临风》获“民族魂国土情全国书画大奖赛”优秀奖,2005年作品《天竺》获“太湖情中国画提名展”优秀作品,2000年作品《芭蕉》获“新江苏画派·七彩世纪中国画大展》铜奖。

《荷花》

康戎先生的画以其整体性技法实施为基点,在通篇协调的笔墨中呈现出一种高穆的风骨,笔墨语言的纯粹浓郁则表现出内蕴的深厚。他的画没有一般故作现代的浮夸造作,明白呈示出从传统底基发出,又没有一点旧传统因循的程式与陈腐的气息。由于将对传统定位的准确级笔墨控纵的精到融入到个性气格的表达中,使自己的画作逐渐契入时代与学术之新。所有这些正是其画作价值的深层内因。

中国画前期曾具有色彩的辉煌(如敦煌壁画),也具有后期笔墨的博大(如元四家、石涛、八大),此二者构成国画两大技术支柱。对色与墨,康荣先生是分别下了功夫的。透过“色不碍墨,墨不掩色”的技术要素,我们看到他画中的色即成为一种墨色,画中的墨即成为一种色彩,这一技能与效果对以花鸟画为主的画家来说是极其宝贵而难能的。多年前我还未认识他时见到他画的桃,取虚谷的设色冷艳成自己的绚烂,取八大的墨色幽逸成自身的精炼,惊讶南通还有这样的“老”手,后来才知道当时他还很年轻。

《康戎横批手卷花鸟作品》

康戎擅画花鸟画,于意韵浓郁、色墨并佳之中能时出新意,创作题材多是比较传统的竹兰菊荷等,用笔凝炼精到,意趣醇厚真切,或工或写均驾驭自如,笔墨功力深厚。他的画有文气,《银藤舞春风》、《蕉旗猎猎风》等作品布局自然,疏密开合,点线交织写承古意,颇有“东篱”、“南山”之格。他的画有雅气,即便是《花坛》、《荷香十里风》等设色浓艳的作品,也有儒雅风气,不显艳俗。他的画有静气,《岁寒有心》、《带雨黄花近竹篱》等作品用笔平和而稳健,不着意显山露水,得淡然天真之韵味。

康戎的山水画不常见,偶有涉笔则于笔墨淳古、气性高简之中多见境界奇特。他曾与朱建忠先生合著《工笔山水画》一书,不同凡响,表现出山水画理论技法之完备。近年来他多次涉足内地、西部高山大川,更益增他胸怀与学识,归来后下笔更见旷放绝俗。他胸臆气格的勃郁特色,如《巴郎山的祥云》,层层积墨渲染出坚硬山石、岧蛲高岩,两道细流自上方远处神秘虚幻空谷中穿出,没有树,甚至连草也不画,荒凉中透着雄壮,空阔中现出高伟,直将川藏高原山水作了如此惊人奇特的描绘,足可见他的胸次境界。

《意境》

康戎的画,妙处有三:

一曰章法清奇;二曰笔法清朗;三曰墨法清和。

章法,是立身之本,是大体,是格局。奇正刚柔,形生势成,因利骋节,始末相承。康戎章法,是清奇一路,柔中寓刚。康戎有墨荷四屏,构图十分讲究,枝梗疏影横斜,莲花半遮半现,墨叶大块文章。其布白,或一角,或半边,或满塞天地,或虚白凌空。疏密相间,奇正相生,经营位置,磊落自然。经意或不经意之间,显现了画家独有的审美情趣,清新俊朗,是名士风流,是魏晋骨格。这点品格,是与生俱来的气质,亦是读书清谭的陶冶,不容易的。从来“脱俗”二字,是从艺的起码线,亦是高明的标尺杆,是庸才和高手的分水岭。在这一点上,康戎无疑是够格的,是有品位的。

再曰笔法。笔法,对画家来说,是具体化了的功夫和学养。古人云用笔有六种:结构圆备如篆法,飘飏洒落如章草,凶险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飞白,耿介特立如鹤头,郁拔纵横如古隶。康戎用笔,圆备如篆,出入窈窕,心能转腕,手能转笔,巧拙并用,得其所哉。康戎的芭蕉四屏,最能说明问题,其用笔护尾藏头,如锥画沙,结密无间,宽绰有余,神澄意定。康戎作白描芭蕉,点必收,画必勒,撇必掠,竖必努,轻拂徐振,缓按急挑,挽横引纵,左牵右绕,长波郁拂,微势缥缈,笔路清晰,中规中矩,笔意在冬心、虚谷之间,经得起推敲把玩。

三论墨法。墨分五色,墨法是体现画家韵致的手段,康戎用墨是平和清明的趣味。康戎有杂花果四屏,紫藤、葡萄、玉兰、石榴,皆为墨笔,不着胭脂。其用笔不作大起大落,而是有意地控制在一种中庸平和的色度里,譬如音乐,异音相从谓之和,同声相应谓之韵,韵气一定,故余声易遣,和体抑扬,故遗响难契,这里面有许多微妙和曲折的变化,不是容易说得清楚的,但却是可以体会出来的。康戎的墨色,如琴瑟丝竹,轻拢慢捻,圆润清和,是让人们坐得下来,慢慢品味的。当然,金戈铁马,响锣铜鼓是焕发精神,振奋人心的,但古刹远钟,荡漾流水,却也能追远及近,发人深省。

在现今心态浮躁、语焉不详的大环境里,康戎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创作追求,潜心钻研传统,在写意花鸟的一枝、一叶、一翎、一羽间寄托着自己的真情实感。他的画气息沉静,踏实稳重,不做作,不浮夸,没有火气,没有匠气,从他的画里能看到他依然淡定、不恍惚、不着急的创作状态。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康荣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