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书林 | Ma Shuling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马书林,1956生,别名书林,河北清苑人。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工艺系,1982年留本院美术教育系任教。

马书林,1956生,别名书林,河北清苑人。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工艺系,1982年留本院美术教育系任教。1985年于中央工艺美院张仃工作室进修。1992年调至中国画系任副主任。1998年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鲁迅美术学院附中校长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中国画学会顾问、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马书林

代表作品《向天歌》、《弄春晖》、《鹅鹅鹅》、《银梦》、《国粹》、《红莽战神》、《霸王别姬》、《生旦净丑--人生舞台》。简介入《中国著名书画家辞典》、《世界艺术家名人辞典》等多种辞书。有《戏墨者说--中国人物画》、《笔墨本无界》、《反思中国高等设计教育》等十几篇论文发表。曾主编《鲁迅美术学院论文集》、《计算机数码美术设计系列》等书籍。出版有《中国室内设计与装修》、《西藏游踪》摄影集、《笔墨本无界——马书林画集》等。

马书林的工笔花鸟画既具有传统双勾填彩的特征,也富有写实造型的语言特色,这使他的工笔重彩和传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而他的骨子里一直不乏豁然旷达的写意精神,即使是在他《鹅、鹅、鹅》作品对于群鹅的精微描绘中,也可以看出他在画面整体意境、主体敷色与背景渲染上呈现出的不拘实景再现、不尚重彩妍丽、不绳精工巧刻的写意精神。这暗示了他能够从工笔重彩转向水墨写意的某种必然性。 

《关羽》

他在工笔重彩里没有得到完全释放的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情感,都在他的写意京剧人物中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发挥。和他秀丽典雅的工笔重彩画风相反,他的水墨写意戏曲人物追求粗犷豪放、稚拙狂野的风神。用笔泼辣苍茫,雄浑厚重,留白处,笔所未到气已吞。而且,润笔中夹彩带墨,纵横驰骋,枯湿浓淡交错披离。他的水墨戏曲真如戏曲艺术语言之本体,追求假定空间的自由创造力,抒真情,释率意,彰个性,重机缘,随处生发,解衣磐礴,用笔墨气韵捕捉戏曲人物的神情风采。 

马书林的水墨戏曲更注重的是平面绘画的视觉审美性。在马书林的作品中,戏曲人物只具有原剧情中的人物扮相和身份,而疏离了原曲的剧情;剧情里的人物关系也演变为绘画中的空间构成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原曲中的人物扮相、脸谱、披挂只是提供画家进入传统戏曲的一个道口,画家既通过这个道口追寻中国传统文化的遗韵,也通过这个道口将现实的人物转换为艺术形象的人物。应该说,艺术形象的人物让马书林彻底疏离了写实水墨人物的再现性,而进入艺术主体创造的自由空间。在他的画面上,人物面孔大多是正面的,偶或也是正、侧面合一的,纸上留住的形象似乎是移动的视线造成的综合印象。这种形象的综合也因掺杂着脸谱和披挂的服饰而增强了平面审美的形式感,马书林对于线与面、虚与实、圆形与方形、规范与失范等对立性审美趣味的追寻,大都来自戏曲人物艺术形象本身提供的可变性与虚拟性的资源。戏曲人物艺术形象对于现实人物形象的疏离,也正是马书林进行水墨人物艺术创造的依据。

戏曲人物给予马书林的不仅是视觉形式上对于现实人物的疏离,而且是戏曲文化作为传统文化的精粹给予马书林的文化引导与文化省悟。京剧昆曲中对于“梦”与“死”生命体验的非现实性呈现,对于“唱”、“念”、“做”、“打”程式化与假定性艺术语言的创造,都让马书林体悟出“虚写”的“写意”对于中国文化特征的重要意义。在马书林的水墨戏曲人物中,一个永恒的审美追寻,就是笔墨在视觉形式上的意蕴和价值。在某种意义上,画戏曲人物正是马书林追溯笔墨文化的一种方式。的确,在马书林的作品中,笔墨不仅是造型的语言,而且也是形式的语言。像“唱”、“念”、“做”、“打”一样,马书林既用笔墨表述形象,也用笔墨构筑形式意味,甚至于笔墨本身就是他从工笔转向意笔、从外象走向心象的摆渡和寄托。因此,他对于笔墨的虚写和无限自由的写意,都充分发挥了他的个性,也真正释放了他的个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马书林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