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唐勇力 | Tang Yongli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唐勇力,1951年生,河北唐山人。中国工笔人物画家领军人物,兼擅写意人物画。原中国美院中国画系主任,2000年调入中央美术学院。

唐勇力,1951年生,河北唐山人。中国工笔人物画家领军人物,兼擅写意人物画。原中国美院中国画系主任,2000年调入中央美术学院,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江苏省中国画学会顾问。

唐勇力

身为具有代表性的工笔任务画家,唐勇力在回溯传统的同时对这一画种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作为画家,他很少将其思考宣之于口,但从他的画作中,我们或可以略窥一二。面对唐勇力的画作,我们可以明确的感到,笔管仿照了唐代任人物造型与色彩,他的画与唐画之间的变动之外,这种差异感最主要是由于唐勇力画中的那种被强调了的写意因素—这也正是他对传统工笔人物所作的一项重要的改造。

传统的工笔人物画只能在轮廓线的内部平涂、渲染,但唐勇力却多采取内外皆染的方法,轮廓线在许多地方被淹没在一片墨氤氲之中,人物与背景之间、人物和衣饰的各部分之间的边界由清晰变的朦胧起来,一切都被自然的融入如烟的神秘氛围之中。另外,唐勇力在任务面部及身体各部分的皴染中也这适当的把握了虚、实关系。而在传统的工笔画中,一切都必须被工整的刻画出来。对某些细节的虚化处理使整个画面烘托了传统工笔画的那种工艺刻板的匠气,从而变的生动起来。

《马球图》

事实上,长期以来笼罩在我们头脑中的意笔与工笔之分仅是手法与气味的分野,从更深的层次上说,工笔与意笔一样也在写“意”。只不过它们挥写时所依赖的程式不同罢了。顾恺之画裴楷,在其头上添了三毫,使得其形象“神明珠胜”,可谓中国古代人物画家追求和表现对象本身之内在意储的典范。在工笔与意笔的简单对立中,人们似乎全然忘记另外这些动人故事所以蕴含着的深意,不但如此,在文人画理论的笼罩下,人们也往往忽视了一个画学史上的重要事实,既最早的绘画理论大都是就任务画而提出的。正是从早期人物画的实践品评中,古人才引发出了“意与象”、“形与神”等诸种对立。最初的写意,最高妙的写意存在与对“目送归鸿”的敏锐把握之中,只是在元代之后,“写意”才成为自由、粗率的代名词。无疑,正是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唐勇力的画才打破了工笔与意笔的传统对立模式,为现代工笔人物画开拓出个异常自由的创作空间。

《秋戏图》

在中国上千年的美术活动中,美术的一元和多元的时期都是短暂的。中国文人画是美术一元的产物,它的高度纯熟、完美,也伴随着封闭、保守,难以让人领略丰富、自由;我们处于一个多元的时代,我们希望有什么样的美术风貌留于后世呢?但我们一代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我们的探索还未成熟、完美,大丰富性、多样性是能做到的。我们要以行动去创造多样性色艺术概念,多样性的风格流派,多样性的艺术语言。只要我们做了,就会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痕迹。在进入新的世纪的时候,沉着的做法是少提口号,多做实事,平心静气去做画家该做的事,在一种自然状态下,让画家自由选择,积蓄力量,在数量和质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各派都会有大家出现。只有这样,中国美术才能走向未来。

在唐勇力的画作中,至少有两点与这一观念紧密相联。首先,肌理已不仅仅是一种塑造形体、表现质感的手段,它本身已成为一种特定的审美对象,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以至于在画面上展开的是“双重叙述”,一方面,作者通过线条与肌理描绘人物与背景、讲述故事;另一方面则是肌理与线条在讲述自身。在西方现代绘画观念的影响下,唐勇力找到了现代工笔与意笔的另一个契合点。(在意笔画中,笔墨的地位与此时的肌理大致相当,同样具有高度独立的审美价值。另外,“援书入画”理论中的所谓“石如飞自木如箱”也在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其次,唐勇力的画具有很强的装饰性,这是与“绘画平面”的观念密切相关的。在传统人物画中,轮廓线是异常清晰的,人物的一切特征几乎全部通过线条来刻画。在清晰的轮廓线之外,是一片虚静空灵的留白,即使偶尔有一些示意性的景物,也绝不会破坏画面整体的空灵(见王绎与倪瓒合画的《杨竹西小像》)。但在唐勇力的画中,居主导地位的是色彩的晕染与皴擦,轮廓线隐入弥漫的色彩之中。背景也不再是单纯的留白,而具有同样斑驳陆离的肌理效果。于是,人物与背景融为一体,共同构成了一个极富装饰性的、满构图的“画面”。

唐勇力对传统工笔人物画的改造令人不由得想起沃尔夫林提出的关于秩序的第一对概念:线描性对图绘性(Linear und ma1erisch)。诚然,将这对概念移用到一传统工笔画与现代工笔画之上,无疑会有生搬硬套之嫌。然而,在关于中国画的传统与创新、关于中西艺术的对抗与融合等问题的争论如此激烈的今天,唐勇力的作品或许向我们提示了一个现实--在当代,尽管西方传统与中国的传统有着巨大的差异,但对每个画家而言,它们却同样作为我们的传统存在着。如何继承和改造这两种传统却又不落入"融合论"的圈套,如何将他们纳入到创作之中,使之成为个人创作的有机部分?这是必须在实践中加以解答的问题。

创意写生的教学是他在二十年工笔人物画教学中不断总结经验、提升理论而进行的一个课题式的教学实践。

“教学要传统,创作要现代”也即为教学要求严格,创作思维活跃,这应该是当下美术院校中国画教学的宗旨。

“创意”写生的教学正是从严格到活跃的法门。是全面培养学生创造性和个性的钥匙。创意写生要求学生始终把“创意”即“写意”放到首位,把“意”的观念融合在写生的全过程。面对模特儿,学生以什么样的心态和思维体会他,依据模特的性别、年龄、相貌特点、精神状态、动作姿势、服装等,以自己平时的积累、修养、想象力和模特有一种深层的交流,通过自己的感受,完成特思形成主题立意。“舒意畅神”通过自己的感受,完成构思。造型构图配景布势都围绕着“创意”而行,从形式到技法语言,可坚持传统技法,也可创新,随意的随性,作业的完成应当具有主题立意,语言技法完整。即是写生又是一幅肖像的写意性创作。多幅作业摆在一起对比,各有主题和个性面貌,又看得出画的是同一模特儿。

创意写生课的实践结果是理想的、活跃了学生的创作思维,培养了学生的创作修养,提升了学生的语言技法水平,完成了从写生到创作的实践课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唐勇力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