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吴长江 | Wu Changjiang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吴长江,1954年生,天津人。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吴长江,1954年生,天津人。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江苏省中国画学会顾问,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常务理事。 

吴长江

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曾在马德里、格拉纳达、东京、日立、京都、大阪、神户、横滨和国内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展览20余次;出版个人画集17册,学术著作20余种;获“八届全国版画展优秀作品奖”、“国际青年美展鼓励奖”、“挪威国际版画展评委会奖”、“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第十三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90年代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等多次奖项。 作品收藏于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英国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日本日立市乡土博物馆等多家公共艺术机构。

吴长江曾16次赴西藏写生,几十年来将高原生活视为自己的生活、将高原题材作为艺术表现的唯一题材的艺术家。从上世纪80年代初趋今三十余年,他不间断地深入高原,记录高原变迁,采撷藏民生活,写照高原民族的心魄。辽阔高原是他艺术表现的不变的舞台,高原的魂魄是他不懈的艺术跋涉的远方。80年代早期,他以怀斯一般的迷蒙与伤感,表现高原陌生而神秘的远山。之后,他不断地用画笔带着我们一次次走进高原风情,走进藏民生活。

《拉毛吉》

《喂马》

在众多绘画藏民题材的热潮中,也出现了两种弊端:一、将藏乡生活视为一种风情奇观,聚焦于奇异的表象。这是一种奇观化的倾向。二、钟情于民俗学的原朴现象,把弄化石那般赏玩高原的原始与冷漠。这是一种化石化的倾向。前者失于表象,后者则失于冰冷,两者都将高原生活视作与己无关的他者。吴长江的绘画没有这些弊病,在他的作品中灌注着一种激情,一种对于高原人的凝视和关怀。面对面的写生,在写生中直面人的生机生趣。这是一种朴实而真挚的交流和关怀,是通过彼此的对视来激活的、主客体融合为一的转释和表达。这里边蕴藏着人的存在,其中既有对象的生动存在,又有此时此刻的主体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高原之魂不仅是远方的他者之魂,更是延伸到我们生活中、感动和勾联着我们全体的共在之魂。

《玉树老人》

吴长江绘画的材料与方法是素描水彩,朴素而生动。这种方法有三方面的特点:

第一,把握形的能力。长江善于在抓形的同时抓神。这种捕捉带着力量,带着速度。如若火栗在手,必须趁热熟剥,不得有须臾滞怠。人物的形神,无以切分,只在描画之间一同带出。长江手势沉重,总是一层层地刻划,剖肤剔骨,倍显沉郁厚重。

其次是独特的塑造方法,这是一种写的方法。笔在不间断的运行中滑动,带出光晕一般的结构,并将感情投入其中。这种渲染和构写是有感情的,饱含受藏民的神情驱使而激活出来的生命体验。在这感情和体验的深处,有一种共同的存在被镌刻在那里。长江自己的某种性灵被诱发出来,那种共同的如高原般坚毅沉稳的神情在天地人的交汇中得以开启。

第三是朴真的色彩。长江的色彩调性迥异于西方光色冷暖的系统,有一份东方矿物色素的纯朴魅力。那藏民的面庞满含着历经风霜的浓厚。中国人历来讲究去华丽、求素美。长江的水彩正若古锦素壁,有一种沧桑,又有一种洗不去的素彩,一种内美的特质。

当处在历史拐点上的中国美术迫切需要新艺术观来作为行进的坐标时,理论界、批评界却表现出了少有的冷漠与困顿,似乎整体性地丧失了回应时代新趋势的能力。在这个尴尬的背景上,吴长江提出了建设“中国气派”。

中国气派”是以吴长江所累积的大量的艺术经验为基础的,是吴长江艺术实践的一个必然的逻辑结果。从原点开始,人民、大地、泥土的气息、苍凉的高原、圣洁的雪山、悠扬的天籁之声以及弥漫在森林中的晨雾,便无一例外地成为吴长江艺术经验中最为古朴的元素,也成为他的造型、线条和色彩的基本来源。在相当长时间内,在吴长江那里,积久弥醇的艺术经验与“中国气派”观念之间仅需要一根哲理化的纽带和一个历史机遇。从另一方面讲,“中国气派”又是不折不扣的忧患意识的产物。吴长江惊栗地发现了中国当代美术的双重断裂:其价值取向与民族文化精神的断裂,其形态与中国人当代精神表达之间的断裂。在沉思的宁静中,吴长江清晰地倾听到中国当代美术内部尖锐地划过的断裂之声,他不禁问道:断裂、压抑、依附以及四处泛滥的犬儒主义难道就是中国当代美术发展的主题词?巨大的忧患意识必然产生相应的思想成果——它由一系列的反思、自省和自救方案所组成,最终被归结为中国当代美术主体与价值观的建构,而对这一建构最为准确的命名便是“中国气派”。在吴长江看来,由此构建的全新的文化主体,不仅重申了一种与西方和而不同价值观的存在,而且还将以此重塑中国当代美术在国际文化格局中的形象与地位。唯有如此,中国当代美术才能在西方强势文化播撒的神学迷雾中破空而出。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中国气派”的另一个维度,即它的历史维度。作为知识分子型的艺术家,吴长江在当代美术问题的研究中始终保持着历史学的清醒。,“中国气派”只有根植于历史丰厚的土壤中,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有历史深度、现实高度和实践价值的概念。在大量疏证、考据和研究之后,吴长江从历史哲学的高度为“中国气派”提供了四个传承有序,价值、语言上相互关联又各具特色的文化传统,即以和谐、气韵、心象、意境、冲淡等为核心的古典主义传统;晚明以来以世俗性、图像性为特征的近现代美术传统;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科学、民主与感时忧世的救赎性文化传统;新中国以现实主义、英雄主义、集体主义、民族化为主旨的社会主义文化传统。

作为新艺术观,“中国气派”充满了动态性。“中国气派”可以从五个方面去理解:1、核心思想:“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时期社会主义民族文化体系,建构具有民族精神和中国气派的艺术评判和价值体系”;2、文化内涵:“它是中国艺术家在作品中体现的精神层面上的综合特征,是一种源于中国人内心的大气磅礴的文化气象”;3、审美话语体系:以中国美术的泛文化性、诗意性、超越性审美观为核心,重构中国当代美术的语言与表意体系;4、文化战略:“拿来主义”与“送去主义”同时并举。博采中西,横融中外,以拿来、移植、融合等方式吸收一切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一直是中国美术最突出的特征,但同时,以“送去主义”的方式使中国美术价值观具有普世性意义,也是“中国气派”的题中之义。5、人民性。对中国现代美术而言,现代性即人民性。一种新的价值观只有通过人民这个巨大的消费主体转化为社会性价值,它才能成立。

获奖及出版:

石版画作品《挤牛奶》参加1982年法国巴黎春季沙龙展。

《送牛粪》获1983年第8届全国版画展优秀奖。

《尕娃》获1985年国际青年鼓励奖。

《挤牛奶之二》、《黄河》获1989年挪威国际画展评委会奖。

《藏女》获1990年第10届全国版画展铜牌奖。

铜版画《高原之子》获1996年第13届全国版画展铜牌奖。

铜版画《初春的牧场》获1997年第6届全国“铜版、石版、丝网”展览优秀作品奖。

素描《结隆牧人》获1998年“时代风采——全国写生展”佳作奖。

石版画和素描作品分别为中国美术馆、大英博物馆、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日本日立市乡土博物馆、日本日中会馆美术馆、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美国波特兰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江苏省美术馆、深圳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

出版画集有《吴长江人体素描选》、《吴长江画人体》、《人体素描技法》、《吴长江西藏速写画集》、《吴长江的世界版画集》、《现代艺术家风范·吴长江人体素描》、《吴长江的世界·西藏人和生活素描集》、《中国素描经典画库·吴长江素描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吴长江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