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运高 | Yang Yungao


来源:凤凰江苏综合整理

杨运高,祖籍广东信宜,1979年生于广西象州。先后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获硕士学位,导师为著名画家陈平先生。

杨运高,祖籍广东信宜,1979年生于广西象州。先后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获硕士学位,导师为著名画家陈平先生,现为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南京书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杨运高

作品发表于《美术》、《美术观察》、《东方艺术·国画》、《画廊》、《美术界》、《艺术财经》、《美术报》、《中国书画报》、《艺术报》等多家专业报刊。出版个人画集《学院派精英——杨运高》(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中国画名家精品集系列·杨运高》(四川美术出版社)。作品曾被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传承艺术中心等海内外美术馆、博物馆、艺术机构及资深收藏家收藏。

杨运高是从广西走出来的画家,初学山水画,他是从元人入手的。在大学时代,他喜欢元季文人画家倪瓒、王蒙、黄公望画中的文人气息,尤其对黄公望用功颇深。他仔细体会黄氏山水画中的层岩叠嶂,披麻长皴,认真临摹《富春山居图》,这一临便是半年,一临便是三遍。在临摹过程中,他领悟到中国画“以理观景”的传统,即将眼中之景以线条的方式表达出来,体现出线条的艺术意蕴和独特的审美价值,这对他后来的创作中经常使用“线”产生了深远影响。例如他在2003年创作的《红河行》中,纯粹以线条造型,疏密结合,大开大合,在“黎昌杯首届全国青年国画年展”一经亮相便获关注,最终一举夺魁,获得金奖。

《碧空浮云笼奇峰之二》

元季文人画家为杨运高打开了一扇通往幽远、深邃的画面意境之门,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对他而言,“师诸人”意味着泛滥诸家、博采众长。他上追北宋、五代,精心临摹郭熙的《早春图》,细细体会“观宋人山水如行夜山”的奥妙;他钻研黄宾虹的墨气淋漓、浑厚华滋,学习李可染的浓黑厚重、经营位置;了解清代的革新派石涛的画风,领略其创新、开拓的精神。同时,作为一名经历过现代学院模式训练的画家,他借鉴现代西方艺术,力图从现当代艺术中中探索、归纳出超乎形象之外的线条与构成,这不仅能丰富表达方式,也使自己的作品中多了更多的现代性。

大学毕业后,杨运高旅居北京,一方面他仍忘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以此作为画中的内容;另一方面,他的足迹又印在了太行山系。太行山绵延数百公里,山体拔地而起,雄健壮美,群峰神奇秀异,而且山体与峡谷错综分布,地势高低大节奏变动,空间大起大落。这迥然不同于南方的地貌也给了杨运高新的灵感与启迪,他创作了不少反映太行景色的作品。在《崖上人家》系列作品中,他将原来描绘红河的俯视构图变成了仰视构图,画面的视觉中心集中在中上部,对田地、云气等作了生动、细致的描绘,增强了画面的视觉张力,令人产生仰之弥高的感觉,再现了太行山高谷深的雄伟景观。

《红河行》

杨运高对家乡红河这一题材的发掘,以及他采用的这些手法,足以说明他是很有思考的画家。他不浅尝辄止,而是对同一题材苦心经营,充分利用他积累的素材,加以艺术提炼,以一炼十。因为红河这一客观物象有丰富的外貌和内质可供发掘,面对它艺术家也会随景生情,有种种不同的感受。聪明的杨运高近几年来不断以红河为对象,用不同的艺术手法进行探索,创造出格局不同而各有情趣的作品,反映出他对母亲河观察之细、体会之深和感情之真挚,当然也表现出这位青年艺术家的绘画技巧的日渐完善和他的进取精神。

杨运高的成功主要有以下原因:

其一,“所思垂令名”之心。绘事乃千古之业绩,古之云林子曰:“白眼视俗物,清言屈时英。富贵乌足道,所思垂令名。”运高对此心有戚戚哉,毕一生之追求于绘事,每幅作品皆思以精品示人,无半点应付敷衍之气。

其二,勤奋求索之行。思及独创佳作,运高数赴红水河、黄山、太行,于艰难险阻不顾,至常人之所未至,见常人之所未见,得常人之所未得,达乐而忘我之境界。于2004年获黎昌杯青年美展金奖之后,求变于自身,宗前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路途,奋然前行,遂获2007百家金陵画展金奖。噫!天道酬勤,古不余欺也!

其三,中西共通之妙。所谓“中”意指作品步古人丹青之妙法,所写景致融宋元之古意,得今人之山景,其景云气微茫,山势巍峨,画意万千,笔者曾为其一幅作品赋诗云:“秋意阑珊等闲度,巍峨肆意囚不住。”此足以著其才气,而其作乃通西人绘法“抽象”之妙,实可为中西贯通之趣事也,或曰当代水墨之可贵探索。其笔法率意既类梵高之笔触,挥洒又类波洛克之点划,终其指归乃是人类复杂丰富之情绪。其笔触尽表情感之力量,感性之驱使,因此观运高之作,去其水墨山水之外表,仅着眼其动势鲜明之笔触,乃一件现代性极强之抽象绘作。于此可知,中西绘事乃有其共通之点所在也,究其同为艺也,岂能无同乎?

其四,勃发之时代精神。吾所处之时代乃一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之时代,运高之作内含生生不息之气,亦暗合抑或印证吾之时代精神,异于古人悠缓宁静之画面情景。今人之作,倘使仍作山水,其山水仍须大异古之山水其可称善,何也?今人亦变也,时亦变也,人观山水之所得亦变也,岂可所绘之山水仍不变?不变者岂不怪事哉?运高所绘之山水气象更新,显出今之时代精神,展今人眼中之山水面貌,故实堪称为佳作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段世静]

标签:溯源 美术 杨运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