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欣赏傅山的小楷《金刚经》,作小楷为什么要用大力!


来源:书画新风景

明末清初的傅山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傅山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 说起傅山的书法,人们常常会想到他论书的四宁四毋:“书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

傅山小楷《金刚经》局部

明末清初的傅山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傅山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

说起傅山的书法,人们常常会想到他论书的四宁四毋:“书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美学观点,想到他那恣肆飞动的狂草。在他的大幅狂草立轴面前,我们会感受到他那金戈铁马、长枪大戟、狂风暴雨般的感情宣泄魅力。

但是傅山这册精致醇雅的小楷《金刚经》却使我们看到了书法家傅山的另一面。傅山把观赏者带到了清静的佛门圣地,听他向我们娓娓动听地朗读佛家经典,同样使我们屏住气息,体会他心灵的震撼。

其实,傅山不但善草书,同时也善楷书,并且对楷书有许多真知灼见,都能鞭辟入里,发人深省。

傅山说:“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钟王之不可测也,全得自阿堵。”这里的“阿堵”是晋朝时的俗语,即“这个”的意思。这句话说钟繇、王羲之楷书之所以写得好,是得自“知篆隶之变”,使用篆隶之法来写楷书。他还说:“楷书不自篆隶八分来,即奴态不足观矣。”他反复强调楷书必须从篆隶中来,写楷书须先悟篆隶的笔法笔意,不然就是“俗格”、“奴态”,而不足观。楷书是从篆、隶书演化而来的,写楷书要了解楷书字的来龙去脉,增加楷书中篆隶的笔意,就可以具有厚重古朴的气息,避免柔弱飘忽的弊端。

傅山谈到写小楷时还说:“作小楷,须用大力柱笔著纸,如以千斤铁杖柱地,若谓小字无须重力,可以飘忽点缀而就,便于此技说梦。写《黄庭》数千过了,用圆锋笔,香象力(香象:佛教故事中一种大力的象),竭诚运腕,肩臂供筋骨之输,久久从右天柱涌起,然后可语奇正之变。”

在这里,傅山提出了“作小楷须用大力”的概念。他说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大,而是“如千斤铁杖柱地”的“香象力”。香象力为佛家语,香象是佛教故事中的一种大力的象,可以打败敌人的千军万马,香象力比喻非常大的力量。毛笔尖小而软,要把这么大的力量集中在小小的笔尖上,写出有力度的小楷,不经过艰苦的锻炼功夫是不可能达到的,所以傅山说“写《黄庭》数千过了”。要临写王羲之的《黄庭经》数千遍,这是傅山对后人练习小楷的要求,也是他少年时代苦练小楷的真实写照,这是何等惊人的功力。他认为写小楷不但要“竭诚运腕”,使用指力和腕力细心地书写笔画,还要用肩力和臂力做腕力的后盾,可谓用全身之力著于笔尖。这样写出字来,怎么会飘忽、柔弱呢?有了这样的力度,方可谈得上在字法、结构和笔画上求变化。

这册小楷《金刚经》5000多字,写得笔笔精到,一丝不苟。其结体自然,不事安排,活泼生动。左右结构的字任其宽,写得宽放扁平;上下结构的字任其长,写得伸展瘦长。其笔画方圆并用,自然流畅。竖画较粗,正如他说小楷的“柱笔著纸”一样,力度很强;横画较细,有的微弓,富有弹性。整体上字呈横式,醇厚朴雅,可以明显地看出钟繇、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的影响。

楷书这种形式和草书有很大的不同。草书可以尽情外露地抒发书家的情感,张扬放大喜怒哀乐等各种强烈的情绪。读者可以明显地从一幅好的草书作品中感觉到书家想要表现的东西。楷书则比较含蓄,但它同样可以表达书家各种不同的情感信息。同样是精到的小楷,黄道周就义前所书的《后死吟诗卷》表现出来的倔强不屈的正气和傅山这卷《金刚经》的醇雅和浓浓的禅意,其中包含的书法家的不同情感是人人都能感受到的。楷书在表现书家思想感情和艺术风格上显然比草书困难一些,所以需要书家有更深的文化修养和艺术功力。楷书和其他字体一样都是中国书法艺术不可缺少的部分。这就是欣赏傅山小楷《金刚经》给我们的启示。

这册《金刚经》后书有“乙末”二字,乙末年为清顺治十二年(1655)。傅山在顺治十一年(1654)六月因受宋谦谋反案所牵连,在太原被捕入狱,即所谓的“朱衣道人案”。傅山在狱中遭受酷刑,曾绝食9日,后被门人和一些清政府官员全力相救,于顺治十二年七月出狱。傅山在狱中曾手书《金刚经》和《华严经》,该册《金刚经》应该就是傅山在狱中所书,是年他48岁。明朝末年,傅山30多岁时已是闻名全国的书法家了,据说黄道周当年就推崇过傅山的书法。这册《金刚经》是他盛年时书法成熟时期的精品。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傅山 小楷 金刚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