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小山:南艺美术馆的“葵花宝典”


来源:雅昌艺术网

“不是贵圈真乱,而是乱圈真贵”、“如今艺术批评已经变成了服务性行业”、“说人话,画人画” ……这些言论是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在一年一度的媒体答谢中,向媒体工作者征集他们对艺术圈的真实心声,并将这些文字贴

“不是贵圈真乱,而是乱圈真贵”、“如今艺术批评已经变成了服务性行业”、“说人话,画人画” ……这些言论是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在一年一度的媒体答谢中,向媒体工作者征集他们对艺术圈的真实心声,并将这些文字贴在美术馆的墙上展示。美术馆的媒体负责人说,希望以这种方式还给媒体人更自由的言论表达。而在现场,媒体答谢方式也极为独特,一个常规的答谢活动做成了有趣的艺术项目,“人来疯”摇滚音乐会、身体“剧场”、青年设计师的时装秀……这一晚,美术馆变成了“疯狂的美术馆”,如此充满青春、自由的活动形式在官办美术馆中不多见的,而这一切得益于南艺美术馆馆长李小山。

与李小山的采访恰逢美院艺考的第二天,尽管是寒冷的冬天,但学校里满是应考的学生,一张张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期待与希望,让人感受到年轻与活力。这也正是南艺美术馆所散发的气质,李小山所带领的美术馆团队不过十来人,大部分是刚毕业不久,以80后为主,如此年轻的队伍经过两年的拼搏却已受到圈内认可,他对美术馆的发展模式也独树一帜。

南艺美术馆

“项目责任制”的杠杆效应

如何让美术馆健康发展?如何在有限的人力资源中发挥最大的作用?李小山在担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一职之前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曾经策划过2000年的新中国画大展、2002年与彭德一起策划广州“中国艺术三年展”,开启城市双年展、三年展的先河,也曾担任过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馆长,多年的策展经验和美术馆的管理工作让其意识到官方美术馆最大的短板是缺乏独立策展人,很多展览是从社会上聘用策展人。因此他上任后并没有像其他美术馆从外面聘请策展人,而是设立“项目责任制”通过美术馆的平台培养美术馆自己的策展人。

李小山说:“我发现官方美术馆没有策展人,都要聘用社会上的策展人。而我们馆里的策展人其实以前也没有任何策展经验,他们也许参加过一些社会上的艺术活动,但是独立的策展经验或者策划大型艺术展览的经验是空缺。从一开始我们就启用了‘项目责任制’,让负责人承接这个项目的工作,从资金到项目的落实、借贷、宣传等等事宜,他还要懂得和学会其他人员、其他部门的合作,现在来看我们的团队工作能力很强。”

在这一机制中,尤为引人瞩目的是由80后青年策展人林书传策划的“复调”展,以调查中国年轻艺术家生态为主题,这是一个五年计划,将陆续在东南、西南、东北、华北、港澳台等区域展开,纪录片与展览双线并行的方式呈现于公众。目前已经在江浙沪和北京地区开展。整个项目从资金的落实、分配,到团队的组建、展览宣传等都由林书传自己完成。每一站策展他都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与当地的艺术家同吃同住,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中间没有回过美术馆。“还有其他官方美术馆可以给他这么长的时间和这种方式来策划展览吗?除了我们没有人这么做了。为的是要给年轻人更多机会,让他们的潜力得以呈现。”李小山说。

为了充分发挥这些年轻人的能力,李小山在项目责任制中只是起到导向性的作用,对于执行和工作细节并不过多干预。但是每一个环节需要他们及时报告进行的情况。他说:“我只要负责大方向,看结果就可以了,每一个步骤他们会有一个报告,是什么情况,但我不会去问具体该怎么弄。我看结果,也要从结果当中来调整我们馆的方向。”在“复调”展览项目中,李小山为其确定了展览的基准问题:“如果没有成功学标准,艺术还做不做?”

项目责任制并不只是局限于展览。李小山对每一个部门都给予他们充分的自由度:“除了展览,公教、媒体每个部门都有它的职责,比如学术部门,是负责一些展览的项目,公教部是公共教育,像这次馆庆完全是公教部门做的,展览部门要落实展览的呈现、基建、运输,这都是他们每个部门的工作。但是,分工并不是不合作,在具体严格的分工情况下,还有很多合作。他们之间,项目负责人之间,每个部门之间都有很畅通的衔接。否则的话,如果是巨大项目很难运转起来。媒体宣传这一块,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做,同时她还要负责微信。美术馆的官网也只有一个人,他要负责网站设计还有文字。所谓项目责任制实际都是一个负责人,不管项目有多大多复杂,都是一个人去负责落实。”

但是李小山也谈到,之所以能如此气定神闲放开手让年轻人去做,是因为心中有他自己的“谱”。他说:“首先信任他,第二压任务;第三点,可以犯错;第四点,要调整。我现在到外边和别的美术馆交流,其他美术馆的一些团队成员,特别是年轻的工作人员对我们馆的这一点特别羡慕。我们这些小家伙都是80后代,给他这个平台,给他信任,给他条件,他怎么可能做不出事情来呢。”

参照国际标准,不用“特色”衡量

“您所期望建立的美术馆具有怎样的特色呢?”面对记者的问题,李小山首先纠正了记者的说法。“不能说特色,我们现在很多美术馆就追求特色,比如说广东的,哈尔滨的,南京的或者是北京的只强调地域特色,不强调标准。只强调特色的结果会导致什么呢?自欺欺人。因为你没有比较,没有标准,只讲特色,就会偏向一边。”

那么标准又是怎样的呢?作为学院美术馆的馆长, 显然李小山并没有把目标局限在学校,从筹备伊始就保持了国际视野。美术馆的开馆展与歌德学院合作,举办“奥托•迪克斯——批判画1920-1924”展,这也是德国新客观主义大师奥托•迪克斯中国首展,开馆的第二天又迎来了乔治•布拉克的中国首展。此后在两年内多次举办了国际艺术大师的展览,很多作品都是首次来中国,如“伟大的素描——与大师同行”&“素描•表达与限度”、英国弗朗西斯•培根展、“L.S.洛瑞:艺术家•人民”艺术展等等。“在选择艺术判断活动的时候,力争把视野放宽,提升门槛,可以说这也是为艺术教育服务,我们要把世界一流的作品,优秀的艺术家带到我们美术馆,为教学服务,让院校师生有机会直接接触到一流的艺术作品,接触到优秀的艺术家,这也是我们对标准的要求。”

“奥托•迪克斯——批判画1920-1924”展开幕现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婧]

标签:美术馆 李小山 葵花宝典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