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毕飞宇:特别希望 孩子们多做一些“白日梦”


来源:凤凰江苏

江苏知名作家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在苏北乡下的童年趣事,细述他和儿子的父子情深。

江苏知名作家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在苏北乡下的童年趣事,细述他和儿子的父子情深。

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

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

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

Part1

谈南京:面对金钱,南京人有与生俱来的从容、镇定、大气。

凤凰江苏:我记得您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特别怕主持人让您看镜头,说一看镜头脑子就僵住,您现在感觉还轻松啊?

毕飞宇:今天是很特别的,因为来到凤凰江苏,它的地点很特别。向北走就是军区大院,向南走就是解放路。在1948年(应为1949年),我的父亲报考华东军政大学,也就是三野的,当时的地点就在南京军区那个院子里面。你知道我1992年到1998年在南京日报工作过六年,当年的地点就是解放路53号。所以今天啊,往北走是我父亲的历史,往南走是我个人的历史,今天我到了凤凰江苏,正好在我父亲的历史和我的历史的二分之一点上。我刚刚坐下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天呐,处在一个很现实的空间里面,可是又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感觉我自己在一个时光的隧道里头,感谢你选择了这样一个点,命运把我们放在了这个地方。今天在镜头面前一点都不晕,一点都没有。

凤凰江苏:毕老师,凤凰网今年也落地江苏了,我们一直是以“文史当家”为宗旨的,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围绕南京啊,挖掘江苏的文化历史资源,您刚刚也说到,您在南京生活了很多年,您对南京这个城市怎么评价呢?

毕飞宇:南京这个城市我是喜欢的。嗯,我喜欢的理由可能,跟你们所说的理由不太一样。

我爱南京,就是因为南京这个地方的经济不那么疯狂。

我不太喜欢经济过于疯狂的地方,我甚至喜欢,相对来说,在金钱的欲望方面,趋于保守的,这样一种文化氛围的城市,南京就是这样,因为对金钱不那么疯狂,对物质不那么疯狂,你的内心会舒展得多。

如果这个城市每天天上飘满了大雪,我指的这个大雪都是钞票,然后你就跟那个周润发,接那个飞镖一样的,啪!左手拿了一张钱,啪!右手拿了一张钱,然后把鞋给摔(下来)啦!脚的那个脚趾缝,左脚的脚趾缝夹着一张钱,右脚的脚趾缝夹着一张钱,最后一个回首,门牙还能咬着一张钱,我觉得真是就疯了,真是就疯了。人如果说(变成)那样的话,两只手、两只脚和一张嘴,永远在接钱的那个飞镖,那还是人的日子吗?

凤凰江苏:那您其实说的就是这个社会有一点儿物欲横流的感觉。

毕飞宇:对!我觉得呢,我也不能说南京没有物欲,我也不会说,南京的经济不要飞速发展,都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总觉得南京人,跟许许多多(的)地方人比较起来,南京人面对物质,和南京人面对金钱,南京人有与生俱来的从容、镇定、大气。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毕飞宇 教育 苏北少年堂吉诃德 白日梦 凤凰江苏 对话·名家风骨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