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毕飞宇:特别希望 孩子们多做一些“白日梦”


来源:凤凰江苏

江苏知名作家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在苏北乡下的童年趣事,细述他和儿子的父子情深。

Part2

谈新书:我曾经用很调侃的语气说,我就是那个远东的“堂吉诃德”。

凤凰江苏:您的这本新书叫《苏北少年“堂吉诃德”》。苏北农村是有很浓厚的中国乡土气息的,那堂吉诃德呢,他又是西方名著里的一个人物,您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组合来做你新书的名字呢?

毕飞宇: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啊,这个书名其实不是我起的,是这套书的责任编辑陈丰女士取的。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没有名字,那么她看完了书稿以后呢,其中里面就是有一章,我写到了堂吉诃德,她觉得那段文字特别好,然后她就一定要把“堂吉诃德”这四个字用在我的书名里头。其实我是非常高兴出现这四个字的,虽然我写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个塞万提斯或者堂吉诃德作为一个大的命题,放在我脑子里面盘旋,但我个人非常喜欢。

凤凰江苏:那您自己跟堂吉诃德有共同点吗?

毕飞宇:我觉得在精神气质上来讲,有一些。我也不会那么骄傲地说,我就是堂吉诃德。虽然在书里,我曾经用很调侃的语气说,我就是那个远东的堂吉诃德,有这么说过。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作为一个写作的人,他面对未来,一往无前,面对着那个风车,他有扑上去的勇气,这个都是我希望我自己能够拥有的品质,至少在内心要有这个东西。

凤凰江苏:我注意到您刚刚说的一个细节,就是您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它还是没有名字的。然后我也曾经看到有报道说您在写《平原》那本小说的时候,也是没有名字的,在您电脑里它长期存的名字是《长篇小说》。这是您的写作习惯吗?

毕飞宇:不是,关于小说的名字,其实真的很好玩。大概我写小说唯一的一次是有了名字再去写小说的,就是《玉米》。

《青衣》这个作品写了不到一个月,我把这个小说写完了。等我写完了以后,再把这个作品寄出去,花了将近40天。干什么呢?就找“青衣”这两个字,始终找不到。换句话说,我找到“青衣”所花的时间超过了我写作这个小说的时间。

《平原》也是,《平原》我记得很清楚,我电脑上写的是《长篇小说》。当我把稿子寄给《收获》了,过了几天《收获》的程永新打电话来:“哎,名字是什么呀?”我说:“你取吧。”所以“平原”是责任编辑给取的一个名字。

《苏北少年》也是一样。实际上对我来讲,每一次写作的困难程度,反而不及起一个书名字。最后我其实都把这些麻烦的事情交给了别人。我利用这个机会感谢陈丰,她给了我这样一个好的书名。我把它说出来,也有一个很重要的意思,不能掠人之美。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毕飞宇 教育 苏北少年堂吉诃德 白日梦 凤凰江苏 对话·名家风骨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