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毕飞宇:特别希望 孩子们多做一些“白日梦”


来源:凤凰江苏

江苏知名作家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在苏北乡下的童年趣事,细述他和儿子的父子情深。

Part3

谈童年:你可以喝生水,你可以在空气里面畅快的呼吸,多好。

凤凰江苏:您写的这些生活经历,其实很多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像现在,即使是农村的小孩子,他们一出生也都是玩手机,玩平板电脑。您觉得您跟现在的青少年说您小时候的那一些故事,他们能够理解吗?

毕飞宇:能否理解啊,这是一个问题,可是我特别要告诉你,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阅读的意义并不是真的是读者最后完全懂得了这本书,不是。阅读的意义,就在于一个人通过文字的阅读进入一本书,然后在内心构成一个对话。

我是1964年出生的人,到了我五六岁,也就是到了70年代之后,我的父母亲开始指导我识字。从70年代成长起来的人,都知道70年代的时候哪有什么少儿读物啊?对吧?我识字不久就开始读鲁迅了,因为家里面就是鲁迅。然后没多久就开始读我父亲的那些手抄本,就开始直接面对唐诗。我不能说我读得懂,当我告诉你说,我不能读得懂的时候,其实你知道吗?我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自豪放在背后,那就是许多时候,一个孩子阅读的时候,似是而非比什么都懂更有魅力,更能够激发一个孩子的阅读欲望。所以我刚才对你说,你问我这本书孩子们能不能读得懂,我告诉你这是一个伪问题。

凤凰江苏:那您希望他们在这些似是而非中,能获得一些什么东西?

毕飞宇:你看我在这书里面用很平实的语言描写,在夏天当我渴了的时候我就跑到了河边,是吧?水都到了膝盖了,然后就趴在那了,弯下腰就直接喝。

可是你想想一个孩子渴了以后,弯下腰趴在那个河岸边上,他的嘴面对着河流的时候,那样的一种生活形态,现在还有吗?不可能有了。因为我们今天的河流、土壤和空气,不可能给孩子们建立起一种那样的亲人般的关系,没有了。

没有了以后我这本书,就要把它复原出来,给今天的孩子们看一看,是吧?那样一个糟糕的时候,我们和大自然的关系是怎样的?

这本书,我没有宣扬环保不环保,我没有提这样的话题,可是如果说看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的爸爸,和一个年轻的妈妈,对孩子讲:孩子你看看毕叔叔写的,这本书里面,你看看那个时候,我们的环境是多么好,我们的空气质量多么好,我们的土壤多么好,我们的河流多么清澈,你长大以后要和别的小朋友一样,一起去保护我们的环境,等你长大以后,让我们整个中国的空气水和土壤恢复到空气、土壤、水它们应有的样子。你可以喝生水,你可以在空气里面畅快的呼吸,多好。

所以即使是为了这样一点东西,我写这本书也不冤枉,是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毕飞宇 教育 苏北少年堂吉诃德 白日梦 凤凰江苏 对话·名家风骨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