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毕飞宇:特别希望 孩子们多做一些“白日梦”


来源:凤凰江苏

江苏知名作家毕飞宇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在苏北乡下的童年趣事,细述他和儿子的父子情深。

Part4

谈自己:面对儿子学习,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虚伪的人。

凤凰江苏:毕老师我们还知道,您刚刚有一篇短篇小说,叫《大雨如注》,获得了人民文学奖。它的有一个主题也是反映当代的中国的一个教育问题。您现在对青少年的教育和成长是不是关注的还挺多的?

毕飞宇:特别多,这个特别多。倒不是说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良知,一个小说家的责任感,当然那些都很需要啊。但是基本点不在这儿,这个我必须要诚实,基本点就是我的儿子还在读高中。

凤凰江苏:您的儿子读高二。

毕飞宇:读高二。就是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面,从他进幼儿园,进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我的生活这十几年当中,差不多我可以告诉你,过去的十几年里,我的坏心情,我所受到的这种压抑,我的焦虑,都和孩子的教育有关。他的考试他的升学,这些东西就是,我家庭生活里的直接的内容。所以我作为一个男人也好,作为一个父亲也好,作为一个作家也好,在我这个年龄阶段,花如此大的精力,去面对孩子去面对教育,去面对教育体制是必然的。为什么啊!他是我的生活啊!息息相关。

凤凰江苏:您孩子现在读高二啊!他现在的升学压力非常大吧?

毕飞宇:那当然。他一直是,始终是我们家最辛苦的那个人。

凤凰江苏:那您平时开解他吗压力大的时候?

毕飞宇:这个你让我怎么说才好呢!就是,你知道我面对儿子学习的问题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虚伪的一个人。

你不能说我们这些人,对教学的基本理念一无所知,是吧?我们其实知道一些,如何让教育对孩子是最好的,可是你再怎么说,孩子在这样一个环境底下,你让孩子潇洒,你让孩子去玩,可是他最后真的考不好,然后真的影响了他的未来,影响了他的成长,我们又觉得负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在许许多多的时候,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儿子,我们所讲的话都是言不由衷的,或者说都不是从内心,最正的那个道发出来的,是吧!

看到孩子星期六下午,星期天下午在那玩一会儿,内心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呢?“哎呦! 你多玩一会吧!多一点快乐。”可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内心的另外一股力量就出现了:“天啊! 他要是老在那里玩,星期一他考试怎么办?”是吧! 他这个星期没考好,这个学期没考好,今年没考好他未来怎么办?所以特别纠结。所以面对孩子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孩子是否分裂我不知道,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知道自己有多分裂。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毕飞宇 教育 苏北少年堂吉诃德 白日梦 凤凰江苏 对话·名家风骨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