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赵本夫:随时准备逃回田野 消失在青纱帐中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电影《天下无贼》原小说作者,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五届副会长赵本夫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讲述都市人的乡愁。

Part2

谈宠物情缘:我上小学的时候,养过一条很优秀的猎狗,叫细狗。

凤凰江苏:聊到《猎犬白驹》,我们再聊一聊动物这个话题。在《猎犬白驹》剧本的研讨会上,您说过一句话,您说认为狗对人类绝对忠诚,那是人的一厢情愿。那你觉得动物与人类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赵本夫:从人的角度来看呢,是朋友关系,而且动物它也喜欢和人类建立一种友好的关系。一般的动物是不会主动去伤人的,它喜欢和睦相处的,我们说狗对人类忠诚是一厢情愿,那是的,如果你对它好,它才会对你忠诚,对你很好,你如果对它不好,它要反抗的,它也咬你的,狗急了咬人的,它真是要走开的,转脸走开的。那狗是有感情的,所以我们不要老得觉它对人类忠诚,它干嘛要对人类忠诚?你对它好不好啊?对它不好人家干嘛要忠诚你啊?这个关系是两好加一好乘一好,互相的一种关系。

我有一次看电视,看那个非洲特别感动。有个画面,说非洲有一个地方干旱,一个青蛙带着一群蝌蚪,一个小水池子里啊有很多蝌蚪,慢慢的它用快镜头放的,水越来越少,眼看要干掉了,蝌蚪快要死掉了,成千上万的蝌蚪。结果这个青蛙隔壁旁边不远处,有一汪很大的水,这个青蛙就去从那边处扒了条运河,用两条腿蹬,它那拼命的扒,拼命的扒,扒到最后的时候,扒出一条小河槽来。然后扒到最后一块土的时候,哎呀,它小心翼翼地把它蹬开,它怕砸到那个小蝌蚪,结果就蹬开了,那个水哗哗就过来了,然后它带着蝌蚪就游过去了,哎呦我看了,你说它没意识吗?太有意识了。其实我们要觉得,万类生命,其实它都是有灵的。

凤凰江苏:您刚刚也说,后来自己还养了很多动物,养过很多狗啊什么的?

赵本夫:我就是小时候,从童年,从少年时代,养过很多狗,养过一条真正的猎狗。我后来写这个小说,其实它最早的原始故事,就发生在我身上。我上小学的时候,养过一条很优秀的猎狗,叫细狗。这个细狗在北方很多,一直到河北,到山西,到陕西这一带,到河南,都有细狗这个品种,就是身子很长,腰很细,跑得特别快,腿长。当时从小叫细狗,不知道是哪个字。

当时我当时养这个狗呢,一到礼拜天,带着小伙伴在乡间抓兔子,那时候田野也不像现在,那时候田野兔子很多,礼拜天带着小伙伴,每天起码抓七八个兔子,特别好玩。一群小伙伴,我们围成扇形,走到田野的荒野里,围成一个扇形。我牵着狗走在中间那个点上,那么任何一个方向发现兔子了,狗离兔子都是最近的,因为这个弧度,我在中间,我们撒的很开,一天抓七八个,特别爱这个狗。

结果后来我考上县中学了,那正是三年困难时期, 61年,饿得摇摇晃晃的,浑身虚肿着去考学,结果考上了。当时不仅是全县最好的中学,而且是全省最好的中学,因为当时六十年代,江苏两个最有名的中学,一个是苏高中,一个是丰县一中,我就是丰县一中的学生。考上中学之后,当时没学费,后来我父亲说,那你先走吧,过几天我给你送学费去。我走的时候,我那个狗送了我大概有三四华里,一直它就(跟着我),不知道我要到哪去,它就要跟着我。我也舍不得,后来带它走走,再走就不行了,我怕它跑丢了,我就撵它,我说你回去吧,你快回去吧。后来它就停住了,在一片乱葬岗上,它站在那个坟上,一直看着我走远了,当时我已经流泪了,少年嘛。

后来过了几天,到县城报道了以后,我父亲来了,来了以后,把学费给我带来了,掏出一把油乎乎的碎票子。我就问他,我说钱哪来的,我父亲就流泪了,他说,我把你的狗卖了,哎呀,我当时就哭起来了,我说你怎么把我的狗卖了。我父亲实在是没办法,所以就特别难过。

后来这个狗的命运,我知道它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后来它就跑掉了,就像我这个《猎犬白驹》这个动画片一样,在狗屠带它走的半路上,它都被绑起来了,四肢都捆起来了,后来它用嘴把绳子咬断了,它半路逃掉了。逃掉了,还有一截绳子拴在腿上,结果它就在(因为我住在村前,村前有个很大的河沟,干沟)沟里面,它在里面转。我后来就是想,它可能是想回家,想回家但是又害怕,怕主人再把它卖掉,它就在那转。转的过程中,前村有个猎人,打兔子的猎人,带了一杆猎枪,忽然发现它了,一看腿上拴着绳子,就知道这狗是卖过的狗,卖过跑掉的狗,一枪,打死了。后来过了有一个月,四五十天吧,他听说是我家的狗,因为我父亲在当地很有人望,听说是我家的猎狗,他就把狗皮给我父亲送回来了。这个狗皮我见过,大概有四五十个洞,因为猎枪都是用铁砂子打的,四五十个洞。

所以这个事情对我(来说),一生,我都会记得这个事情。后来我到八十年代写小说,写这个故事,它是一个最早的触动点。

那个时候我养过很多狗,包括我工作以后在县城,我院子里养过几条狗,还养过十几只猫,我特别爱动物,养鸭子,养鸡,都养过的。后来在南京,我就没再养,就是怕狗受罪,因为我觉得除非你不养它,要养它你就得善待它。我现在家里有一只金毛犬,是我的女儿在读博士的时候一个同学养的,她不会养,都快把狗养死了。我说那你把狗带过来我养,我下楼去接它,我女儿用车把狗带来,那狗浑身全是血,便血、拉血,那个病很难看。我当即就把它送到宠物医院去了,花了两千多块钱治好了。现在跟着我,每天它都陪着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它就趴在我床头,一定要枕着我的拖鞋。我在书房,就在我桌子旁边看着它,特别的乖巧,特别的可怜。所以我休息的时候就带它下楼散散步,尽量给他多一点活动空间。所以要么不养,要养就得善待它。

凤凰江苏:现在也有很多人喜欢养宠物,养猫,养狗,但是因为有很多人是三天热度,所以当他们不高兴养的时候,就把这些狗丢掉了。现在有一个公益广告就是说,你爱它就要爱它一辈子。

赵本夫:是,是。

凤凰江苏:对你来说十几年就是你人生中的一段,但是对于它们来说那就是它们的一生。所以还是请各位养宠物的朋友,好好善待自己的宠物。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赵本夫 田野 青纱帐 名家风骨 凤凰江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