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赵本夫:随时准备逃回田野 消失在青纱帐中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电影《天下无贼》原小说作者,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五届副会长赵本夫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讲述都市人的乡愁。

Part3

谈《天下无贼》:七百万字作品中的一个短篇,甚至都不是最好的短篇。

赵老师,很多人知道您,是因为您是电影《天下无贼》的作者。当年,您面对媒体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小说是我的,电影是冯小刚。您有没有将这部几乎家喻户晓的电影当做自己的荣耀吗?

赵本夫:它是这样的,电影在客观上扩大了我的知名度,使更多的读者能够了解到我,但是这篇小说本身,其实是我七百万字作品中的一个短篇,或者说是一个小品,甚至说,它并不是我最好的短篇,我最喜欢的还有一些。当然我也喜欢这部,它拍成电影,当时有很多人问我,你怎么看待这部电影,我就说你把版权交给他们,同意拍成电影,就不要说三道四的。

但总体来说,我觉得这部电影拍得还是比较成功的,因为这部电影基本把我小说的本旨的东西表现出来了,但是有些部分是由于电影艺术的需要,增加一些电影元素,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基本的内核,比如对善良对良知的呼唤,基本的核心价值保留了下来,我觉得这还是挺好的。

凤凰江苏:您当年说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后来看过吗?

赵本夫:对,后来看了。当时是在南京放映的最后一天,在那之前采访的很多,我当时就关机了,我觉得确实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不愿意接受采访。但后来我正好过生日,在南京和家里人一块儿吃饭,吃完饭我就去看了,就在南京。最后一场我去看了。

Part4

谈土地母亲:很多人类的悲剧都是和土地有关系的,就是把土地当成了财富。

凤凰江苏:您的小说大部分都和乡土有关,比如说“地母三部曲”《黑蚂蚁蓝眼睛》《天地月亮地》《无土时代》。您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探讨都市文明与自然、人与乡土之间的关系,您有哪些感悟呢?

赵本夫:不了解我的人以为我很沉迷于乡村,迷恋乡村,是一种很落后的意识,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后现代意识,比现代意识还要前进一步。因为城市的发展,全球化的发展,社会的发展逐渐在向城镇化发展。对乡村、对自然、对大地的这种钟爱的情感越来越淡薄。人离开乡村太久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根。像“地母三部曲”, 叫“地母”,本身就看出我的一种倾向,一种选择:把大地当成母亲。而在人类历史上,土地是最大的一块财富,可以说人类历史上凡是大的战争纷争,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是围绕土地,都是围绕土地。你现在说国家的疆界,你侵入我的国家了,我的国家是什么?那就是土地。过去农民造反打天下,说四海之内莫非王土,这一块地就是我的了。包括农民发家致富,我买两亩田,省吃俭用做生意赚的钱,买块地。其实小到家庭,大到国家,土地一直是纷争的核心。但是当人类把土地当做财富的时候,争抢的时候,会产生无数的悲剧。你看看历史你就知道,很多人类的悲剧都是和土地有关系的,就是把土地当成了财富,你争我夺。但是如果我们把大地当成母亲,养育人类、养育万物的一个母亲,你会有另一种感情。

所以当年我最早写的时候,萌发这种比较清晰的思路的时候,就是在84年85年的时候。我带个小伙子沿着黄河古道采风,因为我家徐州丰县就是黄泛区,黄河故道流经我的家乡,我骑着自行车,从皖北,到豫中,到鲁西南,四省交界的地方,沿着黄河跑。有一天到了河南,我们在黄河边上休息,因为是中午的时候,田野里就没有人了,当时就看到老远的地方,苍茫大地,老远的地方有一个老人弓着背在那干活。很有画面感:广阔的天空,无边无际的田野,一个老人在那干活。我就久久地凝望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因为那时候84年85年,刚刚实行责任制不久。我忽然想到,老人现在劳作的土地,脚下的土地,现在属于他,但是300年前属于谁?1000年前曾经属于谁?再过1000年又将属于谁?你忽然发现这片土地谁都不属于,曾经无数次易主,都曾经认为是它的主人,但是最后都被埋在他的脚下,都被埋在大地,化为枯骨,都把他们收留了。

大地是母亲,谁想占有她都占有不了,就像历代的王朝一样,四海之内莫非王土,都希望自己的政权千秋万代,但实际上都不可能。两汉时代江山是最长的,进入封建时代以后,前后四百年,也就四百年,四百年以后又属于谁?那就搞不清楚了。所以谁想占有它,都成为人类很可笑的一个事情,最终大地是母亲,不管人类犯了多少错误,你付出了多少,最后都会包容你,敞开宽大的胸怀。你都是大地的人民。

凤凰江苏:我看过您的《无土时代》,小说里有一个叫石陀的人,他就有一个爱好,喜欢随身携带一个小锤头,经常锤开城市水泥地,让下面的土地露出来,他就很高兴。

赵本夫:通过这种细节,它其实是一种象征。比如说城里人,我们都说大家轻视了乡村,远离了土地,实际上在骨子里心里,其实还有。像我们有时候累了,烦恼的时候,到大自然放松一下,马上什么烦恼都丢掉了。大地可以包容一切,可以释放一切。比如说,我们城里人家里都有花盆,“地母三部曲”的《无土时代》的卷首语你注意到没有?里面提到了花盆,花盆是什么?花盆就是花盆,其实在我看来,它有更深层的含义,它是一种生命的记忆密码,因为所有的城里人的祖先都是乡下人。

在人类的历史上,最早是没有城市的,城市是后来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所有城里人的祖先都是从土地上走出来的。现在骂人的话,就骂人说你是乡下人,用这个来侮辱人,其实他自己也是乡下人,无非是你的祖先来的早一点,三代五代十代八代,其实现在城里人往上查三代四代,基本都查到乡下去了。花盆就是城里人关于土地和祖先种植的残存记忆,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记忆还在血脉里残存着,这种情感是根深蒂固的。所以说人最终还是离不开大自然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赵本夫 田野 青纱帐 名家风骨 凤凰江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