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街小巷都有花灯闪烁 扬州人一到过年就开始玩花灯


来源:扬州晚报

花灯是趣味年货,对于扎灯艺人来说,更是他们忙年的一部分。腊月二十二了,陈志康一家还没来得及准备年货。“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扑在了扎花灯上,从早上八点忙到深夜,一刻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原标题:花灯是老扬州重要的年货,新春伊始,大街小巷几乎每晚都有花灯在闪烁——古巷花灯 点亮新春

导读:花灯是趣味年货,对于扎灯艺人来说,更是他们忙年的一部分。腊月二十二了,陈志康一家还没来得及准备年货。“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扑在了扎花灯上,从早上八点忙到深夜,一刻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剪纸博物馆内的花灯。

剪纸博物馆内的花灯。

子孙灯。

子孙灯。

花灯艺人正在制作花灯。

花灯艺人正在制作花灯。

“喜羊羊”花灯。

“喜羊羊”花灯。

俏皮的羊灯。

俏皮的羊灯。

扬州花灯“兔子拔萝卜”。

扬州花灯“兔子拔萝卜”。

花灯艺人整理花灯准备运往市场。

花灯艺人整理花灯准备运往市场。

花灯市场。

花灯市场。

过年,对中国人来说是一年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依据老扬州的传统,从腊月就能看到市民忙年的身影。过年的头等大事就是置办年货,花生、瓜子、糖果、葡萄干……在这些年货中,不得不提到一个趣味年货——花灯。俗话说“十三上灯、十八落灯”,其实一入正月门,扬州人就开始玩花灯了。新春伊始,几乎每个晚上,扬州的大街小巷都会有花灯在闪烁。

老扬州嫁过女儿要“送灯”

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在全国各地,都有着特有的风俗和习惯。而对于花灯,这一特殊的年货,扬州人有着自己的民俗。

凡有嫁女儿的人家,女儿出嫁的第一年,年前就开始张罗买灯送女儿。老扬州人吴德祥说,扬州人“送灯”颇有讲究,选择的时间得在正月里,一般在正月初六、初八、初十、十二、十三的日子,送灯要送单数。

“送的花灯数目也是有说法的,一般人家送五张灯,讲究的人家送七张、九张和十一张的都有。”花灯工艺师陈志康卖了十多年的灯,老扬州人买什么样的灯,他如数家珍。“一对鱼灯代表年年有余,一张荷花灯寓意和和美美,一张麒麟送子灯祝福早生贵子,一张藕灯祝未来的宝宝白白胖胖。”

那么特别讲究的人家呢?陈志康笑着说,那还得添上一对宫灯,还有的人家还要加上一对子孙筒。

在扬州,双方“交灯”的过程也如同程序复杂的仪式一般。“双方都要约定好时间,送灯接灯都要放鞭炮预示吉兆。”在陈志康看来,这已经算是简化了的送灯仪式,“过去大户人家初一就要挂宫灯,端午、中秋用的灯具都各不相同。”

扬州琉璃宫灯曾为贡品

谈到扬州人玩灯的历史,就不得不提到唐代便传入扬州的“琉璃灯”。相传,明清时期,扬州生产的琉璃灯以“精、巧、细、活”闻名全国,扬州民间艺人制作的琉璃宫灯,更是成为了贡品。

剪纸博物馆馆长王京对于琉璃灯的历史颇为了解。“制作琉璃灯要经过切碎、压制等二十多道工序,使用的原材料都是牛羊角。”王京记忆里,这些灯即使经历风雨,颜色也是经久不衰。

如今,这种用上等的羊角胶、牛角胶制作的琉璃灯,在市面上已经很难见到,数十年前,陈志康曾见过。他的师傅王革新老人是制作琉璃灯的行家,陈志康曾见过他制作过琉璃灯。“做琉璃灯的胶都是用土法手工制作的,根据灯的造型,再将牛羊角胶裁剪成若干大小片块,最终制作出一盏琉璃灯。”在他的印象中,制成的灯半透明的,大多是红绿两色,灯上可绘画,可描金,还能防风雨,能年复一年按时节需要多次使用。

琉璃灯金贵,品种也多。“根据不同的节日,所挂的琉璃灯也不同。”陈志康说,新年、上灯、元宵节,大户人家的琉璃大灯都要点着,端午节要挂上琉璃龙灯,而中秋节则是月亮宝塔灯。

“传统的琉璃灯造价高昂。”据说,在上个世纪,曾有人用塑料片代替牛羊角,色彩、造型都远不如传统的琉璃灯,很快就被淘汰出了市场。

子孙灯工艺传承600多年

和琉璃灯一样,定型难、原材料难加工,让传统的篾子灯彩在市面上也日渐稀少,而在扬州城北乡槐南村鸭成荡组仍然沿袭着百年前传统。每到春节之前,村舍前根根竹竿整齐串着村民们做好的手扎灯笼。据当地村民介绍,这些子孙灯使用的工艺,是六百多年前,他们的祖辈从苏州阊门迁徙至扬州时带来的。“现在扎花灯已经成为了我们村的传统,整个村里有五十多个人从事这一行当。”

切篾片、编织、包油纸、上色、贴“囍”字……子孙灯只有约二十厘米高,但是工艺却很复杂,将竹子一节节切开后,切成厚度只有二毫米的篾片并非易事。而切篾片的手艺传男不传女,更是让会这门手艺的篾匠少之又少。

正月一到,村民们就会带着自己制作的子孙灯到市场上卖。“工艺复杂但是价格并不贵,这几年一只灯的价格固定在五块钱左右。”王京介绍,扬州也有挂子孙灯的传统,逢上喜事、过年,都要挂上两盏,寓意多子多孙。“因此买的人并不少,一年下来村里做的十万只篾子灯笼几乎都能销售出去。”

钢丝灯也全靠手工制作

花灯是趣味年货,对于扎灯艺人来说,更是他们忙年的一部分。腊月二十二了,陈志康一家还没来得及准备年货。“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扑在了扎花灯上,从早上八点忙到深夜,一刻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陈志康的双手布满了老茧,因为扎花灯留下一道道伤痕,手上包上了胶布。“十多年前,上班间隙我跟着师傅开始学习扎花灯。”陈志康说,那个时候就已经流行用钢丝制成的花灯。

在陈志康看来,钢丝相比较于竹篾子和包装带,更容易定型,即使立在地上也更加能站得住。虽然钢丝省去了竹篾子切片的过程,但是构思、搭架子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少。“毛绒玩具制作不成功还可以通过填充物来重新塑型,而花灯一开始架子就要拉好。”

每年找陈志康定做花灯的商家很多,有时候他也想做一些大型的产品,但是考虑到存放场地和销售的问题,还是更愿意做一些大家喜爱的民俗产品,比如经久不衰的兔子灯、荷花灯、藕灯和生肖灯。“这两年老百姓对于年俗的东西更喜爱,扬州的灯彩也在节节发展。”

今年是生肖羊年,为此陈志康设计了多种图案,制成了十多种羊年花灯造型,最终只选择了一款绵羊、一款山羊、一款大尾羊的花灯造型推向市场。做了十几年的花灯艺人,陈志康说,以前跟师傅学的那一套手艺只能是基本功,现在从材料到工序,他都有了自己独创的一些东西。 “扎花灯是传统工艺,但更需要创新。”

扬州人一到正月就开始玩灯

据了解,扬州花灯主要分为“玩灯”和“彩灯”两大类。王京介绍,“玩灯”就是孩子们手上娱乐的“花灯”,有提在手上的“提灯”,有莲藕灯、荷花灯等;还有举着的挑灯,像龙灯、人物灯;还有“拖灯”,像兔子灯、生肖灯等。

而“彩灯”则是固定在庭院内的,扎灯的工艺更加复杂,体积也更大,有各式各样的装饰。

俗话说“十三上灯、十八落灯”,其实扬州的大人孩子们一到正月就开始玩灯了,他们玩的是“花灯”。陈志康说,每年大年初四、初五,只要天气好人不多的时候,总能看到一家人带着一堆灯出来“玩”。这些灯都是生肖灯,文昌花园一户人家从孩子出生那年开始就买生肖灯,从狗开始像接龙一样一只只灯彩被串联起来,一路拉过,特别有气势。“每年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引来不少人驻足围观。”

每户人家玩法不一样,也有扎灯艺人曾经遇到过客户专门给孩子“私人定制”花灯。“推车周围被围上了一圈兔子灯,孩子坐在其中,家长一推就可前行了,这样的玩法也很特别。”

扬州灯彩“亮”遍天下

扬州灯彩工艺精湛,在历史上久负盛名。扬州民间灯彩不单单在本地受到老百姓欢迎,更多的大型花灯还“走出去”,点亮了世界各地的春节元宵夜。

在工艺厂,春节前也正是工人最繁忙的时候,灯彩老艺人正在加班加点,赶制来自各地的订货单。“前一阵子我们刚刚赶制完成的灯彩,已经运往了台湾。”除了台湾,历年来扬州的灯彩在上海豫园、山东枣庄、河北涿州,甚至是以色列、美国、马来西亚,都曾留下了倩影。

不过老一辈灯彩艺人也有担忧,这项传统工艺不容易掌握、做起来比较累,如今学习灯彩技艺的,已经很难看到年轻人的身影。“随着工业化生产的大规模发展,很多民间手工艺正面临失传的困境。”工艺厂相关负责人朱华说,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将这样的工艺传承下去。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其实作为扬州特色灯彩,在扬州的名号似乎并没有外地来得那么响亮。“扬州灯彩更像是一种春节和元宵期间必备的趣味年货,并没有打响自己的品牌。”王京说,这样传承千年的技艺在扬州就要让它既保持民俗文化的活力,也要成为一张名片。“除了在外地,希望在本地也能够多举办灯会,让扬州的灯会也能成为一张旅游名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花灯 扬州 民俗 琉璃宫灯 工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