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孙晓云:中国人对书法的关注 是长在身上融在血液中的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江苏省美术馆馆长,南京市书法协会主席孙晓云女士,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分享自己的艺术人生,讲述“传承”与“润物”的书法使命。

江苏省美术馆馆长,南京市书法协会主席孙晓云女士,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分享自己的艺术人生,讲述“传承”与“润物”的书法使命。

孙晓云做客凤凰江苏

Part1

谈儿时教育:写好中国字,才能做好中国人,这是一个家长对孩子的首要要求。

凤凰江苏: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跟您聊一聊,知道您是出生在书香世家的,您的外祖父是著名的文字学家、篆刻家、书法家朱复戡,您的妈妈和舅舅写字也非常的好,那您能不能说说这种家门的熏陶,对您艺术成长的道路有没有影响呢?影响大吗?

孙晓云:那当然是影响很大了,我们现在所讲的耳濡目染,从小培养啊,童子功啊,这都离不开从幼年时代的熏陶。我正是因为从小生长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三岁开始就写字,所以我在自己不认识字的时候,已经能把汉字写得很漂亮了。这样的基本功,后来这么多年,无论是在小学,中学,高中,后来到长大以后,书法就始终伴随着我,就没有离开。这样的每一天日积月累的训练,是不能替代的,所以古人就讲过嘛,“字无百日工”,就是说你想短时间内想把字写好,是不太可能的,写字这个东西就是要花很多的时间才行,必须是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的这种点点滴滴的坚持和积累。

凤凰江苏:那您刚刚说了您三岁就开始写字了,当时妈妈或者家里面人看到会不会觉得,很惊讶,这么小的年纪就可以写一手好字?

孙晓云:也是他们培养我的,因为我小时候可能这方面比较有天赋,觉得这个孩子写得很好。我就是从写象棋的那个车马炮开始写的,那时候每一个棋子上面不都有字嘛,楷书写的字。一晃这么多年就过来了,当时写的时候我还记得很清楚呢,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叫车,这个叫马,这个叫炮,依葫芦画瓢,能够写得很像样子。

凤凰江苏:我们知道写字啊,尤其是学习书法都是从临摹开始的,您小时候临摹谁的字啊?

孙晓云:我小时候,主要是我母亲给我两本帖,我就印象很清楚,一本是大楷字帖,是柳公权的《玄秘塔》,还有一本是王献之的《十三行》,小楷。这两本帖是我从小第一次接触到的古代碑帖。小的时候我记得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写张大字,写张小字,但往往偷懒,大字写好不太愿意写小字,因为手酸,写得很累嘛,手酸。但是这种日积月累是伴随着我的兴趣,我妈妈给我批改作业,好的打一个圈,再好的打两个圈,最好的字打三个圈,所以我每次看到我的本子上有很多圈,也很高兴,就是积累嘛。

凤凰江苏:您临摹您的外祖父的字吗?

孙晓云:没有,但是实际上有些地方还是挺像的,因为它可能还是有一点遗传吧。

凤凰江苏:您小时候肯定也会有一些趣事吧,就是在学习书法的时候。小孩子嘛,都生性贪玩……

孙晓云:因为我把书法就当做玩,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苦,很有兴趣。我觉得书法就是玩,是最好的玩。我记得小的时候,有一次出那个麻疹,昏迷了大概有半个月,后来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我要写字,觉得好长时间没写字了。我就叫我外婆把我人这样靠起来,拿个被子垫着,把棉袄帽子全戴起来,把过去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玻璃板,放在我的腿上,放到被子上,在上面写字,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五岁的时候。

凤凰江苏:您现在有一个这么大的艺术成就,跟您父母的教育是离不开的,能不能跟我们广大的网友,尤其是身为父母的家长们分享一下,他们是怎么教育您的?

孙晓云:谈到这个教育问题,我觉得我可能要对家长说了,关键是,要看孩子的兴趣。这个孩子的兴趣主要是有两种,一种是他天生的兴趣,还有一种是怎么培养他的兴趣,这要分两个步骤。那我就是天生的对书法感兴趣,再说我妈妈他们发现了我这样的一个兴趣,在上面也着重培养我。她的方式方法我觉得从来没有什么,就是在书法培养上没有什么训斥,只是一种鼓励。我在学校里呢,每次都写得最好,所以很有荣誉感成就感,老受表扬嘛。

所以孩子更多的还是要鼓励和表扬,激发起他更大的兴趣,然后在这个当中再帮他修正一点什么。就是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关键是要提高他的兴趣,其实写字是很愉快的事情。另外一个可以诱导和启发他在这个方面有所发展。但是这个书法,我认为不是少部分儿童要干的事,他应该是全民性的。每一个儿童,家长都要有责任,写好中国字,才能做好中国人,这是一个家长对孩子的首要的要求。

现在教育体制不是已经在编中小学书法课程,当必修课来上了嘛?所以现在国家也意识到这么一个问题,科技很发展,教育也很发达,但是由于硬笔替代了毛笔,甚至硬笔都在替代,打键盘,发信息,是吧,所以年轻人一般都不写字了。但是这个背后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书法的承传,就要失传了,这么一个问题,所以教育部现在也在编中小学书法教材,就是成为一个教育的必修课,我觉得这是一个迫在眉睫,非常及时的一个事情。否则你光谈中国文化的自觉自信,你对文字的书写就丧失了,所以这才是一个最首要的问题。

相关新闻:

标签:书法 孙晓云 血液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