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茅威涛:我天生就是那种想去挑战自己的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这次我们移植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布莱希特的特点就是间离、移情,就是当观众要掉眼泪的时候,让你掉眼泪,立马跳出来告诉你一些思辨的话,或者说一些理性的表白。而中国戏曲最擅长的就是要有内敛的、煽情的,越剧的特点就是男欢女爱,才子佳人,特别诗意。

茅威涛接受凤凰江苏专访

谈江南好人:首次一人饰演了一男一女两个角色

凤凰江苏:茅老师你好!我刚刚在舞台下面看了整场《江南好人》的演出,我觉得特别棒。

茅威涛:谢谢。

凤凰江苏:您觉得咱们的《江南好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茅威涛:其实这个戏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课题,因为中国戏曲一直是以抒情、写意、诗画为主,特别是越剧。这次我们移植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布莱希特的特点就是间离、移情,就是当观众要掉眼泪的时候,让你掉眼泪,立马跳出来告诉你一些思辨的话,或者说一些理性的表白。而中国戏曲最擅长的就是要有内敛的、煽情的,越剧的特点就是男欢女爱,才子佳人,特别诗意。比方说,我演绎的一些像陆游、唐婉的这些古代人爱情的一些悲欢离合,最擅长诗歌和散文的越剧,他突然要学着写议论文、证论文,这个对我们来说就像是个课题一样需要去尝试。但是我相信一个剧种敢于挑战自己,是一个剧种的成熟和他自己内心的一种信念和力量的标志。

我们有没有这样的格局?除了才子佳人、男欢女爱,这些是对我们来说是驾轻就熟的,但是我们有没有能力再去演绎一些就是像今天《江南好人》这样的戏,演绎一些外国的戏剧题材来重新改编成为一个移植的作品、一个越剧?这实际上对一种语种的发展和丰富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

凤凰江苏:我知道《江南好人》里面的一大亮点,是您一个人饰演了两个角色,一男一女。这在您之前演的戏剧当中可能是首次展示的吧。

茅威涛:对,这是我第一次在舞台上演女性。我从艺35年,从一开始就是攻小生的,从来没有演过女性。开始的时候其实很有意思,戏曲就是有一个技术的,你没有这些技术储备时,你不知道手脚该往哪放,不知道怎么表达。严格地来说,我经过半年的时间,慢慢的找到从女性转到了男性、又从男性转换到女性这样的方法。全场我差不多有十几次的换装,每几秒钟都要女人变男人,然后声腔也要改变。

凤凰江苏:我听说,您和您的团队准备这部戏当时排练了整整六个多月,然后你为此前脚掌都磨出了茧。

茅威涛:对,这个非常有意思。

凤凰江苏:您觉得这样的付出值得吗?

茅威涛:我觉得值得啊。因为你喜欢嘛,演员是你的职业嘛,你自己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假如说你自己都不满意,你觉得我没达到标准的话,那就很难让观众满意。所以,我在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确实是花了很大的功夫,然后我觉得这也是对自己的挑战。就像刚才你说的,那个前脚掌磨出老茧来。因为小生的着力点是平的,甚至脚后跟比较用力一些,而旦角他的整个姿体是是往前的,气息是往上提的,而小生是往下沉的,所以一下子我气一上来,我就唱不出来了,气息没了、不通畅了,另外就是自己都不懂怎么走圆场,然后就老茧都出来了,自己都不知道。就在排练场上磨出来之后,慢慢到现在,我可以自如在演这个沈待的时候,一下子变成一个女性,然后扮上男装的时候立马变成男性。在不断排练和演出过程当中,越来越驾轻就熟的,可以在瞬间有一个性别的转换。

相关新闻:

标签:茅威涛 专访 凤凰江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