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茅威涛:我天生就是那种想去挑战自己的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这次我们移植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布莱希特的特点就是间离、移情,就是当观众要掉眼泪的时候,让你掉眼泪,立马跳出来告诉你一些思辨的话,或者说一些理性的表白。而中国戏曲最擅长的就是要有内敛的、煽情的,越剧的特点就是男欢女爱,才子佳人,特别诗意。

谈地方戏创新:我特别敬畏传统,我不敢去越雷池

凤凰江苏:许多可能喜欢把我们的戏剧和电影相对比,虽然可能像刚刚的《江南好人》,赢得了观众的满堂喝彩,可是和电影的火爆相比,可能相差还是甚远。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茅威涛:对,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在人生中一个慢慢历练的过程。自己越来越懂得你享受舞台的那个瞬间嘛,也许搞电影他会有很大的知名度,有很好的收益,但是搞舞台艺术可能就是观众就这么几个观众,然后你的收入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搞影视的相比。但是你必须去明白,你的职业就是这样的。假如你不想干这个,你可以就去选择,你去干影视去啊, 干别的去。

凤凰江苏:当您功成名就的时候,您可曾想过去离开团,往娱乐圈方向发展呢?

茅:我还真从来没想过。我也去票一些影视剧的时候,我从来都是把自己当票友的。因为我实在喜欢在舞台上,这个四方空间里,那种灯光下的诠释、那种挥洒,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这是我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认识的一种表达,所以我觉得我离不开这个。就像画家他离不开画笔一样,作家他离不开自己的写作,音乐家他离不开音乐一样,我觉得我也离不开这个空间。

对外来说他很重要,他就是我自己的一个话语表达。那您觉得这个地方戏啊,可能现在是比较小众的那么一个受众群,但您想我们这个地方戏想要把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发扬光大,他的出路在什么地方?今天的观众需要什么,就是他市场的需求。假如说我们艺术作品也是艺术产品的话,必须知道消费者他希望看到什么,那比方像这个戏,我们已经大量的改编,甚至就是说已经在做一个实验性的一个剧目了,但是我们里头有非常地道流派的唱腔。今天很明显南京的越剧观众,也有很多老观众么,你看一唱到流派唱腔,他就会鼓掌,那么这是他习惯了的。但是我相信他慢慢的在接受我们一些的新的表达方式之后,这些演剧风格和美学心态的改编他也会接受,慢慢就成为了一种新的传统。

但是有一点很多人都觉得当我们在创新的时候,以为我们一创新就把传统给扔了,这是大错特错的,而往往有资本去创作的人,他往往对传统就是特别敬仰和膜拜的。我特别敬畏传统,我不敢去越雷池,说我把传统不要了。我希望他有一种更新的演出风格,更新的一种我们自己越剧的美学形态,去丰富,去发展,去让他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观众的需求。所以有了好作品,我相信只要你有了好的营销的策略,观众还是会来看的。

我知道今天南京就有很多观众看完《江南好人》以后,爱上越剧、爱上小百花的。比方我们有一次上了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观众就“哇,有这样一个剧种啊,有这样一个剧团”,太有意思了。我经常跟我们的小朋友们开玩笑,我说你们想好了啊,想干这行就好好干,不想干的赶紧走人。你干着这行,你别想着我去拿奥斯卡奖,不可能的。你自己必须要想好,干这个可不是简单的活,你说干这个,又唱又表演,又要有形体,也就是说唱做念打,我们越剧打还少点,唱做念表。影视剧演员不需要这些四种五法。我有的时候挺骄傲的。我团有的淘汰出去的,去搞影视都搞的挺红的,但在团里他不见得能成大角儿,但是搞影视剧不是说你就一定适合,你就是适合在舞台上,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儿搞。这个艺术他是有他独特的一种魅力的。然后当演员他享受这个舞台给你带来的这种生命的灵动性,这可是很美妙的,是在镜头前可感受不到的。

相关新闻:

标签:茅威涛 专访 凤凰江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