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丹青接受凤凰江苏专访:我们有过很体面的过去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画家陈丹青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的创作生涯,他对中国山水画的理解,他的人生理念。

画家陈丹青做客凤凰江苏“对话·名家风骨”栏目,畅聊他的创作生涯,他对中国山水画的理解,他的人生理念。

陈丹青接受凤凰江苏专访

谈影响力:我没有什么影响力,就是过去有些虚名,大家还知道。

陈丹青:我没有什么影响力,我从来不参加国内的展览,没有什么影响力,就是过去有些虚名,大家还知道,没有影响力的,我不要有影响力。

凤凰江苏:还在创作吗?

陈丹青:画,当然在画。我今年画了一张六十岁自画像。嘿嘿,好久没画自画像了。

谈董其昌:临摹他的山水有无穷的快感,无法解释,就是喜欢。

陈丹青:我一再说我画的是印刷品,我画的是董其昌的画册,董其昌时代他是看不到他的画册的,这个是西方印刷品技术进来以后才有这种画册,董其昌时代没有画册的,所以,哎,我看不到他的原作,我就拿他的画册来画,因为画册很好看,上面正好有一张董其昌的画,然后画出来好像也蛮好看的。

因为董其昌,他是一个反射体,他的画里面,一直从北宋到五代,到当然元代,还有包括明代,他跟其他画家不同,其他画家自己有一个风格,可是他(董其昌)是一个很多面的人物,我不了解他的传记,我也故意不去读,我想一个素面相对的一个情况去看他,差不多是用西画的眼睛去看他,我是画写实的嘛,画写实的就是你长的什么样子我就画出来是什么样子,我不会改变对象,我也不改变董其昌,但是问题,你一笔,一笔,他是临摹他的山水的时候,无穷的快感,我也画过其他人的画,都没有他给我那么多快感,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种喜欢,无法解释。

谈当代水墨画:经看的没有几个人,齐白石、傅抱石、潘天寿,就这么几位。

陈丹青:当代水墨画的历史很短,咱们从1900年算起,到现在也就是一百多来年,可是中国山水画历史,如果从宋开始有上千年,你一个百年传统跟千年传统,你无法对应的,这是一个,第二个呢,这一百年西化以后,另外一个画种和一个画种背后的大文明进来了,进来以后呢,中国人就乱套了。不光是画,整个文化都是这样,所以这一百年看下来,淘来淘去,能够经看的没有几个人,没有几个人,齐白石、傅抱石、潘天寿,就这么几位。

你再看古人的东西,你会觉得哎呀,我们古人自己有很好的过去,为什么这个过去没有了,真的,我们会很惊讶,就是我们有过很体面的过去,我们忘记了,甚至我们不太知道那个有多好,所以我很在意,现在年轻人就是现在70后以下,其实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经过断层里的一代,所以我们是没有记忆的一代,所以对西方也了解的很有限,可是现在年轻人他只要愿意,他什么都能看到,所以他们的判断力应该比我们更客观一些。

谈《退步集》:我是退步了,有点开玩笑,有点说实话,好玩一点才好嘛。

陈丹青:这本书的价值在哪里呢,就是年轻人,年轻人没有人为他们讲话。

凤凰江苏:书名是谁给的灵感?

陈丹青:就南京的嘛,我到现在不知道他是谁,他说你这样讲来讲去是要退步的。我是退步了。我想不出这个书的名字,我也不是写书的人。这个有点开玩笑,有点说实话,就这个样子,我是好玩一点才好嘛。

凤凰江苏:对年轻人说点什么?

现在年轻人没有很多很好的长辈,我们小时候现在回想起来,里弄里大妈都比现在教授有教养,她会教你怎么做人,小孩子应该怎么样,现在没有了。我就是想对青年人说,不要相信年纪大的人说的话,相信自己,就是胆子大一点,不要怕,你真的喜欢一件事情,你去做,真的会去做,然后他真的有才能,他就真的会成功。

相关新闻:

标签:陈丹青 凤凰江苏 专访 我们有很体面的过去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