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毕飞宇:心疼这代年轻人 这个社会有些地方不太健康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我觉得我只写了一个故事:疼痛”,曾经写过《青衣》、《玉米》、《推拿》等著作的著名小说家毕飞宇,这次选择写一个真实的故事,因此有了《苏北少年“堂吉诃德”》,一本夹杂着真实温情与疼痛的少年传记。

原标题:毕飞宇谈17岁儿子:曾被儿子夸“你比我写得好”

“我觉得我只写了一个故事:疼痛”,曾经写过《青衣》、《玉米》、《推拿》等著作的著名小说家毕飞宇,这次选择写一个真实的故事,因此有了《苏北少年“堂吉诃德”》,一本夹杂着真实温情与疼痛的少年传记。

这个年近50的“青涩”中年在面对自己17岁的儿子的时候,有一种少年朋友相伴的氛围。“现在的年轻人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毕飞宇的儿子明年高考,虽然毕飞宇也曾想过给儿子更自由的空间,但面对现实,他眼睛里只能透出一种无奈。因为这位曾经历过残酷也美好“少年”时光的人父知道,真正自由的少年时光是怎样的轻松美好。

毕飞宇

“非虚构,如人照镜”

毕飞宇看起来很年轻,他喜欢开玩笑,一边吃饭还一边高谈阔论着体育新闻,“为什么作家看体育,因为体育是一个互相协作的项目。而作家大多数情况都是比较自由独立的。我认为有时候需要这种协作的精神。”

拍摄的时候,毕老师也显得调皮可爱:“你说我要先看美女还是镜头。我还是要看美女的呀!”然而随着采访的深入。他收敛了玩笑,义正言辞地说出自己的忧虑:“我心疼这代年轻人。这个社会有些地方不太健康!”和刚才调笑风生判若两人。就是这样的毕飞宇,在“文革”特殊时期成长起来的少年,在国家发展中度过青年时代,如今中年,洗尽铅华,他开得起玩笑也讲得来严肃。

此次《苏北少年“堂吉诃德”》是毕飞宇第一次尝试非虚构类的作品。这一次书中讲述的都是真实发生的故事。“写非虚构就是事情就在那儿,你必须按照真实发生的事情去描写。你必须去面对真实。就像一个具体的人照镜子。”

毕飞宇1964年出生于杨家村,随着父母工作的调动,他又来到“陆王”村。之后又来到了“中堡”镇,因为父亲被打为“右派”,他们居无定所也一无所有。整个少年时期极其漂泊。在书中毕飞宇说:“我知道我来自远方,我也知道我的将来也是远方,我唯一仅仅不属于‘这里’。”

谈到小时候,毕飞宇垂下了眼睑:“实际上我生活过的村子我自己也不愿意回去。每次去以后特别难过。只要不是万不得已,我在回避这个地方。真的从我内心来讲不愿意去面对那段日子。”

毕飞宇的少年时光虽然在贫穷中有苦难心酸,但是更多的还是快乐和自由,“有人问我这是不是一本苦难的书,我觉得得从两方面看。起码我小时候,我的父母是乡村教师,在村子里受人尊敬,别的孩子闯祸了要挨打,我就从来没有。第二是,我长大之后才明白那时候的苦难,可是我得诚实,我不能是一个早慧早觉的少年。”

中年的毕飞宇对自己的生活更有把控,人总是要长大的。但是这种无根的危险感仿佛始终伴随着毕飞宇,你仍能在他的玩笑间看出一种少年的失落。借用书中的话来说,“命运让我这样,我就这样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戴娣]

标签:毕飞宇 儿子 疼痛 少年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