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国平:功利时代的思考者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近日,70岁高龄的周国平先生再推新作“周国平人文讲演录”丛书。本套书分两本,分别是《幸福的哲学》和《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 该讲演录是周老将近20年所做的各种讲座、演讲的讲稿整理结集。

谈子女:在家里谈哲学特别可笑,我不愿意孩子过早地想这些无解的问题。

问:作为一个哲学家,您平时在学习上,生活上怎么要求女儿的?有困惑么?

答:我肯定没有故意用哲学影响她,我在家里从来不谈哲学,我觉得在家里谈哲学特别可笑,特别傻,而且我内心并不愿意孩子过早地想这些无解的问题。但是,她一旦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是鼓励她的,我会夸她提的问题特别棒,这说明她聪明。孩子的生命本能太旺盛了,她的智力在生长,生命也在生长,她的这种旺盛的生命本能是压抑不住的。所以她的生长过程中,会有很多问题,但那是正常的。所以我们要平常心对待。

啾啾挺好的,我想趁此机会谈谈我的教育观念,我对孩子要求什么。她上小学时,和别的同学相比非常轻松,课外班一个也没上,有大量时间读课外书,功课也对付得很好,在班上一直是前一、二名。升初中的时候,我给她选了一个离家最近的学校,就在家门口,从窗口可以看见学校的操场,去学校五分钟就到了。我完全可以选一个更有名的学校,她是市三好学生,应该是容易进的,但是我觉得让她轻松是最重要的。十五中也是北京市的重点学校,生源不错,她的这个班优秀生比较密集,所以要说成绩的排名,就比上小学时退了一点,大概在前五、六名波动。我告诉她这不重要,成绩中上就行了,重要的是身心健康和快乐。我让她自然发展,不要求她以后一定上清华、北大,上名校不一定就优秀、幸福。孩子未来会怎样,谁都不知道,这一半掌握在上帝手里,一半掌握在她自己手里。掌握在上帝手里的那一半,父母毫无办法,掌握在她自己手里的那一半,父母可以有所作为,就是通过正确的教育帮助她具备正确的人生观和真正优秀的素质。

谈讲座:读书写作是讲座的基础,那些讲座专业户是很可怜的。

问:《幸福的哲学》、《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应该说脱胎于您这么多年的演讲,请问演讲的过程,对您的哲学思考有何促进?与“独处”式的思考有何不同?

答:近些年来,除了学校,我还在另外一些场合做讲演,其中有面向社会公众的讲座,有企业或企业家论坛,也有党政机关论坛和培训班。如果是开放的讲座,台下有许多我的读者,面对面的交流也常有热烈的时候。如果是面向某一界的讲座,就更需要平静的交流,内容必须有针对性。我所讲的无非是一些哲学道理,为了使不同领域的听众对我讲的东西感兴趣,我就必须了解相关领域的情况,寻找两者的结合点。事实上,正是做这些讲座的需要,推动了我更多地关注和思考现实问题,这对于我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收获。

话说回来,虽然有快乐,有收获,我仍认为自己不是一块做讲演的料。我的本能告诉我,坐在家里静静地读书和写作,这是我最舒服的状态。对于我来说,读书和写作也是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出去做讲座的一个基础,是“养兵千日”,而做讲座则是“用兵一时”。我觉得那些讲座专业户是很可怜的,我自己决不愿意这样,因为结果往往是越来越空,不断地自我重复。

谈哲学:哲学就是让你从这个局部中跳出来,看一看人生的全景,想一想人生的大问题、大道理。

问:您曾在80年代中期以著作引起了“尼采热”,90年代后您又掀起了一股谈心风格的平实的散文热。您认为新世纪是不是离哲学远了?可为什么人们越来越喜欢读关于“幸福”的读本呢?

答:多年前,我在北大讲尼采,那时我刚写出关于尼采的第一本书,也是我第一次给大学生讲尼采。地点是办公楼礼堂,时间是夜晚,刚开始讲,突然停电了,于是点一支蜡烛,在烛光下讲,像布道一样,气氛非常好。凑巧的是,正好讲完,来电了,突然灯火通明,全场欢呼。记得当时也到清华、人大、师大等校讲过。那几年里,大学生对西方思潮很热衷,成为一种时髦。我写的《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一年印了9万册,译的《尼采美学文选》一年印了15万册,盛况可见一斑。现在冷下来了,大家都比较务实,对信仰、精神追求之类好像不那么起劲了。我倒觉得这就真实了,特别关心精神方面问题的人总是少数,大多数人在务实的同时有所关心就可以了。

人都是缺啥说啥,现在幸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正说明大家感到不幸福。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问题出在心态,心态不好,怎么可能幸福呢?这个时候就应该去找哲学。我搞了一辈子哲学,到头来发现,哲学的真正用处是什么?就是让你有一个好的心态。我们平时都过着具体的日子,做着具体的事情,有顺心的时候,也有不顺心的时候,有快乐,也有苦恼、困惑、纠结。哲学就是让你从这个局部中跳出来,看一看人生的全景,想一想人生的大问题、大道理,人生中究竟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这就是价值观,哲学对于人生的最大意义就是帮助你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一个人有了正确的价值观,就会有好的心态。你再回过头去看局部,对于重要的东西,你就能看得准、抓得住,对于不重要的东西,你就会看得开、放得下了。你仍然在过具体的日子,做具体的事情,但心态不一样了,境界也不一样了。

问:中国人,是不是比较缺乏哲学精神,并且缺乏哲学的启蒙和教育?哲学之于人生、之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怎样的意义?

答:哲学关注的是人的精神生活,满足的是人的精神需要。因此,哲学有没有用,归根到底取决于对精神价值的评价,亦即对于个人和人类来说,精神生活有没有用。正是在对精神价值的看法上,中西文化传统显示出了重大差异。我们中国人历来把不实用看作缺点,对于哲学也强调要经世致用,这至少是儒家哲学的传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人是缺乏哲学精神。

哲学的沉思给了我们一种开阔的眼光,使我们不致沉沦于劳作和消费的现代旋涡,仍然保持住心灵生活的水准。在现代社会中,生存竞争十分激烈,人们尤其青年人往往会面临精神追求与生存竞争之间的冲突,为此感到困惑。一个人在精神方面投入太多,必然会疏于物质的追求。在利益的竞争中,面对惟利是图的奸人,品行好的人也很容易吃亏。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拿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也许只能这样想:如果精神追求真正是出于内心的需要,那么,我们理应甘愿承担为此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包括物质利益方面可能遭受的损失。事情取决于你看重什么,仅仅是实际利益,还是人生的总体质量。在这方面,哲学能够使我们对人生的总体质量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力,对于世俗意义上的成败有一种比较超脱的态度,在竞争中为自己保留内在的自由。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思考 周国平 哲学 幸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