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国平:功利时代的思考者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近日,70岁高龄的周国平先生再推新作“周国平人文讲演录”丛书。本套书分两本,分别是《幸福的哲学》和《人文精神的哲学思考》。 该讲演录是周老将近20年所做的各种讲座、演讲的讲稿整理结集。

谈青年:每一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这和属于哪一代关系不大,不能用代的标签来概括。

问:人们说,这是一个缺乏理想的时代。例如,80后的理想直接被房价压垮了,直接步入“中年”。对于80后、90后等年轻人,老师可否给一些建议或忠告?

答:我与90后、80后的接触不是特别多,但我有一个感觉,这不是你们的问题,这是这个社会造成的,就是社会给你们压力太大,现在的年轻人一走出学校就面临生存的压力,所以比较实际。另外,你们大多是独生子女,加上中学期间的应试教育,因此比较单面,不够丰厚。不过总的来说,我认为每一个人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这和属于哪一代关系不大,不能用代的标签来概括。我希望每一个年轻人,不要管是哪一代的,都应该成为善良、丰富、高贵的人,都要往这个方向努力。

谈读书:直接去读那些经典著作,不要去读那些二手、三手的解释性的作品。

问:无论对于追求心智生活的人,还是乐于思考的人,阅读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老师平时的偏好哪些书?能给普通人一些读书的建议吗?

答:我偏好的是文史哲方面的经典,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关注和思考人类精神生活共同的重大问题,比如人生的意义,生命和死亡,灵魂和肉体,信仰,等等,同时又各有独特的贡献。

我相信,对每一个人来说,真正会发生兴趣、读得进去的书肯定是不一样的。我想强调一点是直接去读那些经典著作,不要去读那些二手、三手的解释性的作品。直接读大师的作品,这是我自己在读书方面最重要的经验。我上中学时就很爱读书,但是那时候我读的是一些介绍性的小册子。后来,进了大学以后,我开始读原著,读那些经典著作,包括哲学的、文学的,我马上就感觉到,其实许多大师的作品并不比那些小册子难懂,它们一下子把本质问题说清楚了,而那些小册子,那些二手的、三手的东西,在那里绕来绕去,总也说不清楚,大师们反而说得更清楚。所以,要读就去读大师的作品,那些经典著作。

谈教育:当今教育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人文精神的失落,而且失落得相当全面。

问:已年近七旬的您,一生与哲学结下了不解之缘。许多读者都很好奇,您为何会选择北大哲学系?在那里的时光,给了您一生怎样的影响?您怎样看待现在中国的高等教育?

答:当初报考哲学系,是出于一种比较幼稚的想法。我在中学里最喜欢两门课,一门是数学,一门是语文,也就是解习题和写文章。报志愿时,两样都不肯舍弃,就来了一个折中。我相信哲学可以让我横跨文科和理科。当然这也有一定道理,数学使人享受纯粹思维的乐趣,文学使人关注人生,这两样东西在哲学里都有。我选择了哲学这门众学之学,起主要作用的也正是这样一种不愿受某个专业限制的自由欲求。在填写具体报考志愿时,我的第一志愿是北大哲学系,然后依次是复旦新闻系,南开哲学系,北外西班牙语系,北大和复旦的中文、历史等系。

虽然我在北大哲学系的课堂上学的都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老一套,但是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那是我人生极为美好的时光。在那里,我认识了诗人郭沫若的儿子——郭世英,他是今生今世我遇见的最具人性魅力的一个人。当我回顾我的北大岁月时,与世英的交往无疑是其中最难忘也最重要的篇章。我完全有理由说,我从这一交往中学到的东西,远比哲学系全部课程所教给我的更多,当然也更本质。如果没有世英,我相信我仍能凭借自己的悟性走上后来走的路,但是,因为青春期播下的种子比较单薄,这条路上的风景会逊色得多。对于我来说,在一定的意义上,郭世英就意味着我的大学时代。在北大,我迷上了屠格涅夫、托尔斯泰、海明威、凯鲁亚克等文学大师的作品,我沉湎于写诗的快乐,这些奠定了我以后的人生方向。

我认为中国教育现在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太急功近利,大学基本上成了职业培训场,这当然不是学生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这种体制使大学变成了职业培训场,迫使学生也把职业培训当成了上学的主要目的甚至惟一目的。那么,怎样的教育才是合格的教育呢?我认为这就要从人文精神来谈了。

现在许多人在谈教育的理念、大学的理念,在我看来,这个理念应该就是人文精神。人文精神是教育的灵魂,它决定了教育的使命、目标和标准,没有人文精神,教育就没有灵魂,就是徒有其表的教育。当今教育的种种问题,归结为一点,实际上就是人文精神的失落,而且失落得相当全面。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思考 周国平 哲学 幸福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