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评《一个人的朝圣》:蜿蜒而行的爱与回忆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一开始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说实话我并没有产生强烈的购买欲。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并不信仰任何宗教,而“朝圣”一词往往最先让我联想到的便是穿着麻布衣服、黝黑的脸上深深浅浅刻满沧桑的老者,每走一步,

身为资深剧作家的作者,确实让悬念体现在了多处。考上剑桥的高材生儿子戴维在后期却是自暴自弃酗酒自杀,主动加入哈罗德的徒步却也跟大多数人一样抛弃他的少年维尔夫,还有矮胖却能干的奎妮——奎妮竟然是因为帮哈罗德背了黑锅才被赶走,而妻子莫琳却没有告诉哈罗德。对于哈罗德这个人的形象,我们似乎更多地了解于他的妻子对他的评价,从没有抱过孩子关心孩子的失败父亲,孩子几乎溺水时第一反应不是奋不顾身下水去救而是先蹲下来解鞋带的懦夫,以及因为一封别的女人的来信便一声招呼没打就启程离开的疯子……她无数次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想起当年舞池中央翩翩起舞的帅气少年,我们也渐渐看到“失败”的哈罗德的另一面,一个更加鲜活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

如果没有哈罗德的这一次远行,也许哈罗德和妻子的感情会继续疏远下去,无止境地争吵与埋怨伴随着他们的暮年岁月,哈罗德仍会深陷对儿子的死的自责以及对奎妮的愧疚。这627公里撒满了回忆,蜿蜒而去。在现实中、地理上的道路上,哈罗德一路向北,从南德文郡到贝里克郡。而这87天,他又何尝不是从现在一步一步延回忆走向过去,走向他的中年时期去面对儿子的自杀,走向他的青年时期再次牵起那个让他心动的女孩的手,也走向他的童年,想起他深爱的母亲。87天,哈罗德和莫琳在回忆里各自蹒跚独行,莫琳终于想起哈罗德床头保存的相片中正是他的手牵着年幼的孩子戴维,也终于对以往的一切释怀。是不是非要有一次冲动让自己置身一个人的环境我们才肯互相回忆起往日的美好?

“这世上有许多人每天做的事就是不断将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日子久了,生活便显得平淡无奇。”但如果我们以爱为信仰,以回忆为路,穿行再久又何妨?

你的心里,每个人的心里,都需要有一个独自走在朝圣路上的哈罗德。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一个人 回忆 朝圣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