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江苏对话学者沈敏特:中国的文化任务一直是启蒙


来源:凤凰江苏

沈敏特,他出生于书香门第,却因父亲被打成右派而从机关单位离职,他是80年代叱咤风云的学者,却在90年代初南下办起了出版。几经浮沉,古稀之年的沈敏特再次回归三尺讲坛,重新开始了教学生涯。 黑色背带裤,粉

沈敏特,他出生于书香门第,却因父亲被打成右派而从机关单位离职,他是80年代叱咤风云的学者,却在90年代初南下办起了出版。几经浮沉,古稀之年的沈敏特再次回归三尺讲坛,重新开始了教学生涯。

黑色背带裤,粉色衬衫,80岁高龄的沈教授依旧精神矍铄、英姿焕发,散发着知识分子独有的锋芒与儒雅。

究竟是怎样的人生和学术态度造就了沈敏特在中国知识分子界的文化地位?凤凰江苏独家对话著名学者沈敏特,一窥这位特立独行思考者的精神世界。

著名学者:沈敏特。

第一次听“反右”大会: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不讲道理

凤凰江苏:您最早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当编辑,后来去高校当了老师?为什么会选择做老师呢?

沈敏特:1957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那年我大学毕业,因为成绩还不错,就分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刚到不久,我父亲被打成右派,他是商务印书馆总经理。当时一到单位报到,人事处说:“最近不能给你们大学生分工作,因为正忙着“反右”,这样,你们先参加反右斗争吧。”

我们就去大演播厅听批判右派,批判谁呢?大诗人邵燕祥。他当时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业组组长,那个批判的过程刺激到了我,整个的过程,什么叫不讲道理,你们年轻人是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的。

我当时就有一个感触,我作为一个右派的儿子,要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生存,极其艰难,因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被称为要害部门。所以我就很自觉,打了一个报告,要求换工作,所以总共也就呆了半年左右。

离开时,有个场面很有意思,人事局有一个女处长打电话给我,叫我去谈一谈,我进了办公室,女处长就看着我,足足有几分钟,一句话不说,最后冒出一句:“你这个年轻人太怪了(我当时21岁),人家是削尖脑袋到国家机关,你刚来就想走,我还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我说:“人各有志吧。”“那你想干什么呢?”我说:“到大学去教书。”

凤凰江苏:21岁就去大学教书了?

沈敏特:我上课时候就是21岁,去了就给人上课,因为别人告诉我,北京各个单位都在“反右”,根本没有办法安排人进去,要想进大学,只有进新办的大学,那里缺教师,去了就能上课。他们给我选了三个地方,一个四川,一个广西,一个安徽,我当时家在上海,安徽近一点,我就到安徽,开始了我的教学生涯。

“白专道路”:因祸得福成了安徽省最年轻讲师

凤凰江苏:王达敏有一篇写您的文章,他说“沈敏特,先要将他定格于上个世纪80年代”,说您更多的是行使思想家的职能,而不是一般的学术研究。您自己认同他对您的界定吗?

沈敏特:“家”谈不到,我觉得我们现在中国最大的一个弊病就是乱送头衔,完全不讲标准,也许我有点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是成为思想家太远了。

凤凰江苏:但在80年代的时候,用通俗一点的话说您是很冒尖的啊?

沈敏特:也不算冒尖,我讲课有一个特点,从来不按教育部的大纲来讲课。我讲课突出两点,第一:一定要讲自己研究过的东西,绝不搬用别人的知识;第二:讲什么?就讲自己的思维过程,一个问题我自己是怎么思考的,问题是怎么发现的,是不是解决了,如果还没解决,存在什么问题,再去讲我自己的思维过程。这大概就是我讲课的特点。我最初是在合肥师范学院讲课,一去,领导给我安排在毕业班,至少五分之三的学生年纪比我大。

凤凰江苏:那您能镇得住他们吗?

沈敏特:说到这个就要吹牛了(笑),当时三个班,有三个青年教师讲同一门课程,讲了一个月以后,其他两个班的学生全都挤到我们班来了。

凤凰江苏:那您树敌了呀?

沈敏特:所以马上给我戴了顶帽子——“白专道路”,就是承认你专业不错,但是思想是白的,还是资产阶级的思想。但我这个人经常因祸得福,就在60年代初给我戴“白专”帽子的时候,正好,当时的副总理陈毅到合肥师范学院开座谈会。他着重讲了一个事:“我们最近批一些知识分子“白专道路”,这是不对的,首先“专”这是需要的,“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人家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吗?我没看到,所以这一部分知识分子首先要落实政策。”结果我从一个助教被提为了讲师,当时我是安徽省最年轻的讲师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凤凰江苏 沈敏特 文化 学者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