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江苏对话学者沈敏特:中国的文化任务一直是启蒙


来源:凤凰江苏

沈敏特,他出生于书香门第,却因父亲被打成右派而从机关单位离职,他是80年代叱咤风云的学者,却在90年代初南下办起了出版。几经浮沉,古稀之年的沈敏特再次回归三尺讲坛,重新开始了教学生涯。 黑色背带裤,粉

谈中国教育:以“听话”为中心的系统工程

凤凰江苏:做了大半辈子的教师,您是如何理解中国的教育的?

沈敏特:中国人过去的教育,我用这么一句话概括:以“听话”为中心的系统工程。在家听父母的话,上课听老师的话,上班听领导的话,全国人民听毛主席的话,“听话”成了思想纲领,成了培养人的目标,也成了评价人的标准,好孩子是听话的孩子,好干部是听话的干部,这么一个民族还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吗?只能一代一代退化。

我曾经想搞一个以家长为中心的活动。因为我认为所有的工作都要上岗培训,要学历,只有一个工作不培训,就是家长,只要会生孩子就能成为家长。而家庭教育却是三大教育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人生的起点,而这个起点的执教者大部分是没有经过培训的。现在穿得很时尚的年轻人,对孩子讲话还是:“你要听话哦”。我们的人生起点大部分很糟糕。

如今有两种学习方法,一种叫跟随式学习方法,就是追随已有的知识和高度。另一种是超越式的学习方法,学习的目的是要超越现有的知识,这两种不同的学习方法培养两种不同的人。人类的发展应该是按第二种思想方法来培养人,因为人类必须一代超过一代,不超越怎么行呢?

谈学术腐败:不是一两个部门的腐败,而是整个社会溃烂

凤凰江苏:现在屡屡爆出高校教授论文抄袭,或者高校贪污等。您对现在高校的这些学术腐败或者不太正面的事件是如何看待的?

沈敏特:我觉得有句话讲得很好:我们中国现在的问题不仅是有贪官污吏的问题,仅仅看到这点是不够的,还要看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社会溃烂。在国民党的时候还是有两个部门比较干净的,一个是教育,一个是医院。现在我们这两个部门也腐败了,所以就社会就溃烂了。

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堂而皇之:腐败的新特征》,过去腐败是要隐蔽的,现在腐败已经堂而皇之了。你看有些核心刊物的广告,“可以替你代笔,可以替你发表,保证你能够轻松地升职称”,这已经成了广告。这个广告明显就是违法的,但它堂而皇之。

现在我们讲人有本事是“我认识谁,谁和我熟”。这些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他们以此为荣,好像他的能耐就是认识多少人,从来不讲,自己有多少能耐。这就是社会腐败。所以这段时间社科院的所谓“教授”抄袭了,他为什么理直气壮呢?因为他心里想:又不是我一个人抄袭,大家不都在抄吗?所以他理直气壮。

现在任何一个事情不是部门性的,都是社会性的,那么就要提到改革开放。现在中央的“四个全面”我还是赞成的,尽管现在没有做到,但作为目标我觉得是对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但要完成这“四个全面”,绝对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看到的,你们也不一定能看到,但作为目标是对的。

特别是人心的改革,那不是几代人就能够完成的,有良心的人现在开始做这件事,一步一个脚印。我对人类、民族、社会的希望还是有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凤凰江苏 沈敏特 文化 学者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