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叶在增之子:父亲参与南京审判 两天写出谷寿夫案判决书


来源:现代快报

“父亲刚接到这个任务时,他觉得这是一次影响世界的审判,觉得担子太重,怕自己承受不了,推了。但是石美瑜找到他,让父亲放下心来。石美瑜说,我们都会支持你、帮助你、配合你。我石美瑜第一个就会支持你。”就这样,叶在增扛下了这一重任。

导读:“父亲刚接到这个任务时,他觉得这是一次影响世界的审判,觉得担子太重,怕自己承受不了,推了。但是石美瑜找到他,让父亲放下心来。石美瑜说,我们都会支持你、帮助你、配合你。我石美瑜第一个就会支持你。”就这样,叶在增扛下了这一重任。

叶在增(右一)、石美瑜(右三)、许传音(右四)等人在中华门挖掘“万人坑”后合影。

谷寿夫在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上接受审讯。

审判谷寿夫时,南京市民聚集在法庭外聆听。

1947年2月7日《中央日报》刊登了谷寿夫受审的消息。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除署名外)

雨花台功德园内许传音的墓碑。许以立供图

1945年12月,随着国民政府成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中国战区的战犯进行审判,法庭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审判长、审判官、书记官、证人相继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他们倾尽全力,在法庭上伸张了正义。他们的名字也永久地载于档案之中。

藏在名字背后的究竟是怎样一种家国情怀?现代快报《发现》周刊记者,采访了两位参与“正义审判”的亲历者后人,听他们讲述那段应该被所有人铭记的历史。 

【正义传承】

谷寿夫案主审法官叶在增:

手举《南京安全区档案》,当庭批驳刽子手谎言

在“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的这些案件中,罪大恶极者是谷寿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的帮助下,记者和当年谷寿夫案主审法官叶在增的长子叶于康取得了联系。

74岁的叶于康生活在江西,“从解放后到1994年父亲去世,父亲一直跟着我生活。我跟儿子对历史特别热爱,父亲经常把他一生中经历的事情,跟我们谈论。”

石美瑜鼓励父亲接受重任

当年,年纪轻轻的叶在增是怎样被挑中成为谷寿夫案主审法官的?叶于康说,在南京军事法庭成立后,由于谷寿夫案的案情相当复杂,当时的国防部在考虑审判成员人选时,颇费脑筋。几经考虑,国防部才最终敲定了审判人员名单,一共有五人。因为叶在增精通法律,是司法界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又是参加过抗战的现役军人,富有正义感,所以入选法官阵容,同时被国民政府授予上校军衔。

“父亲刚接到这个任务时,他觉得这是一次影响世界的审判,觉得担子太重,怕自己承受不了,推了。但是石美瑜找到他,让父亲放下心来。石美瑜说,我们都会支持你、帮助你、配合你。我石美瑜第一个就会支持你。”就这样,叶在增扛下了这一重任。

开庭前,叶在增从调查取证着手,察看了多处屠杀现场遗址,开了20多个调查庭,找寻到一千多名中外证人。为了搜集日本战犯的罪证,他在南京奔波了两三个月。

手举《南京安全区档案》,当庭批驳谷寿夫谎言

1947年2月6日,中国政府公开审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第一案——谷寿夫案。叶于康向记者讲述了法庭上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

当天,审判会吸引了上万名群众,参加法庭旁听的市民都是凭票入场。法庭外还装有扩音器,供未入场的广大市民聚集在大喇叭下收听审判实况。出席审判会的有国民政府各部门的政要,各界人士以及中外记者共一千多人。

审判庭设在了励志社(今中山东路307号)大礼堂内。审判席设于礼堂的讲台上,法庭审判长石美瑜,法官叶在增、葛召荣、李元庆、宋书同和检察官陈光虞,书记官张体坤按序入座。正中下方为被告席,其后为翻译席,两旁为律师与证人席,周围是旁听席。公审开庭后,谷寿夫被押上被告席。庭审中,他跋扈狡诈,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石美瑜请证人相继入场作证,面对指证,谷寿夫依然不认罪。此时,叶在增举起手中的一本《南京安全区档案》批驳。这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徐淑希所编,书中记载了外籍人士报告日军在安全区的暴行400余件。“可想而知,日军在安全区尚且疯狂杀人、强奸、抢劫,安全区外就更加放肆妄为。”叶在增说。

但是,谷寿夫继续狡辩推卸责任,激怒了全场听众,也引得石美瑜勃然大怒:“将被害人的头颅骨取来!”一队宪兵抬着数个麻袋进入法庭,将袋内的头颅骨放置在长条桌上。此情此景,触目惊心。面对白骨,谷寿夫终于哑口无言。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谷寿夫 南京 叶在增 石美瑜 审判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