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代艺术”的乱象与反思 马云天价油画惹争议


来源:凤凰江苏

这幅酷似天气预报中的卫星云图的《桃花源》是马云第一次作油画,它以地球为主题,作于圆形画布上,直径79.6厘米,估价150万至250万港币。据苏富比拍卖行介绍,这幅《桃花源》油画由马云和曾梵志于2014年创作。这是马云首次进行油画创作,在曾梵志的指导下,几个小时内两人就合作完成了这幅作品。该作品旨在警醒世人珍惜环境、爱护自然。

导读:这幅酷似天气预报中的卫星云图的《桃花源》是马云第一次作油画,它以地球为主题,作于圆形画布上,直径79.6厘米,估价150万至250万港币。据苏富比拍卖行介绍,这幅《桃花源》油画由马云和曾梵志于2014年创作。这是马云首次进行油画创作,在曾梵志的指导下,几个小时内两人就合作完成了这幅作品。该作品旨在警醒世人珍惜环境、爱护自然。

10月4日晚,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马云和曾梵志合作的油画《桃花源》以130万元港币起拍,经过32轮竞拍,历时7分多钟,被香港企业家钱峰雷以3600万元港币拍下,加佣金达到4220万元港币。据悉,此次拍卖所得全部款项将捐赠给桃花源基金会,用于环境保护公益事业。

这幅酷似天气预报中的卫星云图的《桃花源》是马云第一次作油画,它以地球为主题,作于圆形画布上,直径79.6厘米,估价150万至250万港币。据苏富比拍卖行介绍,这幅《桃花源》油画由马云和曾梵志于2014年创作。这是马云首次进行油画创作,在曾梵志的指导下,几个小时内两人就合作完成了这幅作品。该作品旨在警醒世人珍惜环境、爱护自然。

马云之举自然牵动了艺术圈脆弱的神经,不同社会群体或利益群体看法各异,在贬褒不一中又一次引起了人们对“当代艺术”的思考。

马云的天价油画作品现象会对艺术的真谛有帮助还是有伤害?对已经不正常的如今艺术品市场的价值规律有益处还是有搅乱?是对艺术的本真的启示还是损害?

陈源初:马云应该向艺术、艺术界道歉

马云和曾梵志这种不负责任的闹腾,搅乱了人们有规律的艺术价值观,颠覆了人们的正常审美观念,给大众的负面影响是:只要有名气和金钱,再裹上漂亮的公益外衣,就可以取得令人触目的巨大成功。

这个事件,让无论是有成就的还是奋斗中的艺术家不胜唏嘘,在学院辛苦教学几十年的美术教授又如何向学生们解说?还要不要实实在在地努力学习艺术的技能?要不要钻研艺术理论和历史? 看来只要靠着名气,而多年靠勤奋加天资都是无用的?如果大家把这种心态发扬光大,又把这种伎俩与资本及市场的发挥炒作,可以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未来马云之类的“艺术家”的“天才作品”售出亿元以上也指可待不足为奇。

当今中国的一种畸形现象是,收藏家的藏品,其内在的艺术价值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名人身价曝光率和市场风向。今天花钱买下来的东西,未必是个可以传世的宝贝,买来的目的也不是永久收藏,只是利益,只要能获得暴利。马云曾梵志不但捣乱了一个艺术品市场更在毁掉一代人的人生价值观念,这次拍卖,让艺术品、收藏品和文物的概念瞬间崩溃。

马云是名人,名人字画比一般人以及其本身艺术价值更加值钱,那是自然。

当名人个人的商业价值过多辐射到其书画作品上或远远超越其书画本身的艺术价值时,那就是一个书画作品不得不需要挤的价格泡沫。如今马云的天价油画作品亦然!于是有意炒作以及夸大追捧马云所谓的油画作品不仅会损害艺术的本真,背离艺术的真谛,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有违如今艺术品市场的价值规律。

《桃花源》这幅“艺术新手”的处女画作以令人咋舌的4220万在拍卖场成交,在世界范围内的拍卖史上都实属罕见。这个“罕见”来源于《桃花源》拍卖事件透露着一股荒诞。《桃花源》拍卖的罕见之处还和它打破了一些拍卖场上的游戏规则。规则背后是秩序,打破了规则,必定有一些秩序被打乱。

健康的艺术品流通顺序是:艺术家-画廊-藏家-拍卖行-藏家。当然,也许有人会说《桃花源》事件只是中国艺术市场现状的诚实反映之一,因为一级市场(画廊、艺博会系统)薄弱,缺乏完整有力的画廊体系做艺术品从艺术家工作室到市场的第一道门槛,拍卖行就当之无愧承担起了创造市场的全部责任,拍卖逐渐发展成艺术市场最主要甚至唯一的动力。这种发展趋势的危险在于少了第一道门槛对艺术品和艺术家的筛选,对价值的系统性评定,直接由拍卖结果来暗示艺术品价值,艺术市场的价值系统走向畸形。在完善健康的艺术系统里,一件艺术品的价值需要长年累月的反复评估,价格本应只是该艺术品价值在某一时间点的反映。

有意炒作以及夸大追捧马云所谓的油画作品是对艺术本真的损害,这不仅背离了艺术的真谛,而且搅乱了已经不正常的如今艺术品市场的价值规律。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是:名气和金钱,可以把低劣的艺术品炒上天价,可以肆意用金钱来伤害商业道德和伤害商业文明。

马云应向艺术、艺术界深深道歉。让艺术创作的使命,留给真正的艺术家吧。

郭庆祥:当代艺术是垃圾

当代艺术大多都是垃圾,无耻抄袭西方艺术作品,是经不起短期市场检验的,更不要说会经得起艺术史长河的检验。我一直不认同这些作品,它们不具有真正艺术的气质。

我认为他们这些东西已经脱离了艺术的本质,作品中观念性的东西已经超越了艺术性的含量,他们好像“担负”起了社会或政治的批判责任,一些画家已然成为“思想家”、“社会批评家”或“明星偶像”,忘记了自身应该担负的创造新视觉表现的目标,同时又抛弃了艺术作品的观赏性,忘本的作品受到质疑并不奇怪。

首先,不是我一个人说当代艺术是垃圾,国内有许多藏家都是这样认为的。国外有此认同的也很多,如特纳奖得主、英国当代陶艺家格雷森·佩里也宣称了“大部分当代艺术都是垃圾。”当年张晓刚的作品突然在美国拍场上拍得离谱高价时,全场老外一直在摇头,为什么?不认同呗!鄙视那些幕后的投机炒作者!一些画家作品有一段时期被炒作成天价,之后又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滑落。

市场对于艺术创作来说,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市场让艺术家开始受到关注,开始走向国外,另一方面,利益的诱惑违规的炒作也让许多艺术家迷失。正常的艺术推广,可以活跃艺术市场,让真正的艺术作品从无闻而获得众人的赏识,市场本身没有错,但人为地幕后干预,就会搅乱正常的市场秩序,也会产生诸多陷阱。

当代艺术要发展,艺术家是关键。中国的艺术家要静下心来,好好琢磨,所谓功夫在画外。作品要流露艺术家自己的真情实感,迎合市场是创作不出好作品的。优秀艺术家的创造要进入艺术史的发展轨迹,才能有所成绩、有所贡献。好的作品要立足当代,要有创新,有当代人的情感追求,哗众取宠、商业投机的作品只能图一时之快,事后必然会遭市场淘汰,更不用说流传后世。真正的艺术家要代表这个时代,衡量伟大艺术家的标准得看他为这个时代带来了什么。遗憾的是,当代艺术家中,我还没有看到这样的艺术家。

河清:艺术的阴谋

当代艺术诞生之前,西方世界的艺术中心一直是法国巴黎。因为巴黎代表了欧陆艺术的深远传统。美国作为一个新兴国家,艺术上没有地位。他们为了掌握艺术领域的话语权,试图以非艺术的日常用品、新奇行为、抽象概念,作为艺术的形式,用以颠覆艺术的本质与传统,并宣称这就是当代艺术,是前卫艺术,引导人们追随与模仿。

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和政治经营,欧洲国家纷纷接受了美国的观念,纽约果然成为了艺术中心。美国由此掌握了文化艺术的话语权。美国人以此凌驾于欧陆艺术之上,而且以此赚钱。话语权换做了巨额经济回报。

在颠覆传统艺术观念和艺术形式之后,美国进一步以当代艺术观念,向全世界发起了政治进攻。他们以当代艺术的名义,解构苏联的主流文化和意识形态。苏联那些神圣事物,诸如国旗、国徽、烈士雕塑、列宁像、斯大林像等等,成为当代艺术的素材,遭到丑化、嘲弄、亵渎,让苏联人对这些精神文化不知不觉间产生疏离感,甚至生起抵触情绪。当这个国家的文化体系遭到瓦解,国家的崩溃也就顺理成章了。

西方当代艺术的政治意图,对中国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一些走火入魔的所谓艺术家,配合西方国家的需求,创作一些惨不忍睹的政治波普,比如将中国人画成一副傻笑的样子,将伟人像画得丑陋不堪。西方具有政治背景的资金,高价收购这种丑化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所谓作品,以此吸引更多中国艺术家走上了一条邪路。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及那幅傻笑作品,拍出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高价纪录的事件。与其说是艺术事件,不如说是一次纯粹的政治事件。《最后的晚餐》,不是一件纯艺术作品。那次拍卖也不是一个纯商业行为,而是一个具有浓重政治讽喻意义的事件。从油画艺术角度看,这幅画并无高明之处,且毫无艺术性可言,我们甚至可以责备画家的绘画技法并不纯熟。画作并未在油画技法或艺术上有所创新,实现特别高的艺术价值。这幅画被拍出高价,与作品的艺术价值关联不大,而更多的是与作品的政治讽喻内涵有关。

然而媒体对这一事件的反应则都将其视作艺术现象,称画作是“捕捉了中国社会商业化浪潮中发生的巨变”云云。这些评论都有意无意掩盖了作品强烈的政治讽喻内涵。

当代艺术不但瓦解着中国的审美文化和审美精神,也在瓦解着中国的政治文化和政治秩序,值得警惕。

陈明:艺术圈里的地沟油

马云的劣质油画卖出3600万港币天价,唯一能与马云匹敌的就是艺术圈里面的那些响当当的地沟油大师们。在艺术品市场红火的时候,艺术圈的“地沟油”也在蔓延,伪装成“大师”、“国宝”、“联合国巨匠”、“人类百年伟大艺术家”等炫目的头衔沽名钓誉。

“地沟油”自然需要漂亮的包装,他们往往拥有炫目的头衔,如什么院长、会长、主席之类。如果细细去查其所谓的画院、协会,大多来路可疑。老板们甚至一些领导对艺术界的情况并不太了解,往往只看头衔。现在某些画家名片印满了各种头衔,以至于名片是三折的,像奏折似的。

“地沟油”大师自有其独到之处,可能令真正的艺术大师都自叹弗如。笔会时,他们出场前呼后拥,要价都是几万一平尺。

“地沟油”在收藏界同样盛行。这些收藏家“珍藏”的大多是“国宝”。红山或良渚文化古玉、商周青铜、唐朝秘色瓷、宋代五大名窑、元青花、明清官窑等稀世之珍最受“青睐”。

他们不仅藏品惊人,“理论造诣”也惊人。其似是而非的理论常常把真正内行的专家也说得不知如何应对。他们中间有的人还摇身一变成了“鉴定家”,对市场上制假贩假现象显得深恶痛绝,乐于传播其鉴别真伪的秘诀。这些秘诀最后引导人们发现,他们手里的才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他们最不能容忍别人质疑其藏品。一旦有人质疑,就立即群起攻之,“伪专家”“学术霸权”等等大帽子甩过去。

藏品越糟糕,故事越精彩。收藏界的“地沟油”会为自己的收藏讲出基督山伯爵似的故事,让一些不明就里的媒体记者以为撞上了大新闻,所以媒体上经常见到他们或者他们藏品的报道。

“地沟油”性质的收藏家,还得由“地沟油”性质的鉴定家来配合。最为著名的事件就是“泰斗”文物鉴定家集体为滑头商人收藏的“金缕玉衣”鉴定为“出土真品”,估价24亿元。

艺术圈的“地沟油”沽名牟利,误导公众,把这些品位低下、技艺拙劣的“行货”,当作真正的艺术品,把江湖卖艺耍把式的做派当作是大师风范。艺术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情感力量却被忽视,真正艺术家的价值被亵渎,这才是最大的损失。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熊菲]

标签:当代 艺术 油画 天价 马云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