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文献《至正金陵新志》 记录苏轼和王安石交恶根源


来源:南京日报

两宋人物中,苏轼与王安石可谓双子星座。在文坛,皆是文豪,惺惺相惜;在政坛,均是干臣,针锋相对。回望历史,此二人都曾与南京有过不解之缘,而一部名为《至正金陵新志》的南京地方文献,详细记录了苏轼和王安石交恶的根源,以及二人相交的几件往事。 《至正金陵新志》是元代南京方志,由陕西人张铉编纂。张铉,字用鼎,长期任教于集庆路学。他在书中记录的关于苏轼与王安石之间的故事有上千字,十分细腻。这部书刊行于元至正四年(1344),可信度颇高。

原标题:苏轼与王安石的南京往事

导读:回望历史,此二人都曾与南京有过不解之缘,而一部名为《至正金陵新志》的南京地方文献,详细记录了苏轼和王安石交恶的根源,以及二人相交的几件往事。

两宋人物中,苏轼与王安石可谓双子星座。在文坛,皆是文豪,惺惺相惜;在政坛,均是干臣,针锋相对。回望历史,此二人都曾与南京有过不解之缘,而一部名为《至正金陵新志》的南京地方文献,详细记录了苏轼和王安石交恶的根源,以及二人相交的几件往事。

《至正金陵新志》是元代南京方志,由陕西人张铉编纂。张铉,字用鼎,长期任教于集庆路学。他在书中记录的关于苏轼与王安石之间的故事有上千字,十分细腻。这部书刊行于元至正四年(1344),可信度颇高。

关于苏轼与王安石交恶的根源,普遍认为在于变法理念的不同,但那是公义,就私谊而言,却众说纷纭。按《至正金陵新志》的记载,矛盾根源不出在苏王自身,而是和王安石身边的吕惠卿与李定二人有关。

吕惠卿,字吉甫,是王安石的学生和助手,在变法中非常活跃,后来一直当到了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至正金陵新志》记载,吕惠卿品性不佳,嫉妒苏轼才华,就经常在王安石那儿说苏轼坏话。虽然王安石最初对苏轼没有恶感,但时间长了,难免受到影响。

李定,字资深,是王安石的学生和门客,曾任御史中丞,属高级监察官员。《至正金陵新志》记载,李定母亲去世后,他不肯按制服丧,被苏轼写诗指责过,始终怀恨在心。后来,李定从苏轼的诗文中截取字句,诬告苏轼谤讪时政,反对变法,将苏轼收入监狱,制造了著名的“乌台诗案”。

宋元丰七年(1084),被贬的苏轼终于得以离开黄州,奉诏赴汝州就任。途经南京时,他去拜访了王安石。此时王安石已被罢相,蛰居南京8年。

据《至正金陵新志》记载,此次再见,苏轼对王安石说的主要意思是:“大兴兵事、大兴牢狱,这是汉唐灭亡的征兆。大宋以仁厚治理天下,就是要革新弊政。而现在,朝廷在西部对西夏用兵,在东南部大兴牢狱之灾。您怎么可以不说一句话,不去制止呢?”王安石说:“大兴兵事和大兴牢狱都是吕惠卿做的,我已不在朝廷中枢,怎么好乱说?”苏轼说:“您说得对!在朝廷中枢,理当进言尽责,不在则不需进言,这是忠诚于朝廷的通行做法。但朝廷以非常的礼遇对待您,您怎么可以只以一般的忠诚对待朝廷呢?”王安石心中的英雄气蓬勃而出,大声说道:“我一定会进言!”

《至正金陵新志》称这一番对谈,为“文忠经行金陵事迹之最伟者也”。苏王的南京往事,让人读来心神澎湃——无论有过怎样的误解,无论自己身处何种境遇,总是心怀天下,总是坦荡待人,这是苏轼与王安石的名士之风,也是绵亘千年、润泽至今的君子之道。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王安石 苏轼 《至正金陵新志》 文豪 往事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