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朝父子兵” 明朝南京一对父子同朝、同为尚书


来源:南京日报

父子同朝、同为尚书,这在中国历史上比较罕见,在明代就有这样一对:父亲叫周瑄,官至刑部尚书;其长子周经,历任户部、礼部尚书。值得一提的是,他俩都秉性刚直,为官清廉,给古城南京增添了一段“父子尚书两代清官”的佳话。

原标题:父子尚书两代清官

导读:上任后,周瑄昼夜加班,仅用3天,尽平积案,被平反释放的外地囚犯一天就达800人。从此他闻名京师。

父子同朝、同为尚书,这在中国历史上比较罕见,在明代就有这样一对:父亲叫周瑄,官至刑部尚书;其长子周经,历任户部、礼部尚书。值得一提的是,他俩都秉性刚直,为官清廉,给古城南京增添了一段“父子尚书两代清官”的佳话。

父亲周瑄尽最大可能纠正冤案,赢得民心

周瑄,生于永乐五年(1407),字廷玉,山西阳曲人。宣德十年(1435),年近三十的周瑄中举,入京师国学深造。正统年间,任刑部主事,分管刑部监狱,政绩斐然。正统十三年(1448),升刑部员外郎。

正统十四年(1449),年少气盛的明英宗朱祁镇意欲北征,朝中大臣多以病推脱,周瑄主动请缨,随英宗出征瓦剌。在“土木之变”中英宗沦为蒙古人的阶下囚,周瑄幸而得以遣返回京,还被擢升为刑部郎中。

上任后,周瑄昼夜加班,仅用3天,尽平积案,被平反释放的外地囚犯一天就达800人。从此他闻名京师。

即便在英宗复辟后放任锦衣卫数兴大狱这样的艰难环境中,周瑄还是尽最大可能纠正冤案,还经常告诫部属不要怕担风险,对于因为各种原因移交到刑部裁决的案件,一定要公正断案,不能再出冤案。周瑄长期在刑部任职,属下没有人敢糊弄他。

成化元年(1465),周瑄改任右都御史,负责督理南京粮储。《明史》中记载,在此期间,他“捕惩作奸者数辈,宿弊为清”。得知凤阳、徐州等地发生饥荒,他迅速开仓放粮,赈济灾民40万人。

不久,周瑄升任南京刑部尚书。一上任他就下令各部门,在5日内对所有在押犯人的案件重新核查,很快狱中所有积案都得到了处理。

从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可以看出周瑄此举之深得民心。盛暑期间,适逢瘟疫暴发,周瑄下令,所有犯罪较轻的囚犯可以暂时回家,条件是“我召你们回来时,必须立即回来”。囚犯们欢呼而去。瘟疫过后,囚犯们竟如约而归,无一失信。

周瑄又担任刑部尚书9年,多次上奏,主动要求退休。因其为官一生却两袖清风,以致家无田园,故退休后他就在南京定居下来。

成化二十年(1484年),周瑄病逝。他被追封太子少保,谥“庄懿”。

长子周经刚直不阿,经常纠正冤案

周瑄长子周经,字伯常,明正统四年(1439)生。他于天顺四年(1460)考取进士,入翰林院,被授以检讨之职,掌修国史。

在时人眼中,周经有些过于刻板。成化年间,他曾在东宫陪侍太子朱祐樘读书论学。每次讲到《文华大训》时,他都要求太子必须起立听讲。朝中大臣认为这样太子太累了,周经却说,《文华大训》是先皇专门训导太子之言,太子与诸位大臣都必须站着听,才能表达敬意。

朱祐樘登上帝位后,宦官为讨好这位孝宗,给其生母修建了黄村尼寺。不料,此后太后家乡人在派使臣进贡时,故意不遵从朝廷规定,从海上绕道。周经竟然建议,不仅退回贡品,还要毁掉为太后建的黄村尼寺。

此后,周经被明升暗贬,调任吏部左侍郎,他却仍然“不识时务”。有一次,宫内宦官口头传旨,准备提拔皇后的姑父为礼部参议。周经却认为,此事既没有当面承旨,又没有皇上的手谕,故坚持不能奉诏。不过,皇后的姑父最终还是如愿以偿了。

有个投机钻营者向宦官李广献地,户部拿不准如何处理。周经建议让朝廷分掌具体行政事务的9位大臣现场辩论,主张惩治献地者。他还建议,大灾之年,老百姓最为艰难,朝廷应该提倡节约,多体恤百姓,各部门要减少薪水作赈灾之用。这些建议,孝宗基本都采纳了。

弘治八年(1495),周经调户部代理尚书一职。当时,由于孝宗非常宽仁,户部聚集了许多贪官污吏,依靠权势贪赃枉法,而且只要有人不如他们的意,他们就谗言陷害。周经到任后,坚决按照朝纲办事,无所顾忌。他在户部内精简人员,杜绝人浮于事。对于各地报来的灾情,他都在第一时间回复,及时解决困难。在他的努力下,户部的风气得到扭转。

周经刚直不阿,遇到不公正的事情,喜欢强谏,所以经常抗旨,宦官、皇亲国戚都对他敬而远之,自然也有人对他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昔日皇帝的宠幸、太监李广畏罪自杀后,在其住处发现了一本朝臣的行贿册。后来在都察院监察御史科道的弹劾名册上,竟列有周经的名字。孝宗看后龙颜大怒。

周经申诉道:“臣一直受皇上信任,不想多辩,实际上含伤忍痛,无以自白。科道说臣的夫人向李广行贿,希望李广在皇上面前多说臣的好话,以得到皇上的宠信。陛下回想一下,李广在位时,是否对陛下提到臣?况且李广的行贿册已经查到,可以看看是否有臣的姓名。还可以审查李广家人,如果臣有寸金、尺帛行贿,立即治臣的罪,拉到市口斩首,警示那些行贿的无耻之徒。如果没有,祈求皇上为臣洗冤,这样臣方可堂堂正正做人,望皇上圣明裁决。如果这样不明不白,含污忍垢,臣死不瞑目。”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尚书 太子 皇上 清官 抗旨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