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民国官商勾结案:“热心”古董商建朋友圈帮官员敛财


来源:现代快报

1936年2月27日,住在镇江庐州会馆巷的郭秀天收到了一封法院判决书。判决书显示,他因在一项工程中帮助公务员收受贿赂,被处以有期徒刑三年。面对这个判决,郭秀天满肚子委屈,他认为自己只不过是推荐朋友承包了一项政府工程,并没有从中渔利,怎么就犯罪了呢?他随后聘请律师,提起了上诉。 是罪有应得,还是确有冤情?让我们翻开80年前的这宗官商勾结旧案。

导读:有了这些官员关照,郭秀天的生意越做越大。脑袋灵光的他,与这些官员结成亲密的“合作伙伴”,瞅准一切机会帮他们捞外快。

位于镇江的江苏省会筑路纪念塔(1931年)

郭秀天案原始档案

张镭博士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 副教授

1936年2月27日,住在镇江庐州会馆巷的郭秀天收到了一封法院判决书。判决书显示,他因在一项工程中帮助公务员收受贿赂,被处以有期徒刑三年。面对这个判决,郭秀天满肚子委屈,他认为自己只不过是推荐朋友承包了一项政府工程,并没有从中渔利,怎么就犯罪了呢?他随后聘请律师,提起了上诉。

是罪有应得,还是确有冤情?让我们翻开80年前的这宗官商勾结旧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档案解密

部队工程招标古董商受命事先找好承包商

郭秀天是阜宁人,长期居住在镇江庐州会馆巷。他的本业是古玩,说白了,就是倒卖古董。靠着倒卖古董,郭秀天赚了些钱,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平台,他搭建起了一个神奇的朋友圈,人脉四通八达,就连一些政府官员和军政要员也成了他的座上客。有了这些官员关照,郭秀天的生意越做越大。脑袋灵光的他,与这些官员结成亲密的“合作伙伴”,瞅准一切机会帮他们捞外快。

1935年初,郭秀天得到一个消息,江苏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的一项木器和建筑工程即将进行招标。透露消息的人,是江苏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主任薛进的手下、中尉军需薛度蔚,多年来,二薛对郭秀天的生意一直照顾有加。他们为什么要把招标的消息透露给郭秀天?其中深意,郭秀天自然明白。他立刻就开始在朋友圈中进行筛选,很快,就选定李楠记营造厂。李楠记的老板叫李北青,是郭秀天的熟人。

一番运作之后,1935年2月,在江苏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的木器和建筑工程公开招标中,李楠记营造厂顺利夺标。随后,双方签订承揽契约:李楠记以两万一千三百四十余元的价格承包项目;工期从1935年2月25日开始,3月31日结束,为期35天。

代官员索贿三千块大洋把古董商送进监狱

李楠记营造厂顺利拿到工程后,郭秀天示意老板李北青,得拿三千块钱给薛进。李北青是生意人,把钱看得很重,眼下一分钱工程款还没拿到,却得先掏3000块出来,他自然是一百个不乐意。但胳膊拗不过大腿,他不得不遵守游戏规则。

1935年2月26日,工程开工的第二天,李北青就按照事先约定的那样,凑齐了3000块钱。为掩人耳目,他找来一份申报,将钱包扎得严严实实。随后,在郭秀天的带领下,两人一起到了薛进家中。到了薛家,并没有见到薛进。精明的李北青自然不肯轻易把钱交出去,他差人去将薛进找了回来,这才将钱当面交出。

按照道理讲,舞弊夺标这件事,只有薛进、薛度蔚、郭秀天、李北青四人知道,但是,不知道具体哪个环节出了纰漏。李楠记开工没多久,江苏省政府就此事追查了下来。随后,薛进、薛度蔚、郭秀天等被押送训练总监部,转解军政部军法司侦讯。在法庭审理案件时,郭秀天承认自己确实代表薛进向李北青索要贿赂,而李北青也提供了李楠记营造厂的账簿。账簿显示,1935年2月26日,付给华道卿大洋三千元,旁边还注明由李北青和郭秀天二人手交字样。法庭查明,账簿中这位华道卿,其实正是薛进的化名。人证物证俱在,事实清楚,军事法庭最终依照陆海空军刑法第三十七条,分别判处薛进、薛度蔚罪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施金挺]

标签:官员 古董 民国 押金 招标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