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志良口述 颠簸流离的沿途风物


来源:《典守故宫国宝七十年》 紫禁城出版社

当年,故宫古物南迁途中,他是护宝人之一,在一路的颠簸流离中,他记下沿途风物,现择取一二,以飨读者。

那志良,满族人,字心如,1908年生于北京宛平,1925年1月入北京故宫,1933年随故宫古物南迁,1948年后随文物去了台北故宫。

那志良的毕生精力,都和故宫文物相联系。

当年,故宫古物南迁途中,他是护宝人之一,在一路的颠簸流离中,他记下沿途风物,现择取一二,以飨读者。

南京:盛菜的“簋”

初到南京,因文物着落未定,便与同事逛起了南京城。

我们这几个人整天无聊,悔不带些书来。起初,在浦口逛街,后来,发展到下关去。好在渡江的轮渡不要买票,每天可以多次往返。

下关有块场地,许多卖艺的、唱曲儿的,在那里表演。易大哥对那位唱曲儿的小姐颇有兴趣,我们也就随着他天天去听。

每日三餐,早饭、晚饭自理,中午四个人一同去吃天津馆,那里的活鲤鱼很好,今天吃糖醋,明天吃红烧,渐渐也吃厌了。有一天,我们找到一家很老的餐厅,见他们用“簋”来盛菜,很有古意,可是我们打开来看时,上面放了一个盘子盛菜,簋腹中是开水。

长沙:君子的“捣乱”

不久,文物西迁,在长沙又是一番见闻。

增湛瑶先生有事要找我商量,叫了一辆三轮车,坐上去后,车夫缓缓而行。本想坐辆车子,可以节省点时间,谁知却比步行还慢。他催着车夫快点走,说我有要紧的事。车夫说,有急事,为什么还坐车?原来长沙的人力车是不跑的。

等候命令期间,我们无事可做,又没有带些书来,两个就去爬山。有一天我们上到半山,看到一弯清水,我们两人就在那里开河道玩耍。第二天又去,看到我们开的河道被人拆去,恢复原状,我们两人说,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人闲得无聊,又拆了他们的道,改建我们的河道,我么两人还说:叫他们比一比谁的河道好?

第三天再去时,看到石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此是山下人饮用之水,过往君子,切勿留难。”我们赶快跑了,改做爬山竞赛,消磨时间。

西安:无奈“欺负”穷人

临行前,院长叫我把吴玉璋、梁廷炜和工友黄贵生的眷属带到陕西去,这可给我找了不少麻烦。

由汉口乘火车时,帮忙照应的人不少,顺利地上了火车,但在新郑转陇海铁路时是一个麻烦。西安换车时又是一个麻烦。那时车站上的人多极了,车票买不到,买到车票又挤不上去。在郑州时,我们在车站等车,好不容易看到一列车开来,车里已经挤满了人,车外面的人又一拥而上,我没有办法了,先叫几位太太帮我把孩子推挤上车,然后帮助三位太太往上挤,我也勉强挤了上去。

车里很挤,又没有座位,孩子们吃不消了,一个个喊着要找座位,我被逼得无法,看看那些座位上坐的人,不像是买了票的,我选定了一个人,叫他拿出票来,说我要验票。他说:“我没有买票。”我就说:“没有票还占了个座位?起来!”就这样,我把孩子们都安置了。这我才明白,车里面的人,十有八九是没有买票的。

我想,我这举动,是不是有些欺负穷人?他们要逃难,又没有钱,拿什么去买车票?我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可是,我也是出于无奈啊!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诚]

标签:那志良 文物 沿途风物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