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民国时期的七次全运会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体育运动在我国已有悠久历史,但传统体育项目都是以强身健体为目标,多为表演性质,竟技性不强。第一次鸦片以后,西方体育项目逐渐输入到中国,才使中国体育运动与国际接轨。

体育运动在我国已有悠久历史,但传统体育项目都是以强身健体为目标,多为表演性质,竟技性不强。第一次鸦片以后,西方体育项目逐渐输入到中国,才使中国体育运动与国际接轨。

最初传入中国的近现代体育项目是赛马,不久田赛、径赛、游泳和球类也传播进来,体育运动逐渐被大城市上层社会认识,30年代达到高峰,成为大众体育项目,从1910年到1948年,我国共举办过七次全国规模的运动会,参加过3次奥运会,地方性运动会更是难以记述,当时的运动状况早已随时间的流逝而被历史所淹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运动会即将拉开序幕的时刻,回顾一下中国的运动史,可以发现一些有益的启示。

民国时期的全国运动会,虽然是惨淡经营,步履维艰,但毕竟是拉开了中国现代体育的帷幕。自1910年至1948年,共举行了7届全国运动会。

第一届全运会于1910年10月18—22日在南京举办。1910年,中国举办第一次博览会(亦称南洋劝业会),预计10月中旬在上海召开。时有基督教青年会西籍传教士爱克斯纳,感到机会难得,于是通过上海青年会,倡议发起一次全国规模的体育赛会,引起社会热烈反响,很快自发组织起来,并于10月18—22日在南京举办。这次全运会实际上是中国最早的博展会的一个附带集会,当时称作全国学校区分队第一次体育同盟会简称为全国学界运动会。因当时体育运动并不受普通读者关注,更兼这次运动会没有正确名目,因而资料很少,目前只发现当时报纸刊载简要消息。这次运动会无疑是新兴事物,虽然成绩平平,但唤起了人们对体育运动的重视。辛亥革命后,政府将这次运动会追认为第一届全国运动会。这次全运会实际上是中国最早的博展会即南洋劝业会的一个附带集会,是由基督教青年会西籍传教士爱克斯纳通过上海青年会所发起,当时称为全国学校区分队第一次体育同盟会,简称为全国学界运动会。会长为爱克斯纳,参加单位分为华南、华北、武汉、吴宁、苏州、南京、上海5区,运动员共150名。全运会文件均用英文,量度用英制,带有殖民地色彩。其竞赛项目只有男子田径、足球、篮球和网球4项。田径赛又分高级、中级和学校3组。比赛结果,上海得高级组田径和网球冠军,获总分第一,上海圣约翰大学获学校组第一名。在封建落后的清朝末期,这次运动会无疑是新兴事物,虽成绩平平,但唤起了人们对体育运动的重视。

1914年5月21—22日,第二届全运会由1912年成立的北京体育竞进会主办,实权仍操纵在外国人手中。当时实际负责人是基督教北京青年会干事侯格兰德,任大会秘书长,大会一切文件仍用英文。直到1924年5月22,第三届全运会才在武昌练马场举办。这届运动会是在全国反帝浪潮的推动下举办的,中国体育工作者夺回体育领导权,改变了全部由外国人操办的局面,只有游泳及棒球裁判尚有三四个外国人担任。此届与前两届不同的是开女子参赛之先河和国术比赛,量度一律由英制改为公制,还增设了童子军团队比赛和团体操比赛表演。

第三届全运会1924年5月22-24日在武昌练马场举行。第三届全运会由熊希龄、张伯苓等9人组成筹备委员会,中国业余体育会秘书长葛(J•H•Gray)任技术顾问。运动会分东、南、西、北、中5区进行竞赛,有13个省参赛,还有马尼拉华侨篮球队参赛,运动员有5百余人,开幕时观众5万余人。事先各区曾组织预选赛30余次。比赛项目有男子田径、足球、篮球、网球、排球、棒球和游泳,女子篮球、排球和垒球,另加国术一项。这届运动会是在全国反帝浪潮的推动下,中国体育工作者夺回体育领导权,改变了全部由外国人操办的局面,只有游泳及棒球裁判尚有三四个外国人担任。此届与前两届不同的是开女子参赛之先河和国术比赛,量度一律由英制改为公制,还增设了童子军团队比赛和团体操比赛表演。这届全运会华北获总分第一(113分),华东第二(108分),华中第三(28分)。

第四届全运会于1930年4月在杭州举办,由蒋介石任此届全运会名誉会长。江浙沪一带是蒋介石中央政权的大本营,江浙(沪)财团又是蒋介石政权的“金库”,选中杭州办全运会实质是为了抬高蒋政权及江浙(沪)财团的威信,所以以后的几届全运会也都由国民政府在江浙沪举办。为了办好第四届全运会,当局不惜斥巨资建造规模宏大的体育场(今浙江体育场),并由此届全运会起始设了女子正式竞赛项目。此届全运会参赛运动员1627名,其中女选手464人;哈尔滨田径女选手孙桂云力挫群芳获两项冠军,辽宁田径男选手刘长春获3项冠军。

当时上海《时报》敏感地看出社会已经对体育比赛深感兴趣,为提高报纸知名度,率先及时地利用《图画时报》,整版刊载体育赛事。

第五届全运会历经坎坷。原定于1931年10月10日在首都南京东郊新竣工的号称“远东第一”的中央体育场举行。不料1931年9月突然发生“九•一八” 事变,紧接着1932年1月又发生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使全运会延期至1933年10月10日才举行。不过这次运动会以及引起全国人民高度重视,参赛运动员多达2248人。第五届全运会是国民政府组织筹委会主持。大会总干事张信孚,副总干事吴蕴瑞,参加单位33个,运动员2697人。比赛项目除与上届相同外,加女子游泳及垒球两项。比赛结果共打破21项田径、4项游泳全国纪录,上海获这届运动会的总锦标。这次运动会上海时代图书公司叶浅予主编一部专刊,铜版纸精印,名画家张光宇负责发行。本届全运会首次将“国术”(中国武术)列入竞赛项目,北平、南京队分获男女“国术”团体冠军。辽宁刘长春的男子百米跑以10秒7的成绩创民国时期最高纪录,并接近当时的世界纪录。 mt¬}75

鉴于刘长春的优异成绩,中国体育协会向教育部申请参加1932年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第十届奥运会,但临近参加时,教育部却以准备不足为由取消参赛。时值“九一八”事变不久,日本人得知刘长春情况,试图邀请刘长春代表“满洲国”参赛,引起社会舆论大哗。东北大学校长张学良捐助,刘长春才得以代表中国参加第十届奥运会,因海上飘行28天才到美国,第二天就参加比赛,技术发挥不充分而没有取得名次,但毕竟开写了中国参加奥运会的参赛记录。

第六届全运会1935年10月10日至22日在上海新落成的江湾体育场举行。这届全运会由政府完全包办,政府大员几乎都介入,第一次按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的《全国运动大会举行办法》执行,在参加办法、比赛规则、录取办法等方面趋于规范化。参加单位38个,运动员2286人(其中华侨168名)。此前,在全国38个省市进行了预选赛。上海市呈准中央发行巨额公债,大兴土木建造运动场所。开幕式上,上海3000名小学生集体表演了太极拳,近10万观众观看了开幕式。运动员入场式上,东北运动员身穿黑色丧服以示国土沦陷,高举黑白两半的旗帜以示不忘故乡的白山黑水,他们还表示“不在竞争胜负,惟希国人勿忘东北而已”。全场观众为之肃然。这届全运会共打破11项田径、8项游泳全国纪录。辽宁刘长春不负众望,仍夺得男子百米第一,马来西亚华侨傅金城、上海黄安国分别摘走200和400米桂冠。香港女子游泳选手杨秀琼,身材苗条、容貌靓丽,囊括50米、100米自由泳、100米仰泳、200米俯泳全部冠军,故人称“鱼美人”,轰动一时。第六届全运会纪念册专门为其印制一张泳装彩像。六运会是民国时期办的最好的一次,许多报刊都设专版或专刊介绍,《东方杂志》还为此出版了号外,每日报道,不仅内容翔实,而且印刷精良。

1948年5月,风雨飘摇的国民党政府为粉饰太平,在上海举办了第七届全运会,参赛运动员2677人(华侨358)。申报馆为之出版了专刊。大会开幕式仿效奥运会搞了火炬接力跑。5月2日下午,运动员手擎火炬,肩负“蒋总统对大会训词”,从南京总统府出发,沿沪宁公路南下,5月5日下午抵达上海江湾体育场。此届全运会成绩不甚理想,仅打破全国纪录10余项,且多系香港、台湾及华侨运动员所为。首次参赛全运会的台湾队一鸣惊人,获得男子田径赛全能桂冠、男子垒球冠军等多项好成绩。女子游泳运动员以香港黄婉贞、黄婉生最显赫。相比之下,大陆运动员由于多年战乱等原因,技术水平倒退,仅男子长跑运动员楼文敖(聋哑人,但参加正常人比赛,仍取得冠军。)和山女子全能运动员王淑桂成绩突出,成为全运会亮点。

民国时期的全国运动会,由小到大,步履维艰,但毕竟是拉开了中国现代体育运动的帷幕,为新中国之后的中国体育运动发展奠定了基础。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邬楠]

标签:民国时期 全运会 中央体育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