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满纸自怜题素怨—黛玉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曹雪芹借宝玉之口道出了他对世间男女的看法,这一句看似平常却石破天惊的话语,从中可见大观园的女人们在他心中的位置,也可以说是曹雪芹的妇女观。

 

《楼外寻梦:红楼女性赏析初编》宋歌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题记

你是三生石畔的一棵柔弱小草,因甘露的灌溉而复活。

你不该来到人间。但为了还清前世的孽债,你竟来到了人间。于是,你的周围,以风刀霜剑般的严酷禁锢了你,让你做世俗的囚徒。

但是你说:“不!”

为了追求比生命还宝贵的缥缈的爱,比一棵弱草还柔弱的女子,你只好以心哭,以诗哭,以笔哭。然后以身殉情,化作落英上的情泪,菊花叶上的苦泪,桃花瓣上的红泪⋯⋯

当你泪尽之时,在焚掉诗稿的火焰中,那泪轻轻地落进多少代痴男怨女的心中,像凤凰般地涅槃了。

这泪,从此洇湿了中国文学史厚厚的书页!

—引自作者散文诗稿《醉红闲草》

一、开篇絮语

“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曹雪芹借宝玉之口道出了他对世间男女的看法,这一句看似平常却石破天惊的话语,从中可见大观园的女人们在他心中的位置,也可以说是曹雪芹的妇女观。一般来说,水是清澈的、明洁的,它滋润和养育着世间万物,使负载着人类沉重历史的大地,才有了葳蕤与葱茏,萌动着一片生机。如果在大观园中没有了这些清纯如水的女儿们活跃其间,那么大观园便会因沉寂而变为荒漠。她们像刚刚出山的琤的山泉,像潺潺流在草野间的小溪,使秋气肃杀的大观园也多少有了一些朝气和生命的绿色。既然是水,便会有清有浊,而黛玉则是最清澈最明洁的那滴,如夏日的夜晚降在荷叶上的那颗最初的一滴清露,晶莹剔透,纤尘不染;何其芳在他的诗作《花环》中说:“没有照过影子的小溪最清亮。”那么,林黛玉就像那没有照过影子的小溪,清亮透彻,光彩照人。与黛玉相比,我们不能说别的女孩一无可取,但她们身上的光彩却多少有些黯淡了:宝钗失之于曲,湘云失之于直,熙凤失之于贪,袭人失之于伪,探春失之于深,晴雯失之于烈,妙玉失之于冷⋯⋯她们每个人或者都有强于黛玉的地方,但从总体上来讲,在人格上、才华上终是万不及一的。在那蓼红苇白之时,只有黛玉像一朵高傲的秋菊,迎霜而独立,令人仰慕。

然而,黛玉却是不幸的。

三、黛玉的爱情

王昆仑说:

“没有恋爱生活,就没有林黛玉的存在。”

林黛玉以她的生命,以她的泪水,又以她的诗歌给“爱情”两字作了最详尽、最有深意的诠释。那是用少女的热血写成的人间最长的、最动人心魄的词条。她为这个词条释义的时候,寻求试探,彷徨无主,有时用候鸟啼春般的悠扬婉转,有时用杜鹃泣血般的幽怨牢愁,她的长长的叹息和晶莹的泪珠,却做了这个长长的词条的标点。然而她的诠释是理想主义的,抑或可以说,只是一种美丽的幻想,它与现实既切近又十分遥远,既直接又毫不相干。何以如此论之?主要是因为她的爱情没有社会基础,所以她的爱情就无所附丽,只是空中楼阁。然而天真的黛玉却以全部心血、全身之力以赴之,当理想被现实碰得粉碎的时候,悲剧自然也就发生了。

契诃夫说:

“越是高尚,就越不幸福。”

我们可以说,黛玉的一生都是在做着一个长长的梦,那就是染着玫瑰色的虚幻而又真实的爱情之梦。有时她也会在梦中慢慢醒来,用蒙眬的睡眼打量一下她周边的世界,然而却总有黑暗环绕着她,她看不到含青吐绿、散紫翻红的春天,而只是一片被冰雪覆盖的白茫茫大地闪在眼前。那么不如睡去,在梦中与爱情相伴,只有这时她才有诗有泪,有活下去的理由,也有活下去的勇气。既然翅子已经麻痹了,就只有在樊笼中做着那不醒的梦了。好在有宝玉相伴,黛玉的人生之旅将不会寂寞。

四、黛玉的诗

大观园是一个出诗人的地方,好像谁到这里走一遭,都会成为诗翁。究其原因主要由于这里是青年人聚居的地方,哪里有青春,诗就会如影随形地出现,像啼鸟鸣春一样,婉转着他们的歌喉。有的以诗泣,有的以诗怨,有的以诗讽,有的以诗鸣,众多的声音组合一阕人生的交响曲,在贾府时阴时晴的上空回荡。听了这样的曲子我们往往会因同情某人的命运而下泪,会因某人感情备受蹂躏而心疼。那么,何以能在这个浓云密布扼杀人灵魂的地方产生诗人呢?这似乎又是一个悖论。但常识告诉我们越是郁热多云的天气越容易爆响惊雷,在暗夜中生活越久的人越容易呐喊。天爆惊雷是为了抒愤,人们呐喊是为了抒胸中的郁闷,愤怒出诗人,悲哀也可以出诗人。

黛玉始终是大观园首屈一指的诗人,她的诗(当然是曹公为之捉刀),内容充实、感情真挚、气韵充沛、语言生动,诗句凝练而又变幻多姿,即使把它放到古人的诗集里也要出人一头,令千万名为诗人的古人(抑或是今人)汗颜。在大观园中能与她比肩者,恐怕只有史湘云、薛宝钗了,但她们的诗拿来与黛玉一比,马上相形见绌,露出等而下之的本色,均为小焉者矣。但我们也应当公允地说,湘云和宝钗也有少数诗篇和诗句可以堪之与俦,但那毕竟是少之又少。如果拿宝玉的诗与黛玉比一比呢?恐怕连宝玉也会自愧弗如的,他不是多次表示甘拜下风吗?宝玉也是有诗人气质的,这当是不容否认的。但他生活优裕,思想飘浮,像逐花的浪蝶一样在姐妹中飘来飘去,他之所见,不深不透,又不加细密的思索,所以他之所吟就是较浅一个层次的了。黛玉却像蜜蜂一样,她对生活有诸多的体验,都是别人所没有的,如她的失去双亲之痛,寄人篱下之悲,爱情没有终了之叹,以及对未来时日之惧,都郁积在她的心头,成为她永远解不开的情结,这个情结就是她取之不尽的“蜜”,久之酿成诗美,濡血以成篇,自然便会成为绝唱。这里我们还要着重提到的是她的“孤独”,孤独是一棵树,梢头挂着一轮凄清的月亮。而凄凉的月亮最易酿成诗篇,所以黛玉的诗有月光般凄婉的风致。因为“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对于悠悠往古,黛玉倍感孤独,于是怀古兴悲;对于没有尽头的今日,黛玉更感惶恐,所以哀痛莫名。因之便有了这些美不胜收的诗篇。

林黛玉不仅有美的外貌,也有美的心灵。她的每首诗,无论是长篇还是短制,都在纯美之中孕育结胎,又以纯美的形式表现出来,所以每首诗都表现出她“反本归真”的自然人格,“天人冥合”的自然境界,展现她是“水作的骨肉”的清纯。从水管中流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中喷出来的都是血。黛玉的诗清纯固然清纯,但都是充满血性的歌声。她不为写诗而写诗,她身上有那么多伤口,热血自然要从伤口中喷流,所以她的诗与无病呻吟无缘,而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美质并不是弱质,在黛玉的诗美中有真境,从这真境中我们窥见了黛玉不屈的心灵。《葬花吟》哀而不伤,《桃花行》深而婉曲,都很深刻地表现了黛玉的思想情感,是她心灵的歌唱,也表现了其诗的诗性品格,那纯美的境界。

黛玉对诗歌创作是有她自己独特的见解的,她曾说:“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黛玉在创作实践中实现了她的这一主张,每首诗都立意高远,意趣真淳,诗句自然,不假雕琢。所以她的诗,诗句自然流转,同她不加掩饰的性格一样,充满一股清纯之气,而且她又是名师,在她的调教下,香菱也成了一名诗人,不仅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好诗,而且也有了自己关于写诗的主张:

“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都是逼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黛玉 红楼梦 大观园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