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书摘:成龙至今唯一后悔的事


来源:凤凰江苏

五六岁时的一天早上,爸爸照例很早就把我叫起床,跟他一起去晨练。练完之后他跟我说,“阿炮,你要准备上学了。”

《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 成龙朱墨江苏文艺出版社

五六岁时的一天早上,爸爸照例很早就把我叫起床,跟他一起去晨练。练完之后他跟我说,“阿炮,你要准备上学了。”

我一听就不高兴了。上学?那不是意味着再也不能随便玩了?我们住的地方有很多有钱小孩已经上学了,我看着他们每天早上起来背着书包,穿着女里女气的制服出门,就觉得他们很没出息,我自己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想玩多久玩多,多开心!

但是几天之后,我就像自己讨厌的那些小孩一样,穿着制服,背着书包出了门。早上妈妈会把回程的车钱和午餐给我装在包里,但我每天总是在下山的路上就把午餐吃掉,放学之后又用车钱买了鱼蛋粉,最后就自己走回家。

我从小就是个过动儿,课堂上总是觉得没事干,老师讲的东西根本不想听,很多单词也看不懂,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我的脑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样无聊得多了,调皮捣蛋的我就开始自己找乐趣了。在课堂上故意坐在椅子上向后摔倒,逗得全班哄堂大笑,有时向同学做鬼脸,有时噼噼啪啪地敲桌子,搞得大家没法安静上课。这样的招数重复耍得多了,老师也就没那么好耐心了,他把我拖出教室让我在外面站着。

继调皮捣蛋、不写作业、弄丢课本之后,我开始在学校里打架,虽然也不算是故意欺负人,但还是让学校觉得头疼。

终于,一年级我就留级了。爸爸妈妈看我这个样子,开始意识到儿子可能真的不是读书的料。他们把我领回了家,我简直心花怒放!

但是好景不长,我被送到了于占元师父的中国戏剧学院。在那里开始了十年地狱般的训练和生活。那十年里,我上文化课的时候依然想尽办法偷懒。

长大之后去美国,周围的人都用信用卡,但我每天都揣一大堆现金在身上,那时候用信用卡还要填表,自己不会填那些表格,在单子上签的名字又每次都不一样,搞得人家总要对照半天,最后有时还是刷不成,那时候就开始觉得没文化很丢人。

成名以后经常要为影迷签名,在国外还好,你签英文名字无外乎那26 个字母,人家说能不能帮我写上名字,那只需要问她“How to spell ”就可以了,写起来很容易。在国内就很尴尬,经常是人家说帮忙写上名字,我就问是什么字,人家说了,我常常不会写,还要人家跟你说是什么偏旁部首,我也听不太懂,最后就变成麻烦别人写下来,我再照着写,有时候别人写的是连笔字,我还要麻烦人家写得比较正楷一点才能抄,真的很麻烦,也很糗。对比下来,常常是签十个英文名字的时间只能签两个中文名字。

开始做慈善以后,经常到一些学校或孤儿院去,人家就会让我签名或者留一两句话,我每次都觉得很紧张甚至害怕。这种感觉你们是不会了解的。有时候一推开门看到桌子上摆着纸笔,有些时候甚至还是毛笔,我就吓退了,经常就假装有事溜到旁边去。你看很多有文化的人,经常会留一些墨宝,写得很好看,收到的人也会很开心。可我不是不想写,而是不会写,这就真的很惭愧,所以我现在一有机会就跟年轻人说,一定要好好读书。

我用全世界影迷捐来的钱和自己的钱放在一起,盖那么多龙子心学校,也是为了让中国的小孩子可以从小就好好读书。现在只要我在世界各地看到那些优秀的华人小孩,有文化有修养有气度,我就会打心底里高兴。

现在回想起小时候那些往事,觉得很遗憾,在有机会读书的时候没有把握机会。以前年轻的时候,我拥有多少财产,拿过多少奖,对我很重要。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东西对我越来越不重要,我早就不在乎这些了。这些年,如果说有没有什么事是我真的后悔,真的想重新来过的,那就是想回到我的童年,把书好好读好,这是我现在唯一后悔的事情。

冯小刚跟我说,大哥,如果当初你把书读好了,就没有今天的成龙了。你应该感谢自己当初没有好好读书。虽然这么说,但我真的很想长远的有那些学问在身上,不像现在的自己,每天都在遗憾。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小时候 成龙 人家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