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那么重,又轻似尘埃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

似乎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活出所谓“自我”,都有点儿不要的东西。 楼下饭店的老板号称他的菜不要味精,同事小王号称他找媳妇不要博士生,给我看牙的医生号称他不要病人的锦旗,就连天桥上讨钱的老头儿都号称不要一毛钱的硬币。

《时间会证明一切》辉姑娘 中信出版社

似乎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活出所谓“自我”,都有点儿不要的东西。

楼下饭店的老板号称他的菜不要味精,同事小王号称他找媳妇不要博士生,给我看牙的医生号称他不要病人的锦旗,就连天桥上讨钱的老头儿都号称不要一毛钱的硬币。

谈文化的不能要钱,做传销的不能要脸,搞娱乐的不能要节操,玩极限运动的不能要命……如果非要论耍狠的程度,最后一项应该让很多人望尘莫及。

迟羽就是个不要命的。

我认识迟羽那会儿她才16岁,刚满了最低年龄限制就跑去国外考了个PADI(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的探险潜水员证书。此后每次见她,她都会告诉我最近又玩了什么新项目:蹦极、滑板、雪板、赛车、空中冲浪……

能想象吗?闺密之间的下午茶订在风景优美的海边餐厅,远处是蓝天碧海,白云朵朵。我优雅地把果酱抹在刚烤好的面包上,试图送进嘴里—就在不远处,白花花的一坨“嗖”地飞起,几秒钟后“嘭”的一声落入海中,砸出巨大的水花。

别慌张,面包不会掉的。等我把食物干掉大半,迟羽会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过来,一边伸手过来抢我刚涂好果酱的面包,顺便笑眯眯地问我:“怎么样?刚刚悬崖跳水的姿势优美吗?”

谁这辈子没几个奇怪的朋友呢?有的朋友让你受益,有些朋友让你受骗,还有些朋友让你受惊。幸好迟羽只是最后一种,我挺知足。

过年的时候我听迟羽她妈说,她辞了之前导游的工作,去做了滑翔伞教练。

这并不意外,她换过的户外工作不计其数。谁知这次老太太不干了,拉着我和我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这可怎么办,这工作太危险了,在天上飞可怎么了得。

我劝老太太:“以前不都是在天上飞吗?蹦极多吓人啊,她当工作人员那会儿天天蹦。还有滑板,参加比赛那都是飞起又落下的,看着就捏把冷汗,她不是好好回来还拿了一大笔奖金。”

老太太擦着眼泪:“那能一样吗?那些都是在天上一下子,这个可是一直在天上。”

敢情老太太看问题相当成熟,只以时间长短论英雄。

我换了个角度:“阿姨,您得往好处想,滑翔伞教练工资高。”

“谁图她赚那俩钱儿?”老太太眼睛瞪了起来。

“这工作有利于身心健康。”我绞尽脑汁狡辩。

老太太呵呵冷笑:“飞再高吸的也都是雾霾。”

我无言以对,忽然想起一个百战不殆的优势。

“阿姨,据说玩滑翔伞的都是年轻帅哥。”

老太太目光骤然一亮:“真的?”

我用力点头,眼看着老太太露出满意的微笑,总算松了一口气。

迟羽是正宗的“剩女”,30多岁还没有固定男朋友。老太太急得要命,天天催。

有一次我听到迟羽特憧憬地跟老太太描述:“妈,我跟你讲啊!其实我也特希望结婚要小孩。你想想,到时候我就在飞机上分娩,抱着我家娃一起跳伞!唰!天高海阔,一览众山小。这证明什么?证明了我娃从出生就有眼界!长见识!绝对全世界独一份儿!”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时间 爱情 胖子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