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舆情、舆论和民意


来源:凤凰江苏

与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相比,无论理性或非理性,无色、无味、无形的“声音”,表达的是人们对社会中某一事物、现象、问题的态度、意见和价值观,也被称之为舆论。大多数人的发声,也就造成了舆论的丰富和多元化。

《领导干部读懂舆情管理的第一本书》 艾学蛟 台海出版社

与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相比,无论理性或非理性,无色、无味、无形的“声音”,表达的是人们对社会中某一事物、现象、问题的态度、意见和价值观,也被称之为舆论。大多数人的发声,也就造成了舆论的丰富和多元化。

而舆论的情况,就是舆情。“舆”原本的含义是车或车厢,后和“人”连用,“舆人”由指代车夫转化为“众人”。后来,“舆”与“情”连起来使用,用“舆情”指代民众的情感和情绪。

唐朝诗人李中在其诗作《献乔侍郎》中就曾提到“格论思明士,舆情渴直臣”。这句诗的大体意思为:“如果要高谈阔论,需要声名显赫的有识之士;如果要表达老百姓的情绪和情感,则需要敢于直言的大臣。”

关于舆情的定义,目前尚且没有定论,较为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有以下三种:

(1)中国舆情研究专家王来华最早对舆情给出定义。在他看来,舆情指的是在一定社会空间内,围绕中介性社会事件的发生、发展和变化,作为主体的民众对作为客体的社会管理者及其政治取向产生和持有的社会政治态度。

这一概念将舆情的主体定义为民众,客体为社会管理者,同时,将民众的意愿限定在社会政治态度方面。这也是目前最为大众接受且被广泛使用的舆情概念。

(2)天津社会科学院舆情研究所研究员张克生认为,舆情是国家决策主体在决策活动中必然涉及的、关乎民众利益的民众生活(民情)、社会生产(民力)和民众中蕴含的知识和智力(民智)等社会客观情况,以及民众在认知、情感和意志基础上,对社会客观情况以及国家决策产生的主观政治态度。

与王来华的舆情概念相比,这个概念将民众的“社会政治态度”进行扩展,将其定义为“社会客观情况与民众主观意愿”,但是,舆情的主体仍然是民众,客体仍是国家(社会)管理者。

(3)与以上两个概念相比,天津社会科学院舆情研究所刘毅对舆情的概念进行了扩展。他认为,舆情是由个人以及各种社会群体构成的公众,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和社会空间内,对自己关心或与自身利益紧密相关的各种公共事务所持有的多种情绪、意愿、态度和意见交错的总和。

这一概念将舆情的主体限定为个人和公众,客体限定为公共事务。与以上两种概念相比,他的确将舆情的概念进行了扩展,却将舆情与舆论混同起来。

综合以上观点,加上本人对舆情的研究与理解,我认为,舆情是在一定历史阶段和社会空间范围内,社会民众对关系自身利益或自己关注的公共事件、现象的发展和变化,对社会管理者及其政治取向所产生的情绪、态度、意见、观点等的总和。

在舆情的概念方面,我更倾向于王来华所表达的“社会政治态度”。虽然面对一家企业、某个人,公众也会发出相关的声音,但是不在我们的论述范围内,因为它不属于舆情。比如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中学教师范美忠置学生于不顾先行逃跑,引起社会公众的广泛讨论,被网友讥讽为“范跑跑”。公众发声针对的是范美忠个人,和对他个人道德品质的讨论,并不影响大家对社会整体的判断、对社会管理者的看法,因而不属于舆情。毕竟,道德无关乎政治,个人品德问题也不代表社会整体道德滑坡,范美忠的行为只是个人选择。

但是,同样是在汶川地震事件中,公众针对“捐款不知去向”的状况,发出“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捐款,就是不知道捐给了谁,真正需要的人往往没有得到多少”等质疑声就属于舆情。

捐款是由社会公众捐助,应该被使用到救助灾民中去,捐款“不知去向”属于公共事件,肯定被公众关注,当然也关乎公众利益。同时,捐款“不知去向”或滥用捐款确实属于相关政府部门失职。社会公众对捐款去向的质疑,也就是对作为社会管理者的政府部门不信任而发出的声音,就是舆情。

舆情与舆论

由舆情概念可以看出,虽然舆情和舆论看似“孪生兄弟”,实质却有明显的区别。

首先,舆论既可能是公众发出,也可能是官方发布,有公众舆论和官方舆论之分,但是舆情的主体只有社会公众,不包括官方在内。

官方舆论不同于公众舆论,是由党报、国家通讯社等根据党和国家的指令或意图发出或传播的“声音”。用毛泽东的一句话来概括,其功能是“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广泛地同群众见面”。

2012年8月2日“‘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受害人的母亲唐慧因为上访被当地警方扣留”的消息被网友披露。随后的一周内,意见领袖、普通民众都纷纷发声。比如“童话大王”郑渊洁、社科院教授于建嵘等人发微博呼吁释放唐慧。同时,官方媒体也纷纷发声。

8月5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表评论:“专家最近宣布,经三级指标体系测评,民族复兴任务已完成62%。然而,当湖南永州遭强暴幼女的母亲因上访被劳教的新闻传出,这一数字显得如此苍白。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应只有GDP和奥运金牌,复杂的数理模型中,更应包含百姓的权利与尊严、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我们共同努力。晚安。”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50分钟后,人民网官方微博也发表评论:“同样属于公权力作为的案件,一个未满11岁的女孩被强迫卖淫,为何要母亲以跳楼相逼才得以立案?为何要等到‘上级批示’才启动司法程序?与劳教唐慧相比,这又是怎样一种执法态度和执法效率?”

针对这起公共事件,郑渊洁等人的质疑声是公众舆论,属于舆情,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和人民网官方微博的质疑声则属于官方舆论,不属于舆情。在公众和官方舆论的影响下,8月10日,唐慧的劳教决定被依法撤销。

其次,舆论是已经公开发表的评价和观点,但舆情却可以分为心理倾向、情绪等潜在舆情和已经表达出来的观点、意见等显性舆情。一般情况下,舆情发展到显性阶段,才会变成舆论。而舆情并不一定能够发展成舆论。很有可能的情况是,舆情在潜在萌芽状态,就已经被引导化解或消除。

以“唐慧案”为例,公众喊出的“释放”呼声和观点,属于显性舆情,已经发展成为舆论;而人们对“劳教唐慧”的心理排斥和反感情绪,属于潜在舆情,却因为没有转化成声音,也就没有发展成为舆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舆情 民意 舆论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