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爱试吃的90后小保安


来源:凤凰江苏

书房的具体位置是在传统的国营新华书店里面,有点店中店的意思。因为是24小时营业,所以开设了两个通道:一个和大店相连,晚上9点前,客人可以从大书店进入,方便那些想看“励志类”“鸡汤类”以及“劝你辞职去旅行”的读者去大店取书—我是个拧巴挑剔的服务生,拒绝这类书进入我的书房;一个是悦览树的独立门,在另一侧的青年路口子上。夜幕降临,青年路安静下来,周围商铺的灯光都已暗淡,只有书房灯火通明。

《晚上好,亲爱的陌生人》蒋瞰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一个永远“吃不饱”的90后小保安,只身远赴海南,只求与青梅竹马呼吸一样的空气。

书房的具体位置是在传统的国营新华书店里面,有点店中店的意思。因为是24小时营业,所以开设了两个通道:一个和大店相连,晚上9点前,客人可以从大书店进入,方便那些想看“励志类”“鸡汤类”以及“劝你辞职去旅行”的读者去大店取书—我是个拧巴挑剔的服务生,拒绝这类书进入我的书房;一个是悦览树的独立门,在另一侧的青年路口子上。夜幕降临,青年路安静下来,周围商铺的灯光都已暗淡,只有书房灯火通明。

为防止客人将书“顺手”带到我的书房,再“不小心”走出门,我们在悦览树正门,也就是青年路路口上,设立保安一名。又考虑到要保障每一个人的夜间人身安全,保安们又被安排多轮一班。

两名保安,一老一少,一胖一瘦。那个年少且瘦的小保安,自打被调过来,就成了我们餐台的常客。作为一个正在茁壮成长的青年,抱怨食堂饭菜不够吃且没有油水实属常理,以至于夜宵每天自掏腰包,加餐吃面包。我们像对待所有客人一样,将他点的面包加热、切片、装盘,然后招呼一声“椰香吐司好了,麻烦过来取一下”。

小保安必定四周望望,确定没有人盯梢他“身为保安上班时间吃面包”后便踱来吧台取食,放在他早已勘察好的最佳位置—门边高出桌子几公分的柜子后面,面包放在桌子上,正好被挡住。他得以一边站岗一边进餐,还不耽误放哨— 一有客人经过,就把手缩回,闭紧嘴巴,装得很是敬业爱岗,殊不知胃液浸润了甘味和心满意足。

椰香吐司香味浓郁,他总是问我海南是不是就充满了这种椰香味。海南,每次说到都双目放光,听上去像是他的朝圣地;红豆吐司有种惊喜感,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嚼到甜甜的颗粒。他曾经问我,“红豆生南国”里的“南国”指的是不是就是海南一带;丹麦吐司的美好在于拉丝,双手并用,丝丝入口,但这种优雅的美味极不方便小保安“办事”—本来就是偷吃,总要低调点;枫糖皇冠有一层透亮的、琥珀般的糖浆做糖衣,以及隐隐的、不张扬的甜,但是手一抓就粘,吃过一次,小保安没有再点。要不是他觉醒得快,我差点嘲讽他:“亲,要一次性手套吗?”

没过多久,小保安就成了面包达人,店里售卖的每种面包他都尝过。红豆吐司,是不是南国的红豆特别香?丹麦吐司,是丹麦出产的吗?枫糖皇冠,是不是皇帝爱吃的?除了问一些关于面包的专业问题,其他时候,他都很屌,“懒得说话”。

比如,我问他:你都不在正式编制内,消费不享受员工折扣,每天平均20块钱买一个面包,一个月也够呛啊!他只用两个字回答我:爱吃。

我调侃他:你到底成年没?是不是长身体所以常感觉饿得慌?他倒好,一个字就打发了我:呵!

要是有客人出门时报警器响起,他就往人家面前一站,也不说话,指指客人的背包,意思是:喂喂喂,你有什么东西没付款吗?

晚上11点上班,凌晨2点半食堂夜宵,3点钟来买面包。每有新品上市,我们就切成小块给所有在场客人试吃,小保安也在内。我会将最后的都留给他,他细嚼慢咽,吃得比任何人都要认真。只不过无论试吃哪一款,回过头都会去吃椰香吐司。

那天夜里,下了场豪雨,客人明显比往日少,但这并不影响小保安规律的作息。凌晨3点,他踱过来买面包。我说:“今天客人不多,你要不要换个手撕面包,坐下来,慢慢吃。”

“椰香吐司一个。”他像是没听到我说话。

椰香吐司是我们店里最甜的面包了,我很少见一个男人如此嗜甜。

趁今晚人少,我故意噱他:“不要告诉我你的意中人是个南海姑娘哦,然后你有着一份难舍的椰香情。”

他满脸通红,蹭一下站起来,盯紧了我。

这个年轻人,我见过他无礼,见过他傲慢,但没见过他凶狠。

一位在座的客人起身到吧台自助斟水,略略担忧地朝我们俩看了看,生怕会出事。

“这样吧,你都买了那么多面包了,该是我们的熟客了,今天,我送你一张熟客卡,今天就可以用,享受88折。”我故意扯开话题,缓和气氛。

小保安接过卡,定了定神,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我补了一块椰香吐司到面包柜,把这位新加入的熟客做了个信息登记。

“我老家青梅竹马的女孩,跟了一个海南人走了,我看到她朋友圈里发的照片,总是有很多椰子,我想,和椰香吐司是不是一个味儿。”像是报答我送他的这张熟客卡,他说了史上字数最多的句子。但也就此止住,不再继续说下去,站起来,回到岗位。

之后的日子,我们见到,没有多余的交流,我每晚到点重复一遍那句不会有接应的话:“椰香吐司好了,麻烦过来取一下。”

每个周一,因为我要做周报表,总是错乱了原来的夜宵时间。那晚,刚从密密麻麻的数字跟前抬起头来,一个我们自家的牛皮外带纸包出现在我面前。我直起身,移开牛皮纸包,看到后面的小保安。他把袋子往我胸口一送,我一捏,软软的。

“面包!”面对我一脸疑惑,他一脸不耐烦。

“纸袋是前天我买外带面包时留下来的。”怕我骂他“擅自挪用”原物料,他没有解释这个不明不白的面包,反而先来说纸袋。

“面包,是我自己做的,椰香吐司,我要到海南去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走了,留下一个依然没有发胖的背影。

“死相!”我一跺脚。

“去找他的南海姑娘咯!”伙伴显然对我的跺脚表示鄙夷,好像答案显而易见,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可为什么伙伴都知道他的故事?

我打开袋子,一股浓浓的椰子味,造型和我们柜台里的差不多,却分明感到多放了好几倍的椰子粉和椰丝。

那是海南的味道?

【守夜人手记】

多放了椰子粉和椰丝,是因为感情浓烈,生怕椰香味不够浓郁。我想象不到他做面包时的表情,恶狠狠的?笃悠悠的?狠心狠劲儿的?

小保安是个90后,脾气大,话语冲,乍一看目中无人,但保有纯朴的做人原则:正价购物,从不油嘴滑舌;注意形象,不给书房丢脸;想到要将送我的面包装袋,提前买好外带牛皮纸,坚持不侵占公共资源;尽管在吃吐司这一件事情上,显得有点小孩子气—似乎回到了我读书时,偏偏是课堂上偷吃才刺激,下课可以放开肚子大吃了,食物立刻就失去原有的诱惑了。

我不知道他是去海南找他那位青梅竹马的姑娘了,还是仅仅为了抵达她所在的那个城市,呼吸一样的空气。90后的爱情是不是非要得到才算是,或者,我不该把这个人类崇高的话题用“年代”和“身份”来标签。只是,他给我留下的这只椰香吐司奶香味浓郁,我一个人吃,香味就在小屋子里肆无忌惮地弥漫开来。

我有点想念那个只对我“呵”的小保安了,拿起手机,用短信群发系统给他独家制定了一条短信:亲爱的朋友,悦览树新品上柜,北海道吐司、北海道红豆吐司、蓝莓面包卷、燕麦布丁;亦有悦览树招牌椰香吐司等你来吃。

PS.我把写完了的故事发在朋友圈,过了几天,朋友发了张截屏过来,说她家的猫在舔椰香吐司的面包屑。底下有人评论:长大后它成了书店保安。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小保安 90后 书店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