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崔杼:写历史的人太可怕了!


来源:凤凰江苏

齐国自齐桓公之后,五大公子争夺王位,自此一蹶不振。随着时间的推移,齐国本土的贵族国家、高家也日渐衰弱,崔氏、庆氏,以及从陈国跑过来的公子完的后代陈氏(田氏)开始崛起。此时的齐国国君是齐庄公。

《最春秋》 大梁如姬 上海文艺出版社

齐国自齐桓公之后,五大公子争夺王位,自此一蹶不振。随着时间的推移,齐国本土的贵族国家、高家也日渐衰弱,崔氏、庆氏,以及从陈国跑过来的公子完的后代陈氏(田氏)开始崛起。此时的齐国国君是齐庄公。

此为故事背景。

齐国是个出美女的地方,春秋史上的一堆“姜”都可以现身说法。这次,又是一个姜氏姑娘引发的故事,她叫棠姜。

棠姜是东郭偃的姐姐,因为嫁给了齐国的棠公,因此被称为棠姜。本来棠姜跟棠公一起生活得没羞没躁,可是,得到了太好的东西,运气透支得太多,剩下的就该是倒霉了——棠公挂了。在没享受多久好的日子,棠公提前去世了,留下棠姜一个人。

江湖传言,世界上最悲剧的事是——你老了,老婆死了。老来失伴,太孤单了,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悲剧了;比这悲剧的还有——你老了,孩子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无疑是人世界最痛的一种,而且老了以后孩子死了,还没有能力再造了,等于注定断子绝孙呀;比以上两种还要悲剧的,就是棠公了——你死了,老婆年轻,孩子还小。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帮别人养了很多年的老婆和孩子,你的老婆将来要对照别人叫老公,孩子喊着他人老爸……这实在是叫人没法忍受了。现在,棠公成了这个最悲剧的人,失去老公的棠姜还年轻,她也没法忍受这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

“棠公死了,咱们是同事,要去祭拜祭拜他啊。”说话的是崔家的主人崔杼。

“按照礼是应该这样做的,主公,我为你驾车。”说话的是棠姜的弟弟东郭偃,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崔杼的家臣。

就这样,崔杼坐着东郭偃的马车赶去棠公家里表示哀悼。车子一路颠簸了半天,转了个弯终于在一户挂满白色灯笼的门口停了下来,“主公,到我姐夫家了。”东郭偃说。

崔杼下车,一路上训练了好久哀伤的表情,“崔杼前来吊唁棠公,还请棠公家属节哀顺变!”

“多谢崔大夫了。”说话的是一个女声,声音比较微弱,听起来哭了很久的样子。

崔杼循声望去,是一个披着一身孝服的柔弱身影,低着头,看不清长相。但从身姿看起来,那简直是齐国第一美女啊。崔杼眼前一亮,当时就恨不得动手动脚,但碍于这是棠公的追悼会,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整场吊唁,崔杼一点心情都没有了,他的心思全部集中在一件事情上了——把这个美女搞到手。

好不容易熬到差不多时间,崔杼找了个家里有事的借口提前走了,还是东郭偃驾车。

“东郭偃,棠公的这个夫人是你姐姐吧?”崔杼问。

“是啊,主公。”东郭偃老老实实地回答。

“美,实在是美啊!”崔杼毫不吝啬地赞美。

“呵呵,谢主公夸奖,我姐姐当年也是十里八乡的第一美人呀,可惜现在,唉!要守寡了。”东郭偃说,有一点为姐姐感到惋惜。

“岂止是十里八乡的第一美人,我看国君后宫那些庸姿俗粉都没有她好看,她是我们齐国第一美人啊。”崔杼说着顿了顿,看着东郭偃,忽然露出一些媚笑:“你姐姐这么可怜,不如,嫁给我吧……”

“啊……”东郭偃吓了一跳,连车子也不赶了,直接停下来看着崔杼。当然,他不是高兴成这副样子的。“主公,这个不行,绝对不行!”东郭偃拒绝了。

“嗨,你看她现在一个人坐在灵堂里的可怜样子,而且还这么年轻就要开始枯萎,你舍得啊?我这是帮助你姐姐呀。”崔杼一副高尚的样子。

“主公,您知不知道,咱们周朝立国以来,周公就在《周礼》里明确说了,同姓不能结婚,您是齐丁公的后代,我是齐桓公的后代,虽然现在都很多代过去了,可我们是同姓啊,这样是不能结婚的。”东郭偃说着,拿出了《周礼》的规定想说服崔杼。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汪霞]

标签:历史 崔杼 齐庄公 春秋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